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鱼跃回到家时已经快晚上十点了。

    几个女孩正在客厅里听叶筱夭谈论新生报到的新鲜事情呢,就连叶雪芙这种事业型的女强人和苏晴那么没有生活情趣的人都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的。

    陈鱼跃回来的时候叶筱夭刚好说起了天海大学新生风云榜上的第一号人物。

    “新生风云榜上的第一号人物可比赵炜彤一直期待碰面的林烟白厉害多了。”叶筱夭一点形象都没有,懒懒的瘫坐在沙发上,接过毕颖递给她的苹果,边吃边道:“这个第一也姓林,叫林麒,新生报名安排了管家去的,自己都没有露面,那管家带着好几个人去给这个林麒大少爷整理宿舍,据说他们寝室差点连床都被换了,什么窗帘,灯具,板凳等等能换的都换了,而且他室友每人得到两套天鹅绒的床上四件套,还都是大品牌定制的,不是市面上那种千儿八百就能买到的,据说是这个林麒大少爷睡不惯棉质的床单被套,必须要换天鹅绒的才习惯,这家伙还是个及其事儿多龟毛的处女座,有强迫症,如果室友不换四件套他也受不了。”

    “那他家到底多有钱啊?”毕颖惊讶道,别说什么大品牌定制了,就算是市面上那种千儿八百的,三个室友每个人送两套,那也要五六千块钱了吧?

    “这还不是夸张的,夸张的是他们寝室居然铺了一巴掌厚的地毯!”叶筱夭对这事儿也感觉到很惊讶:“而且那管家还和送地毯的人说了,为了保证室内干净,每周来换一次地毯,一次就要一万块钱。”

    毕颖彻底无语了。

    陈鱼跃进门全部都听到了,林麒这个名字他太熟悉了,在上江市处理庞琅事件的时候,那个搅屎棍子就叫林麒。

    他忍不住好奇道:“这个林麒是哪里人啊?天海本地的吗?”

    “不是,这个林麒是上江人。”叶筱夭道:“麒是麒麟的麒,敢起这么大字的肯定也是大户人家。”

    “林麒?”苏晴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刚才一直没太进入这个角色,虽然听着故事呢,但却没想太多。

    现在叶筱夭一强调这个名字,她才突然想到,今天被她在犇羴鱻带回去的那个小子就叫林麒,而且是上江人!

    还有,就是他进去的事情甚至直接惊动了市领导,市领导还特意打电话来询问呢,得知他是见义勇为才松了一口气,还大力的表扬了他一番,说让警方做个锦旗送他。

    但那林麒才不稀罕,警方说要他地址给他送锦旗,他不耐烦的一口回绝了,说他来天海是上学的,不是当英雄的。

    “不会是今天在犇羴鱻的那个小子吧?”苏晴惊讶道。

    陈鱼跃心里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那小子是不是一米七左右,最多一百二十斤,眉毛也挺浓的,头发不长有些淡栗色?”

    苏晴和毕颖同时看向陈鱼跃,异口同声道:“你怎么知道的?”

    陈鱼跃苦笑一声,没想到还真是上江的那小子啊:“我……猜的。”

    “你骗谁呢,猜能猜那么准吗?”叶筱夭道:“你肯定知道这个林麒是什么人。”

    “我只知道他是上江大户。”陈鱼跃道:“在上江不管他犯什么事儿,他家管家都能轻松给他弄出去,家庭背景就这么硬气。”

    叶雪芙这时候也想到了:“就是在酒店那个?”

    “恩。”陈鱼跃点点头。

    叶筱夭一听酒店就有些脸色不对劲,但她很快就做了自我调整:“你们在上江碰到过?”

    叶雪芙只是见到那人被警方带走,其他的事情就几乎不知道了。

    “如果没错的话,肯定就是一个人咯。”毕颖道:“他身边那个女孩也肯定是不简单。”

    叶筱夭愣了一下,突然道:“莫非那个女孩就是赵炜彤要找的林烟白?赵炜彤说过林烟白背景不俗。”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基本上把情况推了个清楚。

    “我们现在都是猜测,不一定是真的。”陈鱼跃示意大家打住这个话题:“如果林烟白和林麒是一起的,那为什么林家管家给林麒处理报到事情的时候没有处理林烟白的事情呢?”

    叶筱夭点点头:“这倒也是啊,这样不合理。”

    “行了,不管怎么样,明天林烟白肯定会去学校报道,到时候问问赵炜彤就知道是不是了。”陈鱼跃看了看时间:“好了,茶话会现在正式结束,时间不早了,都早点休息,洗洗睡吧。”

    ……

    现在叶雪芙上班直接不开车了,都坐着陈鱼跃的车去。

    叶筱夭连续两天目送两人离开,心里似乎已经平静了许多,她不断的告诉自己,或许自己只是一时冲动,内心并非真的对陈鱼跃有了什么感情。

    每当她这样想的时候,心里就能舒服一些,也能更真诚的祝福姐姐可以得到属于她的幸福。

    她相信只要自己每天都坚持这样想,早晚有一天可以吧陈鱼跃彻底的忘记的。

    叶筱夭来到学校之后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昨天已经住在学校宿舍的赵炜彤也在起床之后去找她帮忙,等到中午依然没有林烟白消息的时候,赵炜彤就拉着叶筱夭去参观她的寝室。

    这种两人间的待遇比四人间的待遇好多了。

    只可惜赵炜彤至今都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室友。

    就在赵炜彤对此表示叹息的时候,走廊里传来了很多脚步声,叶筱夭和赵炜彤忍不住开门向外看了一眼。

    只见天海大学副校长亲自带领着一个女学生以及几个拎包的人出现在走廊里。

    叶筱夭知道这个副校长,就是平日里脾气最不好的那个老女人,更年期的女人很可怕的,动不动就会发火,一点小事情也会较真,反正是对她们这些年轻漂亮的女教师是看到就有火气。

    所以叶筱夭很不喜欢这个副校长。

    但是现在,这个副校长的态度非常好,一点更年期的样子都没有。

    ”林烟白,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尽管告诉我,我一定会尽可能的满足你的需要。”副校长很温柔道:“你住在这里是很安静的,不会有人打扰你,这些都是你大伯嘱咐过的,呵呵呵,你可记得回家之后帮我给你大伯问好。”

    “谢谢您,您帮我做的一切我都会记在心里,一定会跟大伯说起。”林烟白虽然年龄很小,但是对人情世故却看的很透彻,她心里明白这个副校长为什么对她那么客气,都是因为自己的大伯。

    如果没有大伯,林烟白一个没有父亲的女孩怎么可能得到这样子的照顾呢。

    如今的这个社会有太多的冷漠了。

    “这可没什么好说的,呵呵呵,都是我应该做的。”副校长继续道:“对了,你记一个电话,以后你想吃什么东西就给他打电话,让他给你准备好,你去三号食堂里找他拿就好。”

    “这个不用了,我和其他学生一样就好。”林烟白赶紧拒绝了这种特殊的待遇。

    她不喜欢这种特殊的待遇。

    “那怎么能行,孩子你快别傻了,记下来。”副校长依然温柔道:“这是我能做的,我肯定要尽力而为。”

    林烟白拗不过,只能记下来,但是她肯定不会打的。

    “好了,我就送到你这里。”副校长的脚步停在了赵炜彤隔壁的寝室门口。

    但这时候叶筱夭已经把赵炜彤寝室门给关上了,她可不想要这个副校长知道她今天看到了这一幕。

    就这更年期老女人的性格,如果知道叶筱夭看到自己这么阿谀的一幕,以后肯定会不断给她穿小鞋的。

    赵炜彤明白叶筱夭这样做的原因,为此也很配合她。

    但是令她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更年期的女副校长居然突然多走了两步敲了敲赵炜彤寝室的房门!

    叶筱夭当时就愣住了。

    “我帮你看一下周围都是什么样子的同学吧,如果不太合适的话,我会帮你做调整,这样也能保证你的休息环境。”副校长道。

    说着,副校长又敲了敲房门:“我知道里面有人。”

    刚才她带着林烟白走过来的时候明明看到了有光线穿过房门洒在走廊里,但现在却没有了,所以对方的房门是刚刚关上的。

    赵炜彤看了看叶筱夭,似乎在询问她怎么办。

    叶筱夭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赵炜彤这才打开了寝室门:“您好。”

    “你好。”副校长并没有做任何的自我介绍:“你是哪个院系的?”

    赵炜彤微微一笑道:“生物。”

    “我也是。”林烟白马上被吸引过来,能在这里碰到同院系的同学绝对是缘分。

    而这时,副校长也看到了叶筱夭。

    叶筱夭笑着招了招手:“领导,怎么是您呀。”

    “你怎么会在这里?”副校长一脸不解道:“叶老师,你不是音乐学院的吗?难道这里还有你们音乐学院的学生?”

    这个更年期的老女人一直对他们艺术系都有成见。

    她甚至在一些非公开的场合说过一些很不合适的话,她说所谓的艺术生根本就不配上大学,都是一些学渣用这些无聊的小把戏来混文凭的。

    因为艺术系的分数低,所以参加艺考进入大学的都是垃圾。

    这种话她当然不敢在公开场合说,这有损一个教育者的形象。

    但是她私底下说的这些也会传出来,叶筱夭很确定这个副校长对艺术生的态度,所以她说这番话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她比谁都清楚。

    叶筱夭给副校长面子完全是因为不想给老妈惹麻烦,此刻她做了个决定,等她辞职的那一天,一定要当众指着这个副校长的鼻子问一问她,艺术生究竟怎么得罪她了,搞艺术的怎么就低人一等了!

    世界上如果没有巴赫没有莫扎特没有贝多芬会多么的枯燥?

    就是因为有她这种所谓的教育工作者,华夏才会没有大音乐家!

    这种教育文化是一种压抑人性的文化,它把每一个华夏人从小就变成了木讷的机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