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鱼跃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如此凌冽逼人的寒气,那可是连赵逍遥那把利刃的“弑仙”都无法匹敌的,世界上能有如此凌冽之息的匕首,绝对是凤毛麟角了。

    而这一把,恰恰是陈鱼跃熟悉的“离殇”!

    传说中,春秋战国时期的铸剑神匠欧冶子当年在铸造八荒名剑之一的天下至尊巨阙剑时,剩下了一块锻造这把至尊神剑时所用的神铁。

    勤俭节约的神匠欧大师便用这块神铁打造了两把锋利的匕首,其中一把就是很多人都听说过的“龙鳞”,这把叫龙鳞的匕首受用于朝廷之中,因太过于锋利,而创造出了古时候最残酷的死刑之一——凌迟!

    而另外一把,就是现在架在陈鱼跃后颈上的离殇!

    “你在这样的话,我会得颈椎病的。”陈鱼跃无奈道:“那么久都没见面了,一上来就玩儿这么猛,你就不怕你一个不小心直接把我给秒了?”

    “能秒了你‘逆鳞’的人恐怕还没出生呢。”冷峻而清秀的声音在陈鱼跃身后这个寒气逼人的女孩口中发出,显得是如此的自然和谐,恐怕全世界也只有这个女孩冷俏的面容才能配得上如此冷峻的声音了吧?

    这世界上敢把匕首架在陈鱼跃后颈上仍能轻描淡写的和陈鱼跃聊天的,恐怕就只有她龙玥灵一个人吧?

    黑暗中,龙玥灵一袭黑衣几乎将自己完全融入夜色之中,她收回匕首的时候也将面罩拉了下来,露出白皙冷俏的脸蛋,这是一张即便是黑暗也无法遮盖的精致面容。

    “你怎么来了?”陈鱼跃看向龙玥灵的表情欣喜若狂。

    龙玥灵却是一副冰山模样:“有‘东西’敢在天海那么大胆行事,我当然要亲自来看一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鱼跃怔了一下,以前这种事情都是他们龙组的兄弟在做,如今龙组被小人出卖遭到陷害,导致兄弟离散,名存实亡……

    “这原本可是你的事情。”龙玥灵哼了一声。

    “这么说,现在这又脏又累的活已经交给你了?”陈鱼跃心里松了一口气。

    “天组只是暂时接手。”龙玥灵道:“我可没打算让天组的人一辈子都帮你们龙组做这苦差事,但是我也告诉你,赵延谱可是非常希望把你们龙组负责的这摊子事情都抢到他们世家阵营的队伍中去,你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说不定哪一天我就拦不住了,若是到那个时候你还没把你们龙组的人带回去,并且给上面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以后就算你们回去,也没有事情可以做了,废了,懂吗?”

    陈鱼跃心里很清楚,龙玥灵这话虽然说的有些埋怨的意思,但确实是为了他好。

    如果龙玥灵不是为了他的话,肯定不会因为天海出现的事情大老远连夜飞过来,要知道她们天组的责任可不是管这些事情的。

    至于赵延谱为什么那么想要接过陈鱼跃负责的这些事情,恐怕整个神剑部队的人心里都门儿清!

    就算大家都不说,却也一个个都心知肚明。

    “现在世家阵营肯定是耀武扬威,走路都横着了吧?”陈鱼跃故作轻松道。

    “没错,你猜的很清楚,现在整个神剑大队几乎都是世家阵营的天下,世家弟子无论南派北派,每一个人都耀武扬威,每一个人都能趾高气昂的对你们格斗阵营的人下命令。”龙玥灵这话虽然有些夸张,但却也是在一个事实的基础上进行的夸张。

    而且这种现象在陈鱼跃离开的那天,他自己也已经猜到了。

    “现在所有的风头都被世家阵营抢走了,人家当然有资格这样做。”龙玥灵说话一点都不留情面:“换做是谁都一样。”

    陈鱼跃依然让自己看起来并不在意的样子:“风水轮流转,人家他们原本就是世家弟子,家世显赫,嚣张跋扈也是能理解的,况且以前还因为我压抑了那么久,现在终于能喘口气了,牛气一点也是能够理解的。”

    “你的心还真是够大的。”龙玥灵知道陈鱼跃嘴硬,也就不再刺激他了:“行了,说说袭击事件的情况吧,既然你在这里,那说明你知道的一定比我多。”

    “狼人。”陈鱼跃对龙玥灵完全没什么好隐瞒的,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很快,他就从去暹罗国碰到杜破武的事情开始说起,说到他们火车上碰到了这次袭击案的主角庞琅,然后又如何在天海市和赵逍遥接头,接下来发现这个狼人是追杀赵逍遥的一个叫程布的人请来的帮手,最后一直说到他们如何把这个程布引到天海,准备瓮中捉鳖,只是陈鱼跃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狼人居然会做出这种疯狂的举动挑衅他。

    龙玥灵听完陈鱼跃的故事之后,忍不住皱起眉头:“那些人居然都是因为你受伤的,你还真是造孽。”

    “我也不想啊,谁知道事情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陈鱼跃无奈的摇了摇头。

    “算了,事情既然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也没必要自责了。”龙玥灵道:“尽快解决问题就好了。”

    “问题是那家伙的挑衅结束了,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他暂时会将自己隐藏起来,不会轻易露面。”陈鱼跃道:“我换位思考了一下,他这样做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要逼我们寻找他,这样才能够将我们暴露出来,一旦这样,我们在明,他们在暗,事情就会对我们不利了。”

    龙玥灵对陈鱼跃的道理没有任何质疑:“那你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我会全力配合你。”

    “我们不能让他们在暗中,所以必须按原计划进行,引诱程布主动出击,只要能够引蛇出洞,我们才能有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这样也能在程布的口中问出究竟是谁让他追杀赵逍遥,我们也能更清楚的接近真相,知道究竟是谁想要灭了我们,甚至查出那天究竟是谁出卖了我们……”

    “你对那仇恨至今还念念不忘?”龙玥灵的声音很平静。

    陈鱼跃的情绪却突然升高了:“当然!毕昇是我兄弟!他的仇我一定要报,无论是谁出卖了我们,我都要找他要个说法。”

    龙玥灵的情绪也因陈鱼跃变得波动了起来:“虽然现在没有人知道究竟是谁出卖了你们,但是以当时任务的机密性,我们每一个人心里都会有自己的怀疑,陈鱼跃,我不相信你没有怀疑的人……”

    “我当然有,但是没有证据之前我是绝对不会乱说话的。”

    “既然你已经有了怀疑的人,那你有没有想过,或许即便是你有了证据,也很难扳倒对方?”龙玥灵反问。

    “这不是我停止报仇的理由。”陈鱼跃毫不犹豫便回绝了:“我问你,如果有人害死了‘龙舌兰’,你会怎么样?你会选择忍了吗?你会不给它报仇吗?”

    龙玥灵想都没想就给出了答案:“一定会。”

    “所以你觉得我会放过害死毕昇的人吗?”陈鱼跃道:“你的‘龙舌兰’只是一只灵貂,你都尚且如此,而毕昇是和我宣誓同生共死的兄弟,这个仇我能不报吗?”

    龙玥灵没有在说话,陈鱼跃说的没错,兄弟的仇肯定要报的。

    只不过“龙舌兰”对于她而言并不只是一只灵貂,它就像是她的亲人一样,即便是陈鱼跃给它起的这个名字“龙舌兰”非常难听,龙玥灵却一点都不嫌弃它。

    “无论我付出多么大的代价,都不会放弃的。”陈鱼跃道:“抓住程布是我的机会,我必须这么做,即便是受伤的几个无辜者是因为我的计划……我也不得不这样做,哪怕让我折寿向受伤的人道歉,我也愿意,但我没有别的选择。”

    “你不用折寿道歉,我帮你抓住那东西,用他的命去向那些无辜者道歉!”龙玥灵的目光中闪烁着寒芒。

    而这时陈鱼跃的手机突然响起。

    他拿出电话一看,是苏晴打来的,看样子苏晴已经发现他不在了。

    为了不让苏晴担心,陈鱼跃迅速接起了电话:“苏晴。”

    “你跑哪去了?怎么一声不吭的就走了。”苏晴道:“虽然你和周队的想法没有办法得到统一,但是他也有他的原则,他的责任,你要理解他。”

    “我不是因为这个才走的。”陈鱼跃道:“我是因为一点私事。”

    “私事?”苏晴怔了一下:“什么私事?”

    龙玥灵早就在一旁因为电话里的女人声音而不爽了,听到苏晴的询问便直接在陈鱼跃手中夺下手机道:“见一个朋友。我想问一下,你是陈鱼跃他什么人,怎么管那么多?”

    苏晴被龙玥灵的话给问懵了,也因为突然出现的一个女孩声音给搞懵了。

    “你别闹。”陈鱼跃无奈的拿回电话:“苏晴,回头我再跟你解释,先这样。”

    说完,陈鱼跃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而在他一旁的龙玥灵却好奇心瞬间爆炸了:“她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跟她解释啊?你想和她解释什么?解释你和我的关系吗?”

    “老大,她是个警察,刚才我和他们警察一起出来的,所以我要解释,你不要这么敏感好不好?”陈鱼跃哭笑不得道。

    龙玥灵这才半信半疑的不问了。

    这时候陈鱼跃真不敢想象,如果龙玥灵知道他现在不只是和毕昇的妹妹毕颖住在一起,还和叶家姐妹以及苏晴住在一起,那她会有多少的问题逼问他……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