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鱼跃冷冷的盯着罗南云,罗南云一言不发的迅速将自己腰带扣好!

    “你给她下了什么东西?”陈鱼跃不紧不慢的走到叶雪芙身边,伸手试了一下叶雪芙的呼吸,呼吸还算正常,他又拿起叶雪芙的手腕试了一下脉搏,脉搏也还算正常。

    罗南云才不会接话:“你说什么呢!她自己昏过去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你这是在犯罪吗?”陈鱼跃的声音越发寒冷。

    罗南云迅速的穿上自己的衬衫:“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犯罪了,你有什么证据说我犯罪?我告诉你,如果你没有证据的话,我就要告你诽谤!”

    只可惜陈鱼跃并没有打算和他理论犯罪证据,即便是有犯罪证据,这种犯罪没有成为事实之前,罗南云这类有些家庭背景的人基本上也能脱罪。

    或许是因为心虚,或许是因为害怕,罗南云的情绪显然非常激动。

    他一把抓起桌面上的那些资料:“你看到没有,是天亚集团的研究项目需要贷款,不是我约了她,是她要来找我!这就是证据!她想要在我这里拿到十亿贷款,她要主动献身于我!这才是事实!”

    陈鱼跃一脚将身旁的椅子踹飞,椅子直接砸在罗南云的身上,疼的罗南云龇牙咧嘴高声喊痛。

    无奈这餐厅房间内的隔音效果实在是太好了,即便是罗南云高声喊痛,外边的人也不会听到。

    紧跟着,陈鱼跃便欺身向前,一把捏住罗南云的脑袋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

    陈鱼跃力度太大,以至于罗南云的颧骨都咔的一声劈裂开,那钻心的剧痛让罗南云无法忍耐,高声求饶:“别打了!别打了!”

    由于颧骨劈裂的缘故,罗南云连说话都疼的龇牙咧嘴。

    他若早点求饶,陈鱼跃或许还能听的进去,但现在却说什么都晚了。

    尤其是罗南云还诬陷叶雪芙主动献身他的话语之后,这一切都让陈鱼跃忍无可忍。

    如果这混蛋的计划真的成功了,后果不堪设想,凭陈鱼跃对叶雪芙的了解,若是被人欺辱还要蒙冤带上那种可耻的帽子,一定是会接受不了的。

    想到这里陈鱼跃便忍不住会后怕,这些后怕全部转化成了他对罗南云的愤怒。

    陈鱼跃一把将罗南云拎起来,不等他求饶的话语说出口,拳头就重重的掏在了他的腹部。

    罗南云重重的摔跪在地上,口中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酸水,刚才喝过的红酒也都尽数吐了出来。

    “我错了……我求求你放过我……我发誓我再也不敢了,我以后……以后一定离她远远的!”罗南云跪在地上浑身发抖,摇尾乞怜的抬头看向陈鱼跃。

    他一点都不怀疑陈鱼跃能用拳头打死他。

    “你究竟给她下了什么药。”陈鱼跃没有理会他的意思,再次一脚踹在罗南云的肩膀上,罗南云在地上一个后滚翻撞开两把椅子才碰到了墙上停下来。

    陈鱼跃这一脚虽没踹断罗南云的肩膀,但是罗南云的肩胛骨却因这巨大的冲击力而错位,这疼痛令他嘴歪眼斜,一时之间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了。

    而陈鱼跃再次跨步上前准备继续动手的时候,罗南云强忍疼痛哀求着:“我承认,我承认是我厚颜无耻,我承认都是我做的……我在酒里下了一种叫**之水的奇药……她现在只是昏迷,没有任何的危险,只需要给她一些水喝她就能清醒,等她清醒了之后,她就……她就会精神亢奋,会……会非常的有**……”

    “你还真他妈不是人。”陈鱼跃说着将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关掉录音:“自从我进来之后,你说的所有话都记录在这里了,别说我没给你机会,以后别在让我看见你,也别再出现在雪芙面前。”

    罗南云倒抽一口寒气,他真没想到陈鱼跃居然给他录音了。

    当陈鱼跃确定了叶雪芙并无大碍之后,便将她直接拦腰抱起,一脚踹开房门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虽然餐厅里的服务员都向他投来奇怪的目光,但却并没有人敢上前来询问,来这里吃饭的人都非富即贵,他们谁也得罪不起,一个个都精通不该看的不看,不该问的不问,不该听的不听之道理。

    直到罗南云在房间里大声呼救并且按下服务铃,才有人急忙冲过去询问情况。

    可是罗南云说的话被陈鱼跃录音了,所以即便是别人询问他怎么了,他也不敢说实话,餐厅服务生问他是否需要帮他报警,他也一口就回绝了。

    最终罗南云在餐厅服务人员的帮助下被送去了医院急诊。

    他身上的伤虽然都不是什么致命的伤,但却也都是很严重的,不及时处理都会留下后遗症的。

    尤其是脸上颧骨骨裂要尽快处理,搞不好就毁容了。

    即便是这样,罗南云也不敢说出事情的真相,餐厅里虽然有监控拍到了陈鱼跃进出餐厅的画面,但房间内部却一点东西都没有。

    但就算餐厅提出可以协助罗南云调查真相,罗南云也一口回绝说不需要。

    现在他只希望陈鱼跃不要找他麻烦,哪还敢找陈鱼跃的麻烦呢,他肯定不会去自讨苦吃。

    ……

    陈鱼跃把叶雪芙从餐厅带出来之后便直接送回家里。

    他们两人回到家里的时候谁都没在,这个时间毕颖还在烧烤店帮忙呢,苏晴如果没有加班的话也基本上都会先去烧烤店看看待一会儿,晚上才和大家一起回家。

    至于叶筱夭也因学校刚忙完了新生报到的事情和同事一起去聚餐了。

    虽然叶筱夭强烈推荐大家来犇羴鱻聚餐,可是有几个性格矫情的女同事却说什么都不要来,说什么吃烧烤不健康啊,说什么小店里的卫生得不到保障啊之类的。

    叶筱夭特别讨厌这类人,但是学校领导又不得不照顾这些人,最后还是选择了另外一个地方聚餐。

    叶筱夭虽然不心甘情愿,但也还是要服从多数人的选择。

    陈鱼跃带叶雪芙到家之后马上给她倒了杯温水,扶着她的头让她把水喝下。

    罗南云在那种情况下应该是不敢对陈鱼跃说谎的,喝水肯定会稀释药性对神经倒是昏迷的强度。

    但是喝水也会起到另外一个作用,那就是把这种**之水的药性冲遍叶雪芙的全身。

    所以说叶雪芙喝水之后虽然能够让人变的清醒,但同时却也会让她的身体起到另外一种变化。

    就是罗南云之前说过的,叶雪芙会变得亢奋,会变得对一些事情充满**和渴望。虽然这不是她个人的意愿,都是身体在药物作用下才会引发的一种自然的条件反射,可却也是她自己没有办法控制的。

    当叶雪芙睁开眼睛的那一刻,陈鱼跃就看出了她的异样。

    此刻的叶雪芙红霞飞满了面颊,呼吸急促而沉重,犹如出水芙蓉般清纯,而双目脉脉含情更是让陈鱼跃看过一眼便无法自拔了。

    女人这种含情的目光对男人而言是最大的诱惑,至少在这一刻,叶雪芙的目光里充满的那些东西让陈鱼跃一时间也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

    陈鱼跃毕竟也是血气方刚的男儿郎,虽然他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也会不断的告诫自己绝对不能乘人之危,可是在这种时候依然会被分心。

    或许此刻叶雪芙面前的人换一个别人,叶雪芙就不会这样了吧?

    只因为她面前的人是陈鱼跃,所以她眼神里流露出来的东西才不仅仅只是因为药物而产生的**,她的眼神里还有那种源自于身体最深处的爱意。

    这不是因为药性的原因才让她流露出来的东西。

    “我怎么会在这里……”叶雪芙只感觉自己浑身发烫,她从来都没有过现在这样渴望得到陈鱼跃的拥抱,此刻的她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她只知道自己有种特殊的冲动。

    叶雪芙很诧异自己为何会有这种冲动,难道是因为家里只有她和陈鱼跃,所以她才会有哪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了?

    这让叶雪芙自己为自己的想法而感到可怕!

    这还是她吗?

    “你不记得自己去望江阁谈贷款的事情了?”陈鱼跃怔了一下,莫非这药还有让人失去短暂记忆的功效?

    叶雪芙恍然大悟:“是罗南云!”

    陈鱼跃一听这才放心了,没忘就说明大脑细胞和神经系统没有因为这种药物而受到损伤,但凡是失忆肯定都是因为脑部神经受到损伤才会导致的。

    只要脑子没事儿,陈鱼跃就能彻底放心了。

    “那是罗南云的一个局。”陈鱼跃道:“你应该一开始就告诉我是罗南云约你出去,那样我也能有个准备。”

    “我一开始也并不知道是他。”叶雪芙无奈道:“如果我知道是他,我就不会去那个餐厅了。”

    陈鱼跃听到这里就更是后怕了,原来这罗南云比他想象中的还恶劣,在最开始就使用了欺骗的手段,而且从最早的时候,他就已经策划了后面所有的犯罪行动。

    “现在没事儿了。”陈鱼跃淡淡道:“我觉得你需要好好休息一下,这样,你喝点水去洗刷,早点睡觉。”

    叶雪芙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现在时间还早呢……”

    “但我怕你不舒服,所以还是早点休息吧。”陈鱼跃道:“对了,你还没吃东西吧,需不需要我出去给你买一些,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陈鱼跃是男人,他知道现在的情况很危险,男推女隔层山,女推男隔层纱,这么简单的道理没有人会不知道。

    现在只要是陈鱼跃有一点思想上的动摇,饭就直接煮熟了,根本没有任何困难。

    唯一让陈鱼跃纠结的就是叶雪芙现在的这个状态,她毕竟不是一个正常的状态下,如果两人真发生点什么,日后叶雪芙会因此而怪他,那他真无话可说,因为他是正常的,他是有足够能力控制自己的。

    “我什么也不想吃,我只想让你陪着我……”叶雪芙一句话,便彻底击碎了陈鱼跃所有的自控力。

    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又不是和尚,哪能管的了那么多!

    死就死吧!

    =======

    ps:很多兄弟想要加更爆更,我会尽力,因为没存稿没办法爆更,这两天的加更表示感谢支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