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其实苏晴并不希望陈鱼跃被打扰,但陈鱼跃碍于她的情面开口了,她也没再多说什么。

    齐云妙很期待的走到陈鱼跃面前,然后让摄像尽快找到角度,周队也很识趣的躲出镜头。

    “陈英雄,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吗?”齐云妙请示道。

    陈鱼跃苦笑一声:“你可千万别这么叫,听着很别扭啊,你有没有看过鹿鼎记?那里边吴三桂的儿子好像就叫吴应雄,虽然同音不同字,但这称呼还是会给人一种‘蛋蛋’的忧伤。”

    苏晴很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家伙说什么不好,给人家姑娘说这些。

    齐云妙并不介意的笑了笑:“陈先生真会开玩笑。”

    “你叫陈鱼跃就行,没那么多讲究。”陈鱼跃示意道:“既然都进来了就别浪费时间了,我这还有正事儿呢,你们早点结束。”

    齐云妙点点头,示意摄像开机,马上开始。

    “现在我身后就是天海市枪击案当天的英雄人物陈鱼跃,我很荣幸可以为陈鱼跃先生做一个专访……”

    齐云妙自己一番说辞之后就开始询问陈鱼跃当时的想法。

    陈鱼跃也不是没见识的人,一些官方话和客套话也知道如何应付,一场完全不走心的采访用了不到五分钟,就被陈鱼跃给聊尬了。

    苏晴和周队都听得出来陈鱼跃是故意聊尬的,都强忍着笑意躲在一旁。

    齐云妙不得不匆匆的结束了这次采访。

    “谢谢您的配合。”齐云妙心里虽不是这么想的,但嘴上却不得不这样说。

    陈鱼跃也一副很有礼貌的笑着:“不再多问点了?”

    “够多了,够多了……打扰您休息了。”齐云妙不好意思道:“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苏晴马上起身上前:“慢走,我还有事情,就不送你们了。”

    “对了,苏晴,留个电话吧,我中午请你吃饭。”齐云妙感谢道。

    苏晴把电话告诉齐云妙:“吃饭就算了,这段时间我比较忙,等有时间了之后我请你。”

    “那我等你电话。”齐云妙说完再次给陈鱼跃告辞,也对周队客气的说了再见,之后便带着摄像迅速离开了。

    等人走了之后,苏晴才无奈道:“其实你不用碍于我的面子做出这样的妥协。”

    “反正都是聊天,聊几句也没什么。”陈鱼跃道:“又不是需要我表演当天的情况。”

    周呈宣笑了笑:“你小子可要小心啊,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现在你已经是天海市人民眼里的‘盖世英雄’了,各种自媒体在炒一番话题,你一下就红了,搞不好还会有真人秀邀你去参加呢。”

    “那我可没时间,不过若是有什么广告代言请我的话可以考虑。”陈鱼跃是不会拒绝赚钱的。

    “行了,你好好休息吧,我改天再来看你。”周呈宣也该告辞了,他手里还有一堆工作需要去做呢。

    苏晴送走了周呈宣之后,病房里再次安静了下来。

    陈鱼跃现在很担心察昆的情况,前天他悄悄把察昆的事情拜托给从枭,这是他唯一放心可以单独去见察昆的人,但从枭并没有答应陈鱼跃。

    对此陈鱼跃也能理解,毕竟人家从枭不是跟他做事的人,人家是有任务在身的,不可能为了一个瘾君子而撇开赵炜彤的安全。

    加上这次发生的枪击事件,显然让从枭对天海市的安全情况更加无法放心了。

    今天陈鱼跃的情况稍好了一些,可医院方面却坚持不予办理出院手续,几个女孩也都不同意他出院。

    他只能等到今天晚上找机会溜出去,这都已经三天了,察昆如果一直锁着自己,就算挺的过毒瘾,也该饿个半死了。

    ……

    此刻,得到独家专访的齐云妙正兴高采烈的请摄像去咖啡店喝咖啡呢。

    其实她根本没有什么工作单位,就是一个狗仔,一旦她搞到独家的资料,就会联系所有她认识的大媒体,寻求卖一个好的价钱。

    现在明星的资料太难搞了,虽然搞到爆炸性的新闻都能得到一个好价钱,就算卖不出去也会被那些明星高价“买回”,但是风险太大。

    她认识的好几个同行都因为偷偷弄到大明星的私密新闻而遭遇到死亡的威胁了。

    所以她在试图转行,恰恰这时天海市发生了枪击案,所有媒体记者都无法得到采访资料。

    她就转身一变给自己贴了个好听的标签,然后找了家婚庆公司花八百块钱雇了一个摄像师,跟风追到医院。

    其实她第二天就看到苏晴了,只不过她也想不起来苏晴是谁了,只是觉得面熟,她也是花了一天时间绞尽脑汁才想起苏晴的名字。

    今天她一眼就认出苏晴也是伪装的,因为这样显得比较亲近。

    然而这一下就让她得到了收获,在所有媒体都没有得到陈鱼跃的第一采访时,她就已经和陈鱼跃聊上了,虽然只有几分钟而已,但却足够她买一个好价格了。

    摄像喝咖啡的功夫,她已经把“采访视频”转移到了自己的电脑上,随后打发走摄像师之后,她便一个人转进自己汽车里,满脸洋溢着笑容掏出了手机。

    她拨通了一个号码,底气十足道:“领导,我这里可是有独家哦,有没有兴趣给我开个价格?”

    “独家?说说吧。”电话另一端的人似乎并不是特别感兴趣。

    齐云妙哼了一声,神采飞扬道:“关于枪击案的报道算不算独家?”

    “整个天海市都在报道这件事情,如果这也算独家,那就没有什么不是独家了。”电话另一端的人似乎有些生气:“齐云妙,我可没工夫和你浪费时间,我很忙的。”

    “那这次枪击案的主角陈鱼跃的采访算不算独家?”齐云妙马上道。

    电话另一端的人瞬间即愣住了,有些不敢相信道:“你说什么?”

    “我说,那个‘盖世英雄’陈鱼跃的采访,算不算独家?”齐云妙的声音很得意。

    “齐云妙,我说了,我没功夫跟你浪费时间,你再忽悠我的话,以后就别来找我卖新闻。”电话另一端的人显然有些不高兴了。

    齐云妙也马上就不开心了:“我说领导,你能不能别看不起人?这新闻现在所有人都在抢,你若不要我就卖给别家,至于这么怀疑人吗。”

    “你说真的?”电话另一端的人变得半信半疑:“你知道我的人在医院门口堵了多少时间了吗?有了消息之后就一直等机会,但现在是刑警队的人拦着呢,谁都别想进去,就凭你?你能进得去?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我有我的办法,现在就问你,这个独家你要不要?”齐云妙坚定道。

    “要!”

    “那你就开个价格吧。”

    “……”电话沉默了片刻:“这样,我们见面再说,是你来我这里,还是你说个地方我去找你。”

    “大领导,我的时间也很紧张的,你还是说个价格吧。”齐云妙笑嘻嘻道:“如果你的价格比别人家低,我就没必要去你那边跑一趟了。”

    “你可真是会算计。”

    齐云妙无奈的摇了摇头:“没办法,我一个女孩子混口饭吃不容易。”

    就在这时,齐云妙的车门突然被人打开,一个巨大的手掌毫不犹豫的夺过了她的手机,然后便将电话挂掉关机。

    齐云妙睁大眼睛看着车外的神经病,刚想开口骂人呢,副驾驶也坐进来一个人。

    她迅速转过头,一支黑漆漆的手枪已经瞄准了她的脑袋。

    齐云妙当场就懵了,整个人脑袋里都嗡嗡作响。

    这可是她平生第一次见到真枪!

    “去后面坐。”副驾驶上的人低声命令道。

    齐云妙哆哆嗦嗦的想要下车去后座,可站在车门口的人却没有让开的意思。

    这时候她才意识到对方为了防她逃跑或者是呼救,根本没打算让她下车。

    碍于手枪的威胁,齐云妙只能在中控扶手那点地方钻向后排,幸亏她比较瘦,不然还真过不去呢。

    齐云妙过去后排之后,副驾驶座上的人也迅速下车,转眼间就打开后排车门也转了进去,手枪依然指着她。

    而夺她手机的那个人则坐进驾驶座内,迅速将汽车驶离现场,好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似的。

    齐云妙在车上几乎快要吓哭了,哀求的看着两个人:“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你们想做什么……求求你们别杀我,你们要车我给车,要钱我给钱,总之你们要什么我都给,但千万不要杀我啊,放了我吧?”

    “闭嘴。”开车的人只扔给她两个字。

    持枪者也不耐烦的瞪了她一眼,似乎再说如果她敢再开口,那就会对她不客气了。

    齐云妙吓得捂住嘴巴,一个字都不敢再说了。

    她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最近她已经很久没有抓到明星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了,所以不会有什么仇家啊。

    她在车上拼命的回忆自己以前得罪的人,可是她实在是想不出来有什么人会想要她死。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度过,汽车驶离的方向也越来越是偏僻了,齐云妙心里越来越担心自己要被人拉去野外埋尸了。

    这种情绪终于在车上爆发,她突然嗷嚎大哭起来:“为什要杀我……呜呜呜……为什么……我还那么年轻……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呜呜呜……”

    “闭嘴!没有人要杀你!”持枪者瞪眼道:“一会儿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只要你告诉我们想要的答案,我们是不会要你命的。”

    齐云妙的哭声突然止住了:“你们不是要杀我?只是想找我要消息?”

    “闭嘴!”开车的人又一次怒吼,齐云妙又被吓的不敢吭声了。

    =======

    ps:解决更新延迟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加入书架,在书架里直接点更新章节的连接,在书的面页进入会延迟几个时辰我真不知道,怪就怪网站技术烂吧……尴尬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