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晴在毕颖来到之后便准备离开医院回队,然而刚下楼就被齐云妙给拦了下来。

    “苏晴。”齐云妙知道,没有苏晴她不可能进的去医院。

    “你怎么还没走?”苏晴转身一见是她,吓了一跳,随后她便看出了异常:“你脸怎么了?谁打你了?”

    齐云妙尴尬的用手掩盖了一下:“说来话长,苏晴,我请你吃饭,我们慢慢聊。”

    此刻,粗暴的大个子就在不远处的车内盯着她,而另一个阴着脸的家伙则下车尾随在她身后不足十米的地方,她可不敢轻举妄动。

    “不用那么客气。”苏晴摇摇头:“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直接开口就好。”

    齐云妙摇摇头:“没什么,我这是刚才自己不小心跌的。”

    “我是警察,你为什么要骗我,这怎么可能是跌的?”苏晴当场便揭穿了齐云妙的谎言。

    齐云妙不得已,只能编造一个理由:“其实就是因为采访的事情……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我全部都告诉你。”

    苏晴皱了皱眉头,她感觉到了齐云妙遭人胁迫的事实,便答应了她请求。

    两人在医院附近的一家快餐店找了位置坐下,前往快餐店的途中苏晴就已经察觉到了那个一直尾随她们两人身后的人影。

    所以刚刚落座,苏晴便压低声音道:“那个穿灰色冲锋衣的长发男人是不是再跟踪你。”

    齐云妙心里一惊,她没想到苏晴的反侦察能力这么强,但为了自己的安全和自己还没出售出去的独家新闻,她选择了欺骗:“不是,我不认识他。”

    “那究竟是什么人打伤了你?”苏晴显然非常的不解。

    “因为采访被人嫉妒。”齐云妙瞎编道:“做我们这行的,有些时候真的是没办法。”

    “你告诉我是什么人做的,我帮你。”苏晴作为一个人民警察,绝对不会任由恶势力欺压弱小。

    “没有用的,我也不知道是谁做的。”齐云妙摇摇头:“我的采访视频被抢走了,现在也只能想办法发一个文字采访了,但为了有竞争力,我需要写一些视频采访里没有的东西,这件事情你一定要帮我。”

    苏晴怔了一下:“我怎么帮你?难道你还要去病房?”

    “不不,我不去了,再去又要遭人妒忌了。”齐云妙赶紧摇了摇头:“我想这样,你给我聊一聊陈先生伤势恢复的情况,我写篇报告,就当江湖救急了。”

    齐云妙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苏晴,苏晴实在是受不了别人这样的哀求,不得已便答应下来。

    随后苏晴就把陈鱼跃现在伤势恢复的情况跟齐云妙说了一下,当然她并没有把真实情况告诉她,毕竟陈鱼跃的真实恢复情况实在太夸张了。

    齐云妙用笔把苏晴所说的所有一切都一一记录下来。

    很快,苏晴就把陈鱼跃的情况讲完了,齐云妙叫了一些吃的,两个人一边吃饭一边叙旧,随后才起身相互道别。

    齐云妙临走的时候又是千恩万谢了一番。

    苏晴示意她不需要客气。

    两人道别之后苏晴便回停车场去开车,而齐云妙说汽车停在了一条路口之外。

    当齐云妙离开之后,苏晴就觉得事情有些奇怪,因为市立医院刚刚扩建了一个新的停车场,所以完全可以满足停车需求,没有必要再把汽车停在外边。

    而且医院附近的这几条街上查违章停车也特别严。

    因此苏晴走出去一段之后便迅速折返,她加快脚步返回,果然发现了可疑的事情。

    之前她怀疑跟踪齐云妙的那个灰衣男已经和她碰面了,两人走的很近,还一起上了一辆汽车,车迅速离开,苏晴也马上记下车牌号。

    随后苏晴给交警队打了电话查了下车牌,车主是齐云妙。

    她实在想不明白齐云妙再搞什么,干脆不在这件事情上浪费精力了,她刚入职刑警队就发生了这么一件大事,还有一堆事情等着她处理呢,齐云妙既然什么都不说,她也没必要再追问了。

    很快,齐云妙也再次被带回葛文的落脚处,她一五一十的把在苏晴口中得到的消息全部告知葛文。

    葛文听完之后觉得有些不信:“那女警察的话可信吗?”

    “那女警察就是当天晚上在场的那个女警察。”粗暴的汉子对葛文道:“老大,我觉得那女警察和陈鱼跃的关系非同小可。”

    葛文这才点点头:“如此说来,这个女警的话可信度还是蛮高的。”

    “对啊对啊,她的话一定很可信。”齐云妙赶紧道:“我问过她了,她和陈鱼跃的关系非常好。”

    “是吗?”葛文微微一笑:“我可是听说陈鱼跃当天以身犯险就是为了救她。”

    齐云妙跟着点头:“是是是,没错没错,所以我的话都是可信的,大哥,你要的消息我都给你了,你现在可以放了我吧?”

    葛文看了两个手下一眼:“你们觉得应该放走她吗?”

    “大哥,我发誓,我绝对不会把你们的事情说出去,只要你放过我,我就当做今天的所有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齐云妙拼命的为自己争取着。

    “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粗暴的汉子突然上前一步,一把将齐云妙的脖子勒在手臂里,转身对那个阴沉安静的长发男子道:“小安,动手!”

    小安毫不犹豫的便掏出脚踝上的匕首,在齐云妙惊恐的目光中一刀刺向她胸口。

    葛文对眼前发生的一切都好像什么也没看见似的,习以为常的返回红砖屋内,头也不回的提醒那个粗暴的汉子:“大津,如果你要玩那些恶心变态事情,最好离我的房间远一些。”

    粗暴的汉子哈哈大笑了几声:“老大,这事儿要趁热,冷了可就不好玩了。”

    “那你也要滚远点。”葛文不耐烦的摆摆手,他实在无法忍受这混蛋那恶心人的嗜好,他居然就是喜欢尸体……

    小安却一脸冷静的把匕首擦拭干净,然后转身跟着葛文走去。

    大津一脸“不懂得享受生活”的表情看着两人,拖着断气的齐云妙就向远处走去。

    ……

    而医院这边因陈鱼跃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天海市电视台的领导也再次向天海市的领导提出了采访的要求。

    之前这三天天海市电视台不是没想过来采访,其实刚出事的那天他们就安排人来了。

    无奈一样被阻拦,而且电视台的领导还接到市领导的电话,说让他们在伤者尚未清醒的时候不要再去打扰了。

    这事儿一直让电视台的领导很纳闷,毕竟市里的领导从未管过他们的事情,这次插手必然有原因。

    没有人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苏晴悄悄给省政法委书记苏和伟打了个电话,是苏和伟亲自给天海市市委书记打电话嘱咐了这事情,所以才把电视台的工作人员都给拦了下来。

    现在已经三天了,电视台的领导实在是忍不住了,对市领导提出必须要做采访了,天海市的热心市民都对陈鱼跃这个英雄人物的病情很担心。

    就这样,天海市领导松口了,电视台的采访才终于在今天下午顺利进行了。

    最终,第一家把陈鱼跃的采访报道报出来的仍然是天海市电视台。

    很多关注这件事情的人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当苏晴看到电视台报道的消息之后挺诧异的,毕竟第一个采访到陈鱼跃的人是齐云妙,令人没想到的是,最终齐云妙的第一手资料没有被报道出来,现在那个采访也就失去了价值。

    不过这种事情原本就是有竞争的,苏晴也没多虑。

    晚上天黑之后,下班的叶雪芙也匆忙赶回了医院。

    白天她工作太忙,没有时间来医院帮忙照顾陈鱼跃,所以晚上都是她坚持留在医院照顾陈鱼跃。

    这次陈鱼跃涉险中枪的事情叶雪芙很自责,她一直认为那天中午如果她没吃醋去跟何冰吃饭而扔下陈鱼跃不管,陈鱼跃或许就不会做出这种冲动的事情了。

    所以叶雪芙直接把陈鱼跃受伤的责任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虽然陈鱼跃多次说过,就算那天他们在一起,他也仍然会做出一样的选择,可叶雪芙却以为如果她能在场,事情或许就不会这么严重了。

    毫不客气的说,这是陈鱼跃有惊无险,如果陈鱼跃真的有个三长两短的话,叶雪芙还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傻事呢。

    即便是叶筱夭劝她也没用,现在的叶雪芙把工作之余的时间全部都放在了陈鱼跃的身上,就是因为自己内心的自责。

    夜深,叶雪芙再次留下照顾陈鱼跃,没有人能劝的动她,最终也只能任凭她留下。

    等其他人都离开之后,陈鱼跃和叶雪芙聊了会儿天便开始装睡。

    叶雪芙以为陈鱼跃睡着了,便也躺在了一旁的便携折叠床上,这是陈鱼跃住院之后她让妖精买来的,就是为了方便晚上陪同。

    她躺下没一会儿就睡着了,陈鱼跃睁开眼睛悄悄下床,轻轻将手指按在叶雪芙左右后颈的凹陷处微微触动暗劲轻柔了几下。

    此处是翳风穴,只要刺激的力度到位,是可以起到安眠且不伤害神经的作用。

    陈鱼跃今天晚上要去看看察昆的情况,不得不想办法让叶雪芙睡的更沉一些。

    等到叶雪芙的睡眠更沉一些的时候,陈鱼跃才把叶雪芙从折叠床上抱起来放在病床上,轻轻的给她盖好了辈子。

    折叠床虽然方便,但是睡起来还是挺累的,陈鱼跃真的不忍心看叶雪芙每天都睡在折叠床上,那样他真的会感觉挺心疼的。

    =======

    ps:笔仙再次拜谢诸位的订阅!你们的订阅就是我更新的动力!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