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你让妖精来的?”陈鱼跃终于开口了。

    叶雪芙点了点头:“我想大家今天都很累了,想让她来接我们回天海,所以就……我实在是太困了,就忘了她会来的事情了。”

    “那正好中午一起吃饭。”陈鱼跃道:“我让逍遥安排。”

    “可是妖精她……”叶雪芙刚开口便欲言又止。

    “她怎么了?”

    叶雪芙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只是担心她没开过那么久的车,或许会有些累了。”

    “那就更要准备点好吃的犒劳犒劳她了。”陈鱼跃知道叶筱夭是个吃货,给她最好的犒赏就是美食。

    叶雪芙很想问问陈鱼跃究竟有没有看出妖精的心思,可她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但见陈鱼跃这么没心没肺的样子,应该是没有想过吧,即便是他有想过,肯定也不会承认的。

    总之现在关于妹妹的问题需要她自己去解决,毕竟这原本就跟陈鱼跃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

    很快,赵逍遥便按陈鱼跃的吩咐准备了酒店最高规格的午宴招待。

    一向都视金钱如粪土的赵逍遥显然在这方面很在行。

    叶雪芙和叶筱夭入座见到菜肴端上来的时候都傻眼了。

    燕窝鸡丝汤,海参烩猪筋,鲍鱼烩珍珠菜,九天鱼翅蒸蟹钳,卿鱼舌烩鹅肫掌,甲鱼裙边虫草羹,兔脯奶房签,鸭舌芙蓉蛋……

    每一样都是有名有号的星级大厨的拿手菜,一般饭店根本就吃不到的东西。

    “有点太奢侈了吧?”叶筱夭的自我调整能力很强大,之前不在状态的那个她在陈鱼跃和叶雪芙“睡醒起床”之后早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至少在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

    “那也要看是招待谁,招待两位叶家美女一点都不奢侈。”赵逍遥一向嘴甜:“如果不是因为野生动物保护法,我肯定请你们吃烩熊掌,蒸驼峰,豹胎炖猩唇……”

    “我们对野生动物可没有兴趣。”叶筱夭摇摇头:“那些东西你还是请什么李局长和黄书记以及那个喜欢吃野味的穿山甲公子吧。”

    赵逍遥嘿嘿一笑挠头道:“我可没吃过野生动物。”

    “你这日子过的也太逍遥了吧?”杜破武拿起筷子就要夹菜。

    赵逍遥直接伸手把他筷子拍掉了:“客人还没动筷子呢,你着什么急啊,能不能懂点规矩?”

    杜破武却挺委屈的:“都是自己人,哪来的什么客人啊?”

    “雪芙姐是客人,筱夭姐也是客人。”赵逍遥瞪眼道。

    “那岂不是见外了。”杜破武就是这么一个耿直的人,心里想的什么嘴上就说什么,从来都不会耍心眼儿。

    赵逍遥对他还真是无语。

    “行了,没外人,一起吃。”陈鱼跃起身盛了一碗虫草羹就递给了叶雪芙。

    而叶雪芙却端起来将虫草羹放在叶筱夭的面前:“开了那么远的车肯定饿了吧。”

    “人家盛给你的。”叶筱夭话音貌似平静,但还真有些不平静。

    陈鱼跃赶紧把第二碗也盛好端过去:“都有,都有。”

    还是赵逍遥有眼力劲儿,马上接过汤勺道:“哥,你坐下吃,伺候局的事情都交给我们。”

    说完,他见杜破武吃的很带劲儿,就把汤勺交给了杜破武:“快点给三哥盛汤,你看你那点出息,跟几天没吃饭了似的。”

    当然,赵逍遥也没闲着,拿了公筷就开始给叶雪芙和叶筱夭两人夹菜。

    他这样做完全是为了避免陈鱼跃的尴尬,现在陈鱼跃很难做,是否要给她们夹菜是个问题,如果要夹菜的话,先给谁也是个问题。

    这事儿他赵逍遥太能理解了,毕竟他可是恋爱经验很丰富,虽然他有些脸盲,但却也绝对是个风流的情种。

    同时应对两个女人的事情他可不只碰到过一次,所以他太能理解陈鱼跃现在的处境了。

    虽然叶雪芙和叶筱夭是亲姐妹,也并没有因为陈鱼跃而发生过感情上的争执,但是赵逍遥凭自己对女人的经验,非常确定这两个女人都对陈鱼跃有意思。

    这话他做小弟的当然不能直接给两个女孩说。

    他想跟陈鱼跃说也一直没有机会啊,完全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

    虽然姐妹两人看起来都是风平浪静,谁都没有要为了陈鱼跃而争风吃醋的意思,可赵逍遥却觉得这还真不是什么好事儿。

    如果两个女孩能因为陈鱼跃发生争执吵起来,或许陈鱼跃被逼到一个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还能做出选择。

    而在这“不动声色”之下,陈鱼跃却肯定不可能做出选择。

    他根本就没得选择。

    无论是叶雪芙还是叶筱夭,陈鱼跃都不可能去伤害。

    这是赵逍遥的经验之谈,况且他又那么了解陈鱼跃,当然很清楚陈鱼跃心里的为难了。

    “哥,咱们今天就去天海吗?”杜破武把汤盛好送到陈鱼跃面前:“他小子也和我们一起去?”

    赵逍遥反问:“我不跟你们去还能去哪?”

    “我还以为你要继续留在上江‘钓鱼’呢。”杜破武给自己盛了一碗虫草羹之后便坐下喝。

    “还有我的呢。”赵逍遥把碗直接推给杜破武:“如果我要继续留在上江‘钓鱼’,你是不是也应该留下来帮帮我?”

    杜破武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我可没这闲工夫,你想和那些人玩儿是你的事情,我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就那些人,我再也不想见到了。”

    “你跑去暹罗是能甩开他们,但你如今回国了,难道你想要藏一辈子啊?”赵逍遥无奈道:“他们早晚都会找上门,我们也早晚都要面对,如果能提前逐一击破,肯定比他们联合起来更容易对付吧?”

    其实这话真说到了陈鱼跃的心里。

    当初军师让他们各自分开行动,目的就是把对方的实力拆开打散,这样也能避免他们几个人被一网打尽。

    而如今陈鱼跃也出来了,他们是时候联起手来将对方分散的队伍逐一击破了。

    “对付你的那些人我不清楚,但对付我的这些人我已经很了解了。”赵逍遥道:“程布虽然是个阴险毒辣的人,却也是一个急功近利的家伙,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一点来对付他。”

    叶雪芙和叶筱夭听得一知半解,虽然不太清楚他们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却也能知道他们有危险。

    而且陈鱼跃身上肯定背负着某种她们不能理解的东西。

    “哥,他小子说的似乎有些道理。”杜破武点点头:“急功近利的家伙都希望抢头功。”

    赵逍遥笑了笑:“没想到你这木头疙瘩居然也能明白我的意思。”

    “你当我傻啊。”杜破武不屑道,他当然不傻,只是太耿直。

    就好像很多人都说两千年前的西楚霸王项羽是个有勇无谋的愚蠢匹夫,是因为傻才被刘邦给玩死了,但或许他并不是所谓的无脑匹夫,或许他根本就是不屑于去玩儿什么阴谋诡计。

    杜破武就是这类人,是那种明知道对手会跟自己玩儿诡计,自己仍然有自信光明正大取胜的家伙。

    他虽然不聪明但也不傻,很多时候别人以为他做的是傻事,但恰恰就是这些傻事,是只有他这种性格的人才会做出来的事情。

    “当初那些人分成了五个队伍分别对你们进行追捕。”陈鱼跃道:“导致与他们之间有了竞争。”

    赵逍遥点了点头:“根据我在程布那边了解到的,他们五个队伍,谁先完成任务,谁就有统领全局的机会。”

    “这对我们而言的确是一件好事。”陈鱼跃笑了笑:“如果没有这个竞争,他们或许会团结一致,只可惜有了这份竞争,谁都想要拔得头筹……”

    “程布的野心很大,所以他一旦抓住机会,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得到先机。”赵逍遥道:“所以只要给他一定线索,他一定不会错过的。”

    陈鱼跃并没有轻敌:“但是他既然有这个能力做这件事情,而且这么久还能咬着你,甚至可以弄到一个变种人来帮他,必然也有他的过人之处,事情或许不会像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我自己一个人做诱饵或许不足够让他冲动,但是我和老五两个人的人头呢?难道还不足以让他冲动吗?”赵逍遥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陈鱼跃怔了一下,杜破武则是粗声粗气的回应一声:“叫五哥。”

    “哥,别人我不敢保证,但这个程布一定会为此而感到兴奋。”赵逍遥道:“你是不知道,他作为一个抓我的人,危机感甚至比我都强,他每天都在担心别人会先立功。现在他面前放了两个人头,你觉得他能不心动吗?”

    陈鱼跃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是他在程布那个位置上,他也肯定会有冲动。

    一石二鸟事半功倍的事情谁不想做?

    “那人不人狼不狼的家伙已经给我们铺好了路。”赵逍遥继续道:“根本不需要我们挖坑,他自己就会给自己挖坑。”

    “利用那家伙……”陈鱼跃明白了赵逍遥的用意。

    庞琅势必会报仇,他和程布之间有联系,昨天发生的事情肯都会告诉程布。

    而且就现在他们所知道的,程布一定和那个包下酒店套房的外贸公司有联系。

    所以现在赵逍遥只需要带着杜破武去那个外贸公司故意留下一个破绽,程布自然会寻着腥味发现杜破武也是他们要找的人。

    到了那个时候,程布若还能坐得住就邪门了!

    虽不敢说他会一蹦三尺高,但肯定会如坐针毡,恨不得下一秒就找到他们。

    若是平日,他想找也没那么容易,但现在他身边有庞琅,对于他而言就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了。

    他们留在上江做套等他们钻也太明显了,可若是把这个圈套转移到天海的话,程布极有可能不顾一切的就奔着天海钻进来。

    “好了好了,你们如果要谈就吃完饭回去好好谈,别在我们面前说这么多我们不懂的话,又不给我们解释,太讨厌了。”叶筱夭命令道:“现在都好好吃饭!子曰,食不语,寝不言。”

    杜破武一听“子曰”马上规矩起来,谁让他母亲是孔家枝叶的后人呢,先人的话他岂能不听?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