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很快,察昆按照葛文的吩咐来到天都广场的位置,陈鱼跃也在暗中躲藏起来。

    察昆按照陈鱼跃的吩咐再次拨通了手机里的号码。

    “我已经来到了。”察昆在电话接通之后便开门见山道。

    “那么快?”接到察昆电话的葛文有些惊诧,他默默的走到了阳台的窗边,拿起窗台的一个单筒望远镜向远处望去。

    此刻葛文身处一栋有些年数的老居民楼的顶层五楼里,在这个窗口正好可以通过前面不远处的两栋写字楼的缝隙看到天都广场,距离不过两三公里的距离,拿望远镜可以看的非常清楚。

    察昆环顾四周能看到他这个位置的除了天都广场上的人,就只剩下那两栋写字楼了。

    与此同时陈鱼跃也在分析对方可能所在的位置。

    做这种生意的人显然不可能把自己搞到写字楼里,所以陈鱼跃不得不排除那两栋写字楼。

    然而广场上的人那么多,想要找到对方的人也没有那么容易,他只能尽可能的去判断哪些人对察昆更有兴趣。

    显然,察昆拎着一个大手提包,很多人都会对他感兴趣,这也使得陈鱼跃很难做出判断。

    这时葛文已经在望远镜里看到了察昆:“果真是你……”

    “我很有诚信的。”察昆笑了笑:“如果方便的话,我希望我们现在就碰个面吧。”

    “就算是要交易,也不需要那么着急吧。”葛文当时便拒绝了察昆的要求:“改天我联系你。”

    “等一下。”察昆迅速道:“我要的货非常急,所以……”

    葛文淡淡道:“这可不是买水果买蔬菜那么简单的事情,我们这一行的规矩你不会不知道吧?我知道你很想要货,我也一样,我也很想卖货,但你说你要大量的新货,我是需要时间筹备的。”

    “要多久?”

    “没有人会那么着急。”葛文稍稍有些起疑:“我们这行的风险你不会不知道吧?前几天才刚刚出事,难道你就不担心?至少也要等风头过去才行,你现在找谁也拿不到货。”

    察昆意识到自己的确有些心急:“我知道需要避开风头,但我需要一个时间。”

    “我不能保证。”

    “那我们可以碰面商量一下。”察昆说着,举起手里的手提袋:“我是带着定金来的,我很有诚意,所以我希望你也能够多给我一些诚意,至少给我一个时间。”

    葛文看着望远镜里的手提袋愣了一下。

    这的确是他没有想到的事情,对方竟然直接拿来了现金。

    察昆担心葛文不相信,直接把手提袋的拉链打开,露出了里面一叠一叠的钞票。

    为了显得钱多,手提包下面还垫了一些报纸。

    “我带着那么多定金来,只是要一个时间,这个都不能满足我,让我怎么信任你?”察昆把手提袋的拉链拉上。

    葛文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再次确定道:“你带的这些钱只是定金?你确定不是全款?呵呵……你究竟想要多少钱的货……”

    “这一袋钱有两百万。”察昆道,下面是报纸,上面铺满真钱,这么一大手提包,说两百万差不多,这可是很重的一袋子,拎起来的时候也能看得出来。

    葛文点点头:“这些钱已经能拿不少货了。”

    他以前做过最多的也不过二三十万的小交易。

    两百万的交易对于葛文而言已经是不少了,可对方却说这只是定金,当然会令他心跳加速。

    “我至少要两千万的货。”察昆继续道:“如果价格合理,货足够诚意,我还会再增加。”

    葛文微微一笑:“据我所知,之前你跟的老板谷城可不是什么大手笔的人……”

    “你不会真以为他就是我的大老板吧?”察昆按照陈鱼跃的吩咐,给了葛文一个模糊的身份。

    葛文当时便心中升起好奇心,此刻这个暹罗人在他心里的身份相当神秘了起来。

    “那你究竟是什么人?”葛文追问道:“你的背后究竟是谁?”

    “同样的话,如果我问你,你恐怕也不会告诉我的。”察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同样的问题抛回去。

    这也是陈鱼跃教给他的,对付狡猾的犯罪分子,这是最简单也最有效的一个方法。

    “哈哈哈,你这个人很有意思,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很不简单。”葛文的声音越来越低:“你现在想怎么样?把钱送给我?你能相信我吗?”

    “如果这点信任都没有,还怎么做大生意。”察昆冷笑一声:“你吞了这点钱,只有两百万,而且还会惹上麻烦,如果诚信交易,你能赚到的可不只两百万……”

    “好!”葛文咬牙拍板:“就冲你这句话,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察昆脸上终于露出了轻松的笑容:“既然你能看到我,那就来找我拿钱吧,当然,拿钱的同时,告诉我一个时间,给我一个合理的价格。”

    葛文又沉默了,这时候是警方对他们的追查最紧张的时候。

    之前小安单独的开过那辆汉兰达吸引警方注意力,他担心会有监控拍到小安,小安现在出去不方便。

    可是让大津出去拿这笔钱葛文又不太放心,大津这个有勇无谋的人一点头脑都没有,很多事情肯定说不清楚。

    除非他自己去?

    但他不想冒这个险……

    “怎么?不方便?”察昆追问:“如果不方便的话,那我就把钱带回去,你给我一个公道的价格和合理的时间安排,如果我觉得合适,会等你的。”

    “等一下。”葛文不想放过眼前的两百万。

    察昆恩了一声:“怎么样?”

    “如果你有足够的诚意,现在带着钱来找我。”葛文眯起眼睛。

    察昆呵呵的轻笑几声:“你是不是以为我除了你之外找不到卖家了?”

    “我绝对不是这个意思,不过现在除了我之外,你的确很难找到能够给你提供两千万新货的人。”葛文这话是实话:“我有足够的诚意,可我现在的确不方便去找你拿钱。”

    察昆皱了皱眉头,这个时候,按照陈鱼跃的吩咐,应该是需要欲擒故纵的时候了。

    “不方便就等方便的时候再联系。”察昆道:“我虽然不缺钱,但也没有富余到主动去给人送钱的地步。”

    “我可以给你一个比市场价低百分之五的价格!”葛文一口道:“这个足够有诚意了吧?你把钱送来,给我一个更大的诚意,我们的交易才会更顺利。”

    “百分之十。”察昆道:“给我一个低于市场价百分之十的价格,我就把定金给你送去,也可以给你更充沛的时间。”

    葛文倒抽一口寒气:“兄弟,你这就未免狮子大开口了吧?百分之十?你当我卖不出货吗?”

    “当然不,只不过你在这种时期或许卖不出那么多货。”察昆道。

    葛文咬牙道:“百分之六,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不至于吧?”察昆把手提袋拎了起来,现在对方只顾着跟自己谈价格了,已经不会在怀疑自己了,这就是陈鱼跃转移注意力的计谋,当真好使。

    “再低就会破坏市场了。”

    察昆沉默了片刻:“百分之八,如果你觉得合适,我现在就去给你送定金。”

    葛文听到察昆要来送钱,心里当然会松动,他纠结一番之后,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好!”

    现在他想要拿到天海市的市场,那就要在这种特殊时期做出“业绩”,只要大老板看到他的能力,就会相信他可以把天海市的市场做好,到时候谁也抢不走这个位置了。

    “我去哪。”察昆追问道:“希望你能理解,我的时间也很紧张。”

    葛文终于开口了:“你面前的写字楼的后面有一个小区,绕到后面你就可以看到,找到八号楼,一单元,五楼,西户。”

    察昆心里一惊,对方果然是老狐狸啊,竟然在隔着写字楼的位置。

    随后他看了看自己要走的路线,似乎都可以被人在两栋写字楼的缝隙里看到。

    那个位置绝对是一个绝佳的位置。

    “好。你等我。”察昆说完就挂了电话,他没有对陈鱼跃做出任何的示意,直接就动身。

    陈鱼跃知道这种情况下他不可以和察昆接触,那样一定会被发现的,便远远的跟在了察昆的后面。

    当察昆绕进写字楼后的老小区时,陈鱼跃才忍不住惊讶对方的狡猾。

    突然,距离他百米之外的察昆俯身系了下鞋带,然后绕进了小区内。

    陈鱼跃远远的跟上,在察昆附身的地方看到他用石子在地上画的东西:8-1-5还有一个箭头,箭头指向了西边。

    因为察昆不会写汉字,所以画了一个指向西边的箭头。

    陈鱼跃马上明白了,他知道地址之后就没有再跟的太紧,这时候不能着急,一旦着急就会功亏一篑的。

    如果这个时候被对方察觉,之前的所有一切就白做了。

    当然,陈鱼跃也不能太晚去,万一察昆带去的钱下边的报纸被对方发现,自己还没有出现的话,察昆就会自己身陷险境之中。

    这个时间陈鱼跃必须拿捏好。

    现在他的身体有伤,不能把自己当做可以以一敌十的人,而察昆也因为戒毒而导致身体虚弱,现在虽然可以应付普通人,却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样。

    如果对方人多的话,这地方是个贼窝的话,察昆自己肯定无法应付。

    陈鱼跃一边考虑如何以少胜多,一边慢慢的向小区内走去。

    他试图催动了一下暗劲,枪伤处便隐隐作痛,看来这皮肉伤也不是三五天能好利索的,也是需要调养一阵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