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赵炜彤虽然和叶筱夭接触的时间并不是特别多,却也看得出她内心的要强。

    这时候若是没有人能控制一下气氛,叶筱夭万一冲动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呢,要知道她原本就不喜欢学校里的束缚,早就有了离开的想法。

    “叶老师是我远房姐姐,是来帮我整理收拾东西的。”赵炜彤笑着试图缓解气氛。

    可这副校长却一点都不识趣:”不要以为自己有亲戚在学校做老师就能够搞特权。都已经是大学生了,收拾东西居然还需要别人帮忙,以后即便是到了社会上,又能有什么用?”

    按理说能住在这个双人间的学生都是有些身份背景的,可是副校长却一点都不在乎。

    现在的她在学校里可是威望极高的,原因很简单,林家出资的体育馆和图书馆都是她一手操作的,所以她今年特别的牛,就连大校长都要给她三分薄面,天海大学的其余几个副校长在她面前明显低她一等。

    只是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根本就没考虑过赵炜彤为何也能享受单人住宿的待遇。

    安排赵炜彤住在这里的大校长自然不可能主动去和她说这件事情,所以副校长一直以为今年学校新生里,林家便是背景最大的那个,忽略了低调的赵炜彤。

    殊不知林烟白这单人住宿的待遇需要捐一个图书馆和体育馆才有的待遇,而赵炜彤有此待遇只需要一个电话,仅此而已。

    当然,赵炜彤对副校长的话丝毫都不介意,更年期的老女人嘛,心理有些问题其实是很正常的现象。

    只不过叶筱夭却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副校长一直说她也就无所谓了,现在却把赵炜彤也连带上,她实在是不能忍了。

    “您不也在帮您带来的这位同学吗?”叶筱夭终于忍不住反击了:“而且,您带来的这位同学的帮手可真不少,按你这样说,您带来的这位林同学以后出了校园也是个废物了?”

    “叶老师,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副校长当时就瞪圆了杏目:“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态度有问题吗?”叶筱夭反问:“我只是在重复领导您刚才的话,难道您不是含沙射影的讽刺您身旁的林同学呢?”

    赵炜彤忍不住为叶筱夭的机智点赞,就连副校长身旁的林烟白也有了一些笑意,当然她虽有笑意却没有显露出来,若是真笑了就太不尊重副校长了。

    “好,叶老师,你可真是伶牙俐齿。”副校长被叶筱夭惹了一肚子的气,一时之间却也无处发泄。

    “赵炜彤!现在开始你一定要自己收拾东西,千万记得副校长对我们的教诲,一定要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不能让自己变成一个废物。”叶筱夭一本正经的对赵炜彤道:“好了,我不能再耽误你的前程了,你好自为之,我先走了。”

    叶筱夭可不想留下来继续和这个老女人怄气。

    “叶老师,你站住。”副校长却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领导还有什么指示吗?”叶筱夭只不过是停下脚步,却并没有转身。

    副校长心中冷哼了一声:“我觉得你需要留下来帮你的远房妹妹搬宿舍,我希望林同学隔壁的同学能够是高素质的人才。”

    叶筱夭心里这火啊,腾地一下就冒了出来!

    这姓李的老女人也实在是欺人太甚了吧!

    凭什么就这么说赵炜彤是低素质!

    “如果你有什么不满就找我解决,别难为一个学生。”叶筱夭终于连尊敬的态度都不伪装了。

    “姐,不用那么认真,我无所谓的,既然学校领导有安排,我住什么地方都一样。”赵炜彤不希望叶筱夭因为替她出头而得罪自己的校领导,那样对叶筱夭没有任何好处。

    可叶筱夭的脾气一旦上来了,谁都劝不住:“这里没有你的事情,是她因为我而迁怒于你,她没有资格这样做!没有资格安排你的去留!”

    “好,那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是不是有这个资格!”老女人也露出了自己狰狞的一面。

    “我们不要因为这种事情大动干戈,李副校长,我挺喜欢这个同学的,我们也是一个院系,住在一起能相互照顾。”林烟白是个明白人。

    赵炜彤听她这样说,也不枉自己期待和她交朋友了。

    “不行。”副校长却一口回绝:“我要让她们知道,在天海大学,我是副校长,任何事情我都有权利处理,任何事情我都有资格去安排!”

    叶筱夭真想甩她一记耳光!

    此刻,李副校长已经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一边看了眼赵炜彤的宿舍门牌号,一边道:“你现在马上让安排宿舍的人到女生宿舍东一楼来见我,我需要重新安排一下宿舍。”

    说完,她直接挂掉电话:“分管宿舍的后勤老师马上就过来,你们还是早点收拾东西吧。”

    “姓李的,我尊敬你是领导才给你面子,可你这样是不是也太过分了点!”叶筱夭虽然不爽,可却不得不承认她是校长,她的命令对其他学校老师是有作用的:“能不能别把怨气发泄在一个学生的身上?这样很丢脸的!”

    老女人狠狠的瞪了叶筱夭一眼:“丢脸的人不是我,而是你。”

    “李副校长,您别这样了,我替她们向你道歉,您这样让我很不安。”林烟白此刻的愧疚都露在脸上,她觉得所有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如果不是因为她,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情了。

    “你没什么好不安的,你大伯既然把你交给我,我就会对你负责。”副校长认真道:“我不会让你的寝室旁住乱七八糟没教养的人。”

    赵炜彤的脾气再好,听到这副校长说自己是乱七八糟没教养的人也会生气的。

    对于她而言,这话不是在骂她,而是在骂她的父母。

    “请您注意您的言辞,我有没有教养,只有我的父母和长辈有资格对我说。”赵炜彤收起了脸上的微笑。

    副校长重重的哼了一声,她才不会和一个小丫头片子争执,太跌身份了,今天她要整的是这个叶筱夭!

    说实话,她早就看叶筱夭不顺眼了,就这个叶筱夭来学校的第一天,就搞的很多男老师都神魂颠倒的,不就是年轻漂亮一点吗,还有什么!

    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简直就是侮辱了教师这个职业!

    以前她没有机会整这个叶筱夭,今天既然碰上了,那就要给她点颜色看看,让她知道这个学校里面的尊卑贵贱!让她知道一下校长的权利!

    “你应该向她道歉!”叶筱夭已经和这位李副校长彻底撕破脸了。

    “我向她道歉?”副校长冷笑一声,她堂堂一个校长,怎么可能向着一个大一的小丫头道歉呢,怎么可能!除非她吃错了药!

    “你应该向她道歉!”叶筱夭坚持道:“你的话已经牵扯到了她的家人,作为校长说这种话,你觉得合适吗?”

    “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如果你有权利让我离开学校,再教训我,不然就给我闭嘴。”副校长毫不客气的拿身份压人:“我没时间跟你们浪费,叶老师,今天是你妹妹换宿舍,说不定改天就是你换工作了。”

    这种威胁对于叶筱夭而言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原本她也不喜欢这个工作。

    可她这个人要强,她不喜欢这工作是她个人原因,她可以自己辞职,但却不能接受被人开除。

    因为她即便是不喜欢这份工作,可却也一直都兢兢业业的对待自己的工作。

    叶筱夭这样做不是为了留住自己的工作,而是为了这些学生。

    “你有什么资格威胁我?”叶筱夭叫真到:“我在工作方面没有任何失职,你无权开除我。”

    “那你就试试我有没有这个权利!”老女人发狠了。

    这时候负责分配宿舍的后勤老师终于来了,他对李副校长很尊敬:“领导,有什么事情您要安排?”

    “这个宿舍的学生给我换走!不能因为她在学校有亲戚做老师就给安排这种房间!她没这个资格住在这里。”李副校长冷冷道。

    后勤老师急忙点点头,马上准备按照副校长的话去安排。

    可他一看这房间号就愣住了,这可是昨天大校长亲自打电话让她安排的房间,并且还特别地嘱咐他安排学校保洁提前来全部清理一遍。

    这是全学校这么多年来,没有任何一个学生能有的待遇。

    当时后勤老师就意识到这个学生肯定不简单。

    但没想到今天李副校长居然要她把这个学生给换走?

    “领导,这个……”后勤老师示意李副校长给他一个借一步说话的机会,他想把事情告诉她。

    但老女人却因想要炫耀自己的权利而拒绝了后勤老师的想法,直言道:“有什么话你就在这里说,不需要遮遮掩掩的,我就是要让叶老师知道一下,我有没有资格给这个学生换房间!”

    后勤老师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但还是开口了:“李副校长,这位赵同学的宿舍安排是大校长亲自给我打电话让我安排的,所以……”

    大校长?!

    李副校长当时就傻眼了!

    大校长什么时候会过问这些事情了?要知道大校长是多么清高的一个人啊!怎么可能!

    “你在跟我开玩笑吗?大校长怎么会管这些小事情呢?”老女人的声音已经没有了底气,这一刻她只想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当然没有,我怎么能跟您开玩笑呢。”后勤老师认真道:“您若是不相信的话,可以直接给大校长打电话问一下,这事儿我真的没办法做,您多多理解。”

    老女人这下彻底没有了脾气:“叶筱夭……她的宿舍难道不是你安排的吗?”

    “李副校长,我可从来都没说过我安排她宿舍了,我可没这个权利,就算是我有这个权利,我也不会滥用这种权利。”叶筱夭心里痛快极了!

    同时她也很惊讶,没想到赵炜彤的背景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尽然能和大校长搭上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