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杜破武和赵逍遥跟没事儿人似的吃完了饭回到毕颖租住的房子时,陈鱼跃已经来到了。

    没等赵逍遥开口数落杜破武,杜破武就把刚才火锅店发生的事情一股脑的告诉了陈鱼跃。

    陈鱼跃微微一笑:“本来还打算让你们两个去查一查这件事情呢,没想到主谋却撞到了你们的枪口上。”

    “那个什么华少究竟是什么来头啊。”赵逍遥疑惑道:“看起来应该是有些身份,不然不会这么嚣张。”

    “我才不管他娘的是谁,算这小子倒霉,撞在我手里了,以后我肯定是见一次就扁一次。”杜破武晃了晃拳头:“我看他小子以后还敢不敢乱嚣张。”

    赵逍遥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拜托你做事情能不能多动动脑子,别什么事情都想着用拳头解决,想教训那小子可以,但先要搞清楚他的背景,别没教训了人,反而给自己惹一身骚气。”

    陈鱼跃很赞同赵逍遥的话:“逍遥说的有道理,那个华少的详细底细我们并不清楚,教训了他就够了,没必要和他结梁子死磕。”

    “可惜现在梁子已经结下了。”赵逍遥看了杜破武一眼:“做事儿就是那么冲动,我拦都拦不住。”

    杜破武自知理亏,没再吭声。

    如果不是陈鱼跃也觉得赵逍遥说的有道理,他肯定会和赵逍遥理论到底的。

    但现在反赵逍遥就是反陈鱼跃,杜破武是不会反对陈鱼跃的,变相的反对也不会。

    “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那也无所谓了。”陈鱼跃看得出杜破武的心思:“如果那小子记不住打,下次也只能是再给他颜色看看了。”

    一听这个杜破武才打起了精神:“以后他若再敢找麻烦,我让他下辈子吃饭都只能用假牙嚼东西。”

    赵逍遥一听摇头摆手不再理会他了,马上将目光落在陈鱼跃身上:“哥,你刚才干什么去了,不是早就下班了吗?”

    “我去弄了一辆车。”陈鱼跃道:“你们到天海不可能总开那一辆商务,平日出行并不方便。”

    赵逍遥一听便道:“买车你给我说啊,我去买就行了。”

    “那样太麻烦了。”陈鱼跃摇头道:“我去抵押车行买了辆,便宜也能随便开,剐蹭了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杜破武一听就知道这是给他配的了,他开车的习惯龙组的兄弟都清楚,不管开什么都跟开坦克似的……

    赵逍遥这时也使劲儿点了点头:“那还真不能买好车。”

    “给你钥匙。”陈鱼跃说着把车钥匙递给了杜破武。

    杜破武看着手中大众车钥匙上的R标钥匙头,意外惊喜道:“高R?”

    陈鱼跃点了点头:“虽然是开了五六年的车,但是车况很好。车行老板是个挺实在的朋友,便宜卖我了。这车车主因为一些债务问题好不容易才逃出国了,绝对不会为了这么辆车再跑回来弄走。”

    这车的情况绝对没问题,当年新车落地也四五十万呢,虽然一眼看过去也是普通高尔夫的外观,但开过的人肯定会知道为何价格差着三、四倍。

    下午陈鱼跃匆忙在烧烤店离开,就是去修车厂找沈利了,让沈利帮他牵线找了这么辆小车。

    沈利和车行老板挑明了都是朋友关系,他不需要赚什么回扣和提成,让车行老板给个实在价格。

    车行老板很给沈利面子,让陈鱼跃五万开走,陈鱼跃毫不犹豫就把这车拿下了,五万太值了,只要没有被偷或者是被抢,平时正常开没什么大的没问题。

    虽然不能过户,但是审车什么的都很简单,沈利他们认识很多“车虫子”,这种事情随便找个人就能捎带手给解决了。

    原车接近三百马的动力放在这种小车上几乎可以轻松秒杀一些入门级超跑了,况且这车的车主还改了一下,陈鱼跃刚才试过车,至少有三百五六十马力的动力。

    “以后做事能方便点。”陈鱼跃道。

    “那我就收着了哥。”杜破武笑着把钥匙塞进口袋。

    赵逍遥赶紧靠上前对陈鱼跃道:“哥,你是不是也应该给我弄一辆?”

    “你想要什么?”陈鱼跃道。

    “我也要性能小车。”赵逍遥回答的非常干脆。

    “奔驰a45?“

    “算了,那车我开过,有些路段的路况保证能把人骨头颠散。”赵逍遥摇了摇头:“开俩小时保证腰酸疼痛,让你泡妞都有心无力。”

    “那你想要什么?奥迪S3?”陈鱼跃苦笑道:“这你就别攀比了,你想秒他就买超跑去。”

    “什么奔驰奥迪的都不够低调,我要低调的。”赵逍遥摸着下巴琢磨了好一阵子,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陈鱼跃知道他一定是想到了目标。

    但这时陈鱼跃却转移了话题:“你们觉得程布的人什么时候能找上门儿来?”

    “一时半会肯定找不上来,我们留下的踪迹足够让他们琢磨几天才能排除出来。”杜破武抢答道。

    赵逍遥就无语了,明明都是他的设计,老五就知道抢功。

    “哥,我虽然按照你说的,多给他们设计了一些*般的踪迹,但是这些都在我掌控之中,只要我想,可以让他们一周内找到我们,也能让他们一个月也找不到我们。”赵逍遥得意道。

    “还是你聪明。”陈鱼跃笑了笑:“那好,那我就不担心了,等程布的人来到天海之后,让他们慢慢找,我们也给自己一些时间摸一摸他们的底牌。”

    “好。”

    陈鱼跃现在最感兴趣的就是那个“狼人”会不会来:“但是我们必须要小心,如果程布把那个变种人也带来,我们恐怕会有些麻烦。”

    “这个你放心。”赵逍遥说着,起身去自己的外套里拿出一个很精致的水晶小瓶递给陈鱼跃:“每天身上来一点,我保证那条‘狼’就算把鼻子嗅废了也嗅不到我们。”

    陈鱼跃接过这纪梵希私人订制的男士香水看了看,显然是价格不菲。

    “私人订制,独一无二的味道。”赵逍遥嘿嘿一笑:“哥,我办事你放心,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陈鱼跃笑着点点头,赵逍遥办事他的确很放心。

    “我的怎么不是这么精致的。”杜破武掏出自己口袋里的一款纪梵希男士香水:“我这是量产的,上面都写着呢。”

    “你又不泡妞,整天宅在家里,用这个已经很浪费了好不好。”赵逍遥无语道:“你以为你跟三哥能一样吗,三哥需要是特殊情况。”

    “那你呢,你用的怎么也是那种水晶瓶的,跟我不一样,你也是私人订制的吧?”杜破武追问道。

    “卧槽,我花钱,我还不能特殊一点啊。”赵逍遥被这家伙搞的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陈鱼跃知道这些之后也就放心了:“那你们这几天可以轻松一下,熟悉熟悉天海的大致情况。”

    “只要他愿意配合,我保证带他去遍任何一个地方,就怕这家伙不配合。”赵逍遥看了杜破武一眼:“死宅。”

    “多出去走走,以后有什么事情也能随机应变。”陈鱼跃对杜破武道。

    杜破武虽然对陈鱼跃的话绝无异议,但仍说了句:“我会看地图的,天海地图已经印在我脑子里了。”

    赵逍遥对他彻底没脾气了:“地图在你脑子里?好,那我问你天海美女最多的酒吧是哪个?”

    杜破武不爽的看了赵逍遥一眼:“你这种问题就算知道了又有什么意义?”

    “怎么没有意义,意义大了!”

    “那我还真想听一听,除了有利于你泡妞之外,知道这些东西还有什么意义。”杜破武也较真了:“你说,说不出来今天别想睡觉。”

    赵逍遥也不服啊,这俩个思想极端的家伙在一起还真是不得了。

    “行,我现在就告诉你。”赵逍遥点头道:“如果有一天,我们需要调查程布的线索,得知了消息是说程布晚上将会和那个狼人在天海市美女最多的酒吧碰面,你该怎么办?”

    “你这是强词夺理!”杜破武显然是不服气:“谁会用这种话来约定地方啊!”

    “世界上任何事情都可能存在也都可能发生。”赵逍遥坚持道:“到时候你脑子里有地图也没有意义!”

    陈鱼跃抬手示意两个人别争吵了。

    杜破武这才把嘴边的话给咽下去,都是因为给赵逍遥面子,不然他肯定不会乐意这事儿的。

    “你就跟着逍遥出去潇洒一下吧,有人出钱,你只负责随便玩,这么好的事情可不是谁都能碰上的啊。”陈鱼跃笑着道:“你应该好好把握机会。

    “听见没有?现在哥都这么说了,你是不是没话可说了?”赵逍遥得意道。

    杜破武哦了一声,去就去,那他就使劲儿花钱,他倒要看看老七这小子究竟会不会心疼。

    当然,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赵逍遥用事实证明了一件事情。

    “贫穷”真的会限制杜破武的想象力,就拿两人一起去购物,杜破武走进一家奢侈品店拿了一件标价上万块的T恤要买。

    赵逍遥二话不说就给他刷卡。

    但刷卡之前杜破武却看到这衣服标签上标着:不能水洗,不能干洗,不能熨烫,不能晾晒……反正是各种不能!

    杜破武当时就愣了,询问店员这是不是坑爹呢,不能洗难道就一直穿。

    奢侈品店的销售像看怪物的一样看着他。

    赵逍遥当时就给他拽一边去了,告诉他一个让他无法接受的事实——能买得起这种衣服的人,根本就不会把同一件衣服穿两次!

    杜破武在那一刻是真的理解了贫穷为什么会限制一个人的想象力。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