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龙玥灵出手之后,陈鱼跃不由紧张起来,他不担心自己的兄弟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兄弟太了解了,即便刚才赵逍遥身处险境,他依然相信赵逍遥能凭借自己的机灵化险为夷。

    但龙玥灵做事喜欢险中取胜,这就让陈鱼跃不由有些担心了。

    “小心点!”陈鱼跃心有余悸的提醒道。

    虽然陈鱼跃没有出手,但却一直都在仔细观战,但是他对庞琅的一举一动全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他要观察的是一个人狼变种在应对硬仗时候的第一反应,究竟是狼的反应还是人的反应。

    答案已经非常明确了,庞琅无论是面对攻击还是面对其他所有一切的时候,所有的第一反应依然是人应该有的反应。

    这就跟他们之前所碰到的那个“狼人”有本质上的区别。

    陈鱼跃他们之前的任务中碰到过一个怀疑是狼人的变种,那个变种和今天他们面对的这个庞琅是完全不一样的,应对所有事情的第一反应都是一种动物的本能,都是狼的第一反应。

    攻击也好,反击也好,逃避也好,全都是动物的本能反应。

    虽然那个狼人的力量上,速度上,以及各种敏捷的反应上比庞琅更强大,以至于龙组七个人出动都没有抓住,但是所有的反应都是出于动物的本能,依然能让陈鱼跃感到欣慰。

    今天的庞琅虽然没有之前的狼人更强大,可他的第一本能反应是人类的反应。

    这点绝对是陈鱼跃心中的一根刺。

    即便陈鱼跃他们今天能够将庞琅给拿下,陈鱼跃对此恐怕也要不安一阵子了。

    狼人能够具有人类的思维和人类的反应才是会令陈鱼跃恐惧的东西。

    龙玥灵手中的“离殇”闪烁着寒芒,庞琅的喉咙中发出愤怒的呜鸣之声,似乎是在威胁,又似乎是在挑衅。

    杜破武活动了一下摔疼的肩膀,气势汹汹的走向庞琅身后,而赵逍遥也没闲着,看似手中漫不经心的耍着“弑仙”闲逛,实际上却在不知不觉中把庞琅唯一套路的路线给封住了。

    现在的庞琅已经成了一只瓮中之鳖。

    龙玥灵突然给了杜破武和赵逍遥两个人亮了个手势,两人瞬间就懵了,纷纷看向陈鱼跃。

    因为龙玥灵给他们的手势是示意他们两个人不要出手,她竟然想自己一个人解决此人。

    “不行,这样太危险了!”陈鱼跃毫不犹豫便拒绝了龙玥灵的要求,杜破武和赵逍遥两人对陈鱼跃的话唯命是从,再次提高了警惕,随时准备配合龙玥灵出手。

    龙玥灵有些不爽的瞪了陈鱼跃一眼。

    陈鱼跃却依然坚持自己的决定,困兽犹斗的道理他很清楚,如果是他身陷这种情况,他一定会拼死一搏,孤注一掷的情况下人拥有着无限的潜能。

    庞琅之前应对所有事情都是人类的反应,相信这种时候也会是人类的反应。

    当他明确的知道自己无路可逃的时候,只会有一种心理,那就是同归于尽,甚至是在死之前多拉一个人点背,这种情况下的人会做出异于平日的举动,更加危险。

    庞琅龇起獠牙,他现在的确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临死之前撕裂这里所有人的咽喉!

    一个都不放过!

    绝不!

    而庞琅的第一目标却并非是包围了他的三人。

    谁都没有想到庞琅竟突然发动攻击,冲着陈鱼跃便扑了过来!

    那锋利的爪牙和血盆大口肆无忌惮的向陈鱼跃张开,陈鱼跃瞬间便闻道了一股令人恶心的口气!

    庞琅锋利的爪牙重重搭在了陈鱼跃的双肩,陈鱼跃迅速俯身低头躲开庞琅的撕咬,而灵貂比任何人都迅速的赶向陈鱼跃,完全不要命的扑到庞琅的脸上,扬起它的小爪子就狠狠的抓向庞琅的眼睛!

    这次庞琅可没给它再次伤到自己的机会,庞琅猛甩一下脑袋,灵貂便直接被甩飞了,它虽然行动灵活,但是这种娇小的体格却注定了不是眼前这庞然大物的对手!

    虽然灵貂的行为没有救下陈鱼跃,也没有对庞琅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却牵制了庞琅伤害陈鱼跃的下一步行动,给其余三人争取了充分的时间!

    下一瞬间,龙玥灵手中的“离殇”便削向庞琅!庞琅的反应虽然迅速,可却依然被锋利的匕首消掉了耳旁的头皮!

    紧跟着,杜破武一把抓住庞琅的双腿向后猛拖!

    庞琅本还紧紧抓着陈鱼跃的双肩,他这一倒,陈鱼跃也会跟着他一起摔倒。

    但赵逍遥的匕首却几乎在杜破武发力的瞬间直接刺穿了庞琅宽厚的狼爪!

    “弑仙”直接穿透庞琅的整个手掌,庞琅吃痛,嗷叫一声便松开了陈鱼跃的肩膀,随即便被杜破武重重拉倒在地,重重的摔了一个狗啃泥。

    这转眼间就爆发的战斗令陈鱼跃都眼花缭乱。

    此时陈鱼跃得出一个结论,人们在保护自己身边重要的人时,爆发的潜力或许比困兽之斗爆发的潜能更恐怖呢。

    龙玥灵一脚踩在庞琅的脸上,当庞琅伸手去抓龙玥灵时,杜破武一个扑身将他压在身下,一把将他的手臂反折,就杜破武这出手没轻没重的,只听咔嚓一声就将庞琅的手臂给折断了。

    庞琅嗷的一声惨叫,而就在此时,龙玥灵突然将手中的两粒药丸扔进庞琅口中!

    当庞琅察觉到想要吐掉时,赵逍遥上前一脚狠狠勾在庞琅的下巴上,庞琅这次连声音都没吭出来,便把龙玥灵扔进他口中的两颗药都咽了下去。

    “你给我吃了什么!”庞琅嘶吼着,愤怒的挣扎着,险些就将杜破武的控制挣脱开了,但就在他力量爆发到极限的时候,却又突然没有了声音。

    庞琅感觉到身体骨头像是全部都震断一般的剧痛!

    一阵剧痛之后,他身上所有一切狼的特征便全部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庞琅不甘心的趴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几个人,他很确定,他们绝对不是普通人,普通人是不会有这种药的。

    当庞琅接受人体试验的时候,多次服用过这种药物。

    他早就已经记住了这种药物的味道。

    只不过他已经很久没有服用过这种药物了,这次熟悉的味道和那种熟悉的感觉再次体验后,他便知道自己彻底的完蛋了。

    “你不需要知道我们是什么人。”龙玥灵冷冷道:“只需要知道自己已经结束了就够了。”

    “不……不会结束的,你们只不过是能抓到我一个人而已……哈哈哈……”庞琅的笑声充满了悲凉:“你们不可能抓住我们所有人……早晚有一天,我们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恐惧!”

    “少他妈废话!”赵逍遥又是一脚踹在庞琅的脸上:“嘴还真欠,这都什么时候了?煮熟的鸭子吧,就剩下嘴硬了。”

    陈鱼跃看着身形再也无法发生变化的庞琅松了口气,一个没有改变形态能力的变种是不足为惧的。

    当庞琅被杜破武勒住双手在地上撅起来时,他仍然试图挣扎,可几次挣扎都毫无意义。

    “怪就怪你做了最错的决定。”陈鱼跃走到庞琅身边:“因为你会用人的脑子去思考问题。”

    庞琅不明白陈鱼跃是什么意思,直到后来才想明白,他选错了攻击的目标。

    当他自作聪明的认为陈鱼跃是他最容易击破的一个点时,却忽略了陈鱼跃是他最不应该去碰的一个点。

    就是因为他对陈鱼跃发动了攻击,才会第一时间便遭到了其余三人的围攻。

    若不然,以龙玥灵的心高气傲,或许不会那么轻易和杜破武以及赵逍遥两人联手,当时接连受挫的杜破武在心态上也有了稍稍的变化,如果庞琅能在坚持突破杜破武这一个点,事情或许的确会发生一些转机。

    只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龙玥灵再三确定庞琅失去了改变形态的能力之后才放心离开,她还要跟上级申请下发让她把庞琅在天海警方手里带走的文件。

    现在陈鱼跃要带着庞琅回去交差了。

    龙玥灵临走之前将灵貂项圈里记录下来的画面传给了陈鱼跃。

    陈鱼跃在押送庞琅回刑警队的时候就将庞琅承认自己是袭击事件犯罪者的那段视频证据传到了网络上。

    网络上瞬间一片哗然!

    画面里只有庞琅一个人出镜,而陈鱼跃的所有语气都代表了天海市刑警队,而且还提起了支队长苏晴。

    苏晴瞬间就成了天海市的焦点人物。

    可是这焦点人物不好当啊!

    苏晴完全不知道陈鱼跃都做了什么,她自己都一头雾水呢,她不但没有像陈鱼跃说的那样在几个作案地点得到证据,更没有带着人去过抓捕的现场。

    现在新闻一报道,天海市市领导第一时间就给周呈宣打电话询问情况了。

    周呈宣被接二连三的电话搅和的一脑袋浆糊,当有人拿来视频给他看的时候,他还真以为苏晴瞒着他去做了这件事情呢。

    苏晴就这么一脸茫然的被周呈宣叫到了办公室,面对周呈宣的所有询问一律是三不知!

    好在当刑警队陷入彻底的茫然时,陈鱼跃开车出现了,和他一起出现在刑警队的还有被五花大绑的庞琅。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