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鱼跃很快便赶到了周呈宣告诉他的地址,这是一个城乡交界处的一个偏僻小旅馆。

    小旅馆的周围很荒凉,除了一家早已经关门的汽修厂之外,就是一片刚刚挖了地基便阑尾的荒废建筑工地,旁边还有个几乎没什么客人的小面馆,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显然正常人根本不会选择在这种地方住宿的,但是这种旅馆却依然能经营下去。

    在这个社会上但凡能够存在的就必然有他存在的道理。

    因为并非所有人都敢去正规的宾馆或者是酒店把身份证拍给前台做登记的。

    华夏人口基数那么大,身上背着点事情的人绝非少数,而这种旅馆显然就是这种人所需要的住宿地点。

    这样的地方既远离人烟方便他们做事,又没有人会查他们的身份,安全省钱又舒心。

    此刻周呈宣已经率领人把整个旅馆都包围了。

    陈鱼跃来到之后马上被两个刑警拦住了,他扬手将人掀开:“周队呢!”

    “让他过来!”周呈宣听到陈鱼跃的声音,马上回头吼了一声,两个拦住陈鱼跃的人这才放行。

    陈鱼跃迅速几步跑上前来:“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苏晴还没有调来刑警队的时候就已经盯上这些人了,我一直安排人配合她,今天她上任后接到手下人的通知,确定了这伙人会在这里有一个交易,所以就率领人来了。”周呈宣说着,瞪了一眼旁边的男子:“但是没想到来这里之后,因为和同事配合不利,自己陷入危险被对方挟持了!”

    被瞪的男子和身旁几个人都迅速低下头去。

    陈鱼跃看了那低头的家伙一眼:“你们都是二中队的?”

    这家伙就是二中队的副支队长赵博,他对苏晴调来二中队的这件事情一直都耿耿于怀,所以这次任务行动中他消极怠慢,结果导致配合失误,让苏晴自己一个人陷入危险。

    对方挟持了苏晴之后他们才慌了神儿,万一苏晴有危险,他们一个个都会受到牵连,甚至这辈子都有可能失去晋升的可能性。

    到这时候赵博才意识到了麻烦,可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现在事情已经惊动了周呈宣,赵博知道自己捂不住了,心里慌如一团乱麻。

    他本质上并非是那种有坏心的人,只是因为苏晴让他早早升职的心愿泡汤了,心里不爽才消极怠慢行动任务的,真出了事情他也是真担心。

    “我是二中队副支队长。”赵博咬牙点了点头。

    陈鱼跃突然出手,一把抓住了赵博的衣领,他出手之快迅入闪电,完全惊呆了所有人。

    “我告诉你,如果苏晴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宰了你。”陈鱼跃这话可真没开玩笑,如果苏晴真的出了意外,这家伙就是间接杀人,陈鱼跃岂能饶了他。

    “你干什么!”二中队的几个刑警纷纷上前试图制止陈鱼跃。

    “把手放开!”

    “你什么东西!威胁谁呢!”性格彪悍的人已经扬拳想要动手了。

    “都他妈给我闭嘴!”周呈宣毕竟是他们的直系领导,一声怒喝后,所有人都乖乖闭上了嘴巴。

    即便是那个已经冲到陈鱼跃身旁想要动手的家伙,也强忍着呼之欲出的拳头退了下去。

    陈鱼跃依然没有松开赵博的衣领:“你们有什么情绪可以在单位里发泄,可以在单位里架空她,但你们不应该在任务里做出消极怠慢的事情!”

    赵博虽然知道理亏,但还是试图挣脱陈鱼跃的控制,毕竟对于他而言陈鱼跃算什么东西?

    若是周呈宣教训他,他完全可以接受,哪怕周呈宣抽他两记耳光,他都可以忍。

    可陈鱼跃不一样,别说他不是领导,他都不是公安系统的人,凭什么那么牛逼?

    “你给老子松开!”赵博几次试图挣脱都没能将陈鱼跃挣脱,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情绪自然也急了。

    “闭嘴!”周呈宣狠狠的瞪了赵博一眼:“陈鱼跃的话有错吗!如果不是你们任务里消极怠慢,苏晴又怎么可能陷入这种危险呢!你还好意思还嘴!?”

    赵博被骂的一言不发,任凭陈鱼跃揪着衣领也不敢再开口了。

    “要我说,他这样说都是轻的!消极怠慢?你们这跟玩忽职守有什么区别!”周呈宣指着赵博和所有二中队人员的鼻子怒骂着:“如果苏晴有意外,你以为老子会饶了你们吗!都他妈给老子脱了这身皮滚蛋!”

    所有人被骂的低下头,一眼不敢再发。

    陈鱼跃这才一把推开赵博,不再理会他。

    现在苏晴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等救出苏晴之后,陈鱼跃才会慢慢跟他们算账。

    周呈宣还想说些什么,但陈鱼跃没有给他机会,上前对小旅馆的小院子里吼了一声:“我是陈鱼跃,你们不是要找我吗,我现在来了,只要你们不伤她,让我怎么样都可以!”

    旅馆内并没有任何回复。

    突然一个女人鬼哭狼嚎的叫喊声在旅馆内传了出来。

    就在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的一刻,一个女人握着血淋淋的耳朵在小旅馆的小院铁门内跑了出来。

    女人一边跑一边嚎叫着:“我的耳朵!我的耳朵啊!!”

    当她跑近之后,陈鱼跃才看清楚她的耳朵被人用刀子割掉了,她一只手拿着耳朵,一只手捂着耳根流血处,整个人都跟疯了一样。

    “马上送医院!”周宣传第一时间做出安排,这个女人就是这个旅馆的老板娘,她和她的男人以及苏晴一起被挟持在旅馆内!

    很快,旅馆老板的粗声叫骂也传了出来,但随后的一阵拳打脚踢让叫骂声变成了哀嚎,最后再也没有了声音。

    陈鱼跃的拳头几乎捏碎了。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小旅馆内传了出来:“陈鱼跃,没想到这些警察还真把你给找来了。”

    “赵仰五?”陈鱼跃当时就瞪眼了。

    赵仰五突然大笑几声,继续提高声音道:“没想到一段时间不见面,你都不记得应该尊称我一声五哥了?在天海敢直呼我名字的人还真没几个,恐怕还轮不到你。”

    “赵仰五,你有什么怨气有什么火都可以找我来报复,没必要做这种事情,你很清楚华夏的法律,袭警的后果可比伤害一个普通人要严重多了。”陈鱼跃提醒道。

    “我当然知道。”赵仰五淡淡道:“可是我更清楚我自己犯的这些事,那可比袭警要严重多了,所以我可根本不在乎杀一两个警察。”

    陈鱼跃心里很清楚,苏晴一直都在调查赵仰五,这事情他是清楚的。

    之前苏晴一直没有动手是因为自己在派出所工作的原因,恰恰在她刚刚担任这个刑警队支队长的时候,传来赵仰五交易的确切消息,以苏晴的性格当然是不会错过。

    再加上她来到新的工作环境里明显感觉到了同事对她的态度,所以苏晴非常渴望做一件事情得到同事们的认可。

    这也是她会马上对赵仰五采取行动的一种动力吧。

    虽然陈鱼跃一直对她强调,对赵仰五动手之前跟他说,可是她还是没有忍住。

    这也是陈鱼跃对赵博有所恼怒的原因,若不是这些人会对苏晴有那种“抵触”的情绪,苏晴就不至于那么心急的想要证明自己,所以犯下这种错误了。

    “赵仰五,既然你点名要我来,那现在我来了,我很有诚意,你是不是也应该有些诚意。”陈鱼跃上前走了一步。

    “小心!”周呈宣提醒道:“他们可能有枪。”

    虽然没有传来枪声,但是就目前的情况周呈宣不敢轻易做出判断,毕竟就他再苏晴口中的了解,赵仰五所牵扯的属于新型毒品的贩卖利用。

    对于这些和毒品打交道的人,周呈宣可不得不防。

    虽然现实并不是电影里那样只要涉毒就必然涉枪,可是这种交易的情况下,涉枪的可能性却很大。

    其实现实中就运输过程里是几乎没有毒贩带枪的,因为带枪的后果只是会增加运输的风险,增加被抓的几率,对那些人而言并非是什么好事儿。

    所以运输中的毒贩是最容易抓捕的,一般只要查到都会束手就擒。

    但有一定规模的交易里就不一样了,在中大型规模交易的过程里是涉及到金钱的,这些人敢拿着命做这种伤天害理的生意,无非就是为了一个字“钱”!

    他们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钱,所以涉及到钱的时候就会格外小心,出了事情也就会格外的拼命。

    但凡有一定规模的交易时,都是涉及大量金钱的时候。

    这种时候,无论是卖方还是买方,相互之间都是会有所防备的,毕竟这种事情上黑吃黑也是时常有发生的,毕竟牵扯的利益太大了。

    周呈宣很担心的就是对方手中有枪,一旦涉及枪支的话,这事情可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陈鱼跃并没有因为对方可能有枪而退缩,反而更向前走了一步:“我现在就站在这里,你要我做什么才肯放人,我绝无二话。”

    “哈哈哈哈,陈鱼跃,你知道我为什么欣赏你吗?就是因为你有这个胆识!”赵仰五毫不吝啬的赞美道:“你知道吗,如果我手底下能有你这种有胆识的人,我就不会只是屈居于天海市了,或许整个江南省都是我的天下!可是你不上道啊!”

    “你让我怎么做,少废话。”陈鱼跃根本就没有理会赵仰五那套:“把人放了,我们之间什么话都好说。”

    赵仰五冷哼一声沉默了,陈鱼跃也不清楚他究竟想耍什么花样,只能站在原地等待他的回复,毕竟苏晴还在他手里,而且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听到苏晴的声音。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