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赵逍遥的计划实行起来很简单,并不需要陈鱼跃跟着留在上江操心。

    为了叶雪芙和叶筱夭两个美女的安全,陈鱼跃也不得不暂时和两个兄弟撇开关系。

    他们要兵分两路返回天海,陈鱼跃带叶雪芙和叶筱夭先行一步,而赵逍遥和杜破武则要留下来搞点麻烦。

    临走之前陈鱼跃把毕颖在天海市租房的地址告诉两人,让两人到天海市之后直接去那边,房间钥匙就在脚垫下边。

    两个人既是诱饵就需要一个单独引鳖入瓮的“瓮”,而毕颖租住的房子已经空闲许久,正好拿来当做这个抓鳖的瓮。

    虽然陈鱼跃也知道,他单独和叶家两姐妹返回,这一路必然是如履薄冰,心惊肉跳,可却也没有办法改变这个现状,此刻他们只能如此,如若不然就会把这一对姐妹花也拉入危险之中了。

    三人上车的时候就发生了一些看似平静却暗藏*味的事情。

    当陈鱼跃给叶筱夭要车钥匙的时候,叶筱夭直接扔出一句:“我是来当司机的,怎么能让你开车呢?这回去的路上也不算长,我就负责好好开车,你们就负责卿卿我我就行了。”

    倘若说这话是在开玩笑,可叶筱夭的表情却一点玩笑的意思也没有。

    陈鱼跃是想顺其自然息事宁人,可叶雪芙却上前接过了妹妹的话:“你一大早就开那么远的车赶来肯定已经累了,回去的路上还是我来开车吧,我休息的很好,一直睡到中午呢。”

    “我都好多年不知道睡到中午是什么感觉了,很舒服吧?”叶筱夭笑看着叶雪芙。

    叶雪芙点了点头,表情平静道:“是挺舒服的,如果你想试一试,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办法。”

    “洗耳恭听。”叶筱夭恩了一声。

    “如果你两天两夜都不休息,一直在飞机和高铁上长途奔袭,然后再碰到一些匪夷所思的可怕事情,你也一定能在日出的时候躺在床上一直睡到中午。”叶雪芙这番话显然是另有所指,看似解释,但却又并非解释,她强势的一面突然表现出来的时候,总会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

    即便是对亲妹妹,她那种特殊的强势也是如此。

    叶筱夭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耸了耸肩膀:“姐,那你可就小瞧我了,如果是我,我能睡到下午,不,是睡到晚上。”

    “但如果你身边没有一个可以给你安全感的人,你肯定一分钟也睡不着。”叶雪芙这话犹如醍醐灌顶。

    这个有安全感的人指的是谁,大家都心知肚明。

    叶筱夭刚才有些许醋意的挑起了这次隐晦的“唇枪舌战”,叶雪芙竟然还会把话说的这么明。

    陈鱼跃心有余悸的走到两人中间申请道:“还是我开车吧,我这个人精神头好,一直都睡觉少也不困……”

    “你闭嘴。”叶雪芙和叶筱夭两人异口同声道。

    刚才吃饭的时候那么和谐的两姐妹,莫名其妙就变成这个情况。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根本让人琢磨不透,陈鱼跃现在终于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这何止是海底针啊,简直就是地心底下的针!

    赵逍遥站在一旁连大气都不敢出,他倒不是害怕,而是替陈鱼跃捏一把汗啊,他紧张啊。

    “你们再商量不好谁当司机的话,我们都能比你们早到天海了。”杜破武忍不住吐槽道。

    赵逍遥灵光一闪:“这样,我给你们找代驾,我给你们找司机!”

    “不用了!”姐妹俩就是姐妹俩,再次异口同声道。

    两人说完,目光便碰撞在了一起。

    叶筱夭突然掏出车钥匙扔给陈鱼跃:“好好开车,用点心,别开车的时候也胡思乱想的,会影响安全。”

    “是……”陈鱼跃还真是被他们搞出了一头冷汗。

    ……

    十分钟后,杜破武和赵逍遥在酒店房间的落地窗边目送陈鱼跃开车缓缓离开。

    赵逍遥叹息着摇了摇头:“三哥这一路恐怕是别想消停了,越是亲姐妹越是这样,谦让的时候一个比一个谦让,真争起来的时候,那也是谁都不让一步哦。”

    “这都是三哥自找的。”杜破武不以为然道:“他若是老老实实的想着龙玥灵,不在外边沾花惹草的,也不会有今天的麻烦了。”

    “我说老五,你究竟是不是男人?”赵逍遥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杜破武。

    杜破武则皱着眉头瞪着他:“叫五哥!整天没大没小的!”

    “行行行,你是哥,你是我亲哥!”赵逍遥不耐烦的摆摆手:“亲哥,我问你,你看见美女就没有冲动吗?”

    “你以为我是你啊?”杜破武对情感泛滥的赵逍遥很是看不惯:“我可没你这么混蛋,滥情货。”

    赵逍遥却不这么觉得:“我可告诉你,我可都是真爱,绝对没有欺骗任何人的感情。”

    “那你的真爱可真值钱!”杜破武懒得和他去聊爱情观:“别浪费时间了,早点做事早点去天海。”

    赵逍遥晃了晃手腕上的手表:“亲哥,咱们做事能不能动动脑子,你看看现在是几点啊?这大中午,什么公司也都有员工休息和吃饭的时间吧?咱就算要去也等会儿吧,你是吃饱了,可人家……”

    “你再不闭嘴小心我削你。”杜破武直接往沙发上一躺:“现在若不去,我就先睡一会儿,出发的时候叫我。”

    赵逍遥拿起床上一条被子扔给他:“你放心,不叫你去岂不是白玩了。”

    然而杜破武才睡了十几分钟,赵逍遥就踢了踢沙发把他弄醒了。

    杜破武是差点咬碎了牙齿啊,这混蛋小子赵逍遥就是喜欢作弄他,就晚十几分钟出发,有何意义?

    但现在不是教训他的时候,杜破武准备等这事儿解决了,他再好好教训教训这混小子。

    赵逍遥按照手机搜索的地址来到了这家商贸公司所在的写字楼下,正巧在摄像头正对的位置一辆汽车开走,赵逍遥马上将车停在了空出的车位上,这简直是完美的停车位置。

    “下车记得给机器露个脸,但也别太刻意了。”赵逍遥提醒道。

    杜破武恩了一声:“知道了。”

    两人这才同时打开车门,杜破武下车后侧身关门的时候,正好把面部露给了正对车位的摄像头。

    随后,两人便一前一后的走进了写字楼里。

    他们很快就在写字楼内找到了这家商贸公司,两人推门而入,门口的接待美女马上笑脸相迎。

    “我和你们老板约好了。”赵逍遥给了美女一个挑逗的眼神,胳膊往台面上一搭,手腕上价值不菲的江斯丹顿传袭系列的豪表就露了出来,这可就一百多万啊。

    姑且不说赵逍遥长得还算不错,标准的小鲜肉,就但凭这么一块手表就足够让女孩迷恋了。

    “我现在就带您去办公室。”女孩问都没问,毫不犹豫的相信了赵逍遥的话。

    杜破武很惊讶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心里明白,如果是他这么跟女孩说,女孩肯定会问他是谁,约了什么时间,然后还会给她们老板打电话,就算不这么做,也是让他自己去找,不可能亲自带他去。

    赵逍遥的待遇完全不一样。

    女孩在前台走出,包臀齐沟的短裙下的大长腿便一览无遗,她走在赵逍遥前面,扭动卖弄着自己的身材。

    因为她知道,这一路是她最好的表现机会。

    女人嘛,做前台能有什么出路,就她这么好的身材,这么标志的脸蛋,一旦被某个有钱年轻的富二代或者是创一代看上,就是她人生的转折点。

    “苟总,您的客人到了。”前台女孩敲了敲办公室房门道。

    办公室里坐着一个三十五岁左右的男子,他叫苟旬,他和赵逍遥以及杜破武都见过面,毕竟他昨天也第一时间被警方传去了。

    酒店出事的那个套房就是他们公司常年租用的。

    “进。”苟旬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今天早上又处理了那么多的事情,现在困得不得了,刚想休息一会儿就被惊扰了,声音显得有些不耐烦。

    女孩给了赵逍遥一个暧昧的眼神才转身离开,赵逍遥也挑着眉毛放着电。

    若不是杜破武一把给他推进房间里,估计他还要和那女孩搔首弄姿一会儿呢,估计连晚上吃饭开房的地点都能直接约好。

    两人的突然闯入把苟旬吓了一跳。

    苟旬一眼便认出了两人,惊讶道:“怎么是你们……你们要做什么?我什么时候约过你们?”

    “约你大爷。”赵逍遥一关门就变脸了:“你以为我们那么有空吗,哪有功夫和你约!”

    “既然我们找来了,那就开门见山吧。”杜破武依然是那个杜破武:“说吧,昨天究竟是什么人入住了你们公司常年包下的酒店房间,把该说的都说出来,今天我们就放过你。”

    苟旬一拍桌子瞪眼道:“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说什么呢!这里是我的办公室,我要求你马上给我离开,不然我就报警了!”

    “报!现在就报!”赵逍遥突然掏出匕首,噌的一声直接扎进苟旬面前的办公桌上,匕首锋利削铁如泥,这一下直接就破木而入,直至手柄处:“你尽管试一试是警察来的快,还是老子的刀快。”

    苟旬乖乖的将已经拿起来的电话从新放下,一脸茫然和无辜的看着两人:“你们究竟要做什么,我该说的都给警方说了,我也是受害者,我不知道我公司定的房间怎么会进去人,你们应该去找酒店!是他们管理有问题!”

    “还他妈给我装呢?”赵逍遥指了指自己:“是不是我亲口告诉你我是谁,你才死心啊?”

    “我真没装!我说的都是真的!”苟旬认真道!

    赵逍遥看了杜破武一眼,高声道:“上刑!”

    杜破武二话不说就卷起袖子,露出满胳膊的肌肉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