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呈宣和苏晴得到消息,第一时间便赶了过来。

    陈鱼跃指了指被几个年轻刑警押起来的庞琅微微一笑道:“现在你们可以对老百姓有个交代了。”

    “你究竟都做了些什么?”苏晴睁大眼睛看着陈鱼跃:“还有那个视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都是按照你的安排做的。”陈鱼跃耸了耸肩膀:“是你找到了线索和证据,所以才有机会把犯罪分子一举拿下。”

    “我什么时候……”苏晴茫然的看着陈鱼跃,心中逐渐明白了陈鱼跃的意思:“你怎么都没跟我商量一下就自作主张了!”

    “周队,领导给你的时间还没过吧。你就快点写份报告吧。”陈鱼跃微微一笑,没有回答苏晴,直接走向周呈宣。

    周呈宣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就他对陈鱼跃的了解,他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做:“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写。”

    反正对于周呈宣而言,陈鱼跃立功就等于苏晴立功,如果没有苏晴的话,他们刑警队也不可能有陈鱼跃这么一个好帮手,所以说,陈鱼跃既然想低调,那功劳自然而然就记在苏晴身上了。

    “苏晴,你这次做的很好,若不是你心细找到了线索,又胆大的做出了计划和安排,犯罪分子就不会这么快落网了。”周呈宣微微一笑道。

    苏晴知道自己只能厚着颜面把这功劳承担下来了。

    现在庞琅的犯罪证据确凿,即便是零口供也可以给他判刑的,所以审讯过程也就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公安部门迅速向公众发布了公告,告诉大家可以完全放心了,犯罪嫌疑人已经被正式拘捕,大家不必再提心吊胆的出门了。

    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天海市。

    当然,至于庞琅是如何判就没有人会关心了,大家只需要知道他被绳之以法了就足够了。

    等庞琅刚刚接受过审讯之后,龙玥灵便带着文件以及天海市的市领导来到刑警队要人,周呈宣一看文件吓了一跳。

    原来这庞琅不仅仅是在天海市犯过案子,在上江,以及全国各地都做下过不少血淋淋的袭击案,国家对此人非常的重视,所以才安排人来要人,周呈宣全力配合市领导的要求,马上安排了人和车,配合龙玥灵押送庞琅前往燕京。

    随后,各大媒体都争相采访苏晴,害的苏晴是焦头烂额,她发誓以后再也不要帮陈鱼跃接受这些功勋了。

    不是自己做的事情却要被如此的表彰,苏晴心里实在是觉得心虚,她一点都不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当了小偷一般。

    但是在陈鱼跃求爷爷告***恳请下, 苏晴还是硬着头皮把所有的功劳都承担了下来。

    这消息很快便传到了上江市,作为省政法委书记的苏和伟直接要求公安厅把这件事情好好宣传,给苏晴塑造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刑警形象好好的表彰!

    这绝对是苏晴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就因为这件事情,苏晴的整个仕途道路变得一帆风顺。

    至今整个江南省还没有任何一个公安部门的工作人员在苏晴这么年轻的时候立下过这样子的功绩,得到过这般程度的表彰。

    转眼间的功夫苏晴就成了全国级别的最帅女刑警,众网友面对关于苏晴的报道是争前恐后的疯狂打call,所有人都给她叫好。

    但这种反应越大,苏晴心里的压力就越大,以至于后来她都想找媒体公开澄清其实她并没有做那么多。

    好在周呈宣及时的给她缓解了心理压力,告诉她不要把这种事情当做一个压力,也当做是为人民服务了,不管事情是不是她亲自做的,但陈鱼跃会出手都是因为她,陈鱼跃不想被关注,所以她就有义务帮他承受关注。

    而且人民百姓需要一个这种正面形象树立在面前,这样他们才能安心。

    周呈宣一再对苏晴强调,她并非只是一个白白拿下功劳的人,她现在所做的一切承受也都是为了正能量的宣传。

    国家和社会都需要这种正能量的传播,全国的警察和人民也都需要这种正能量的存在,所以苏晴现在所做的也是为了人民百姓。

    苏晴的心情这才逐渐平静了下来。

    当然,关于苏晴的报道也在第一时间传遍了天海市的各大高校,天海大学的宣传栏里都贴上了这次的除恶报道,办公室里也都纷纷讨论起了这件事情。

    叶筱夭特别骄傲的和自己的同事说苏晴是她的好朋友,还有人不相信呢,叶筱夭就拿着手机里和苏晴的合影给他们看。

    除了老师们都在谈论苏晴之外,学生也是如此。

    下午下课之后走向食堂的赵炜彤和林烟白也在谈论这件事情。

    林烟白在叶家见过苏晴,关于这次的事情,她也忍不住感慨:“真的没想到苏晴姐姐竟如此巾帼不让须眉。她真的是太厉害了。”

    “别人看那么浅我能理解,但是你看那么浅就太假了。”赵炜彤抿嘴笑了笑。

    林烟白怔了一下,她心里知道赵炜彤是什么意思,但却依然摇头道:“什么意思。”

    “你觉得苏晴姐一个人能解决这种事情吗?”赵炜彤早就看破了林烟白的心思:“你如果把我当朋友,那就实话实说哦。”

    林烟白这才点点头:“以苏晴姐的能力想解决这件事情的确没那么容易,除非……”

    “除非什么?”赵炜彤笑了笑。

    “除非是有人暗中帮了她。”林烟白道:“难道你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个男人做的?”

    “不是他还能有谁。”赵炜彤道:“如果不是我们怕第一天就迟到,着急来上学,我真应该好好给你介绍一下。”

    林烟白和陈鱼跃早上是打过照面的,只不过大家都很匆忙,也没太多的了解。

    那时候林烟白并没有觉得陈鱼跃有什么特殊的,但现在被赵炜彤这么一说,心里瞬间便升起了好奇心:“你好像对他很感兴趣。”

    “当然了。”赵炜彤毫不犹豫道:“这种人中之龙可是百年难遇的人才……”

    林烟白再次怔住了,人中之龙,赵炜彤给陈鱼跃的评价真的是太高了,远远超出了她心中给陈鱼跃的定位。

    赵炜彤看的出林烟白的心思,忍不住笑道:“我知道你不相信,你觉得他配不上。的确,现在他充其量就是……就是一条小鲤鱼。”

    林烟白被赵炜彤的形容给逗乐了。

    “小鲤鱼,模样真神气,活蹦乱跳,滚了一身泥,看江河,一望无边际,他说,他说,我能游过去~”赵炜彤说着竟然唱起了小鲤鱼历险记的儿歌:“小鲤鱼,真是有勇气,神出鬼没勇猛斗癞皮,历尽千难与万险,尾巴一翘,一翘动天地。”

    赵炜彤唱完了儿歌,林烟白的笑容也停在了脸上。

    “*,鱼跃天门化作龙。”赵炜彤也收起了玩笑:“或许他现在在你眼里就是一条小鲤鱼,但在未来的某一天,或许就变成了令你遥不可及的巨龙。”

    林烟白认真的看着赵炜彤:“你真的那么认为?”

    “有时候我觉得你特别聪明,但有时候我又觉得你特别的傻。”赵炜彤莞尔一笑:“不管他是否能跃过天门,我都觉得他是一个值得去交的朋友。”

    林烟白认同的点了点头。

    “都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可我觉得你这个当局者一点都不迷,你很清楚你们林家现在的情况。”赵炜彤突然道:“自从你父亲林百川出事之后,林家重任便都落在了你大伯林百里的身上,也就是在那一天,你二伯便有了反心……因为你大伯已经当众金盆洗手,说不在过问林家任何的事情,可却因你父亲的死而坏了规矩,再次当家,谁对这件事情的意见最大,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你不要说了。”林烟白的脸色突然变了:“林家的事情自然有林家的人去解决,你是外人,没有资格插手林家的事情。”

    赵炜彤耸了耸肩膀表示无所谓:“但我不相信你想眼睁睁看着你二伯掌管林家,到了那天,林家恐怕就没有你和你母亲的立足之地了。”

    “赵炜彤,你就不要再乱说话了好吗,我不喜欢听这些。”林烟白柔弱道:“林家无论是谁当家,都是为了林家好。”

    “你还真是……傻。”赵炜彤把已经来到嘴边的“能忍”二字换成了一个“傻”字。

    她不相信林烟白真的有那么傻,林烟白愿意这样“傻”是因为她能忍,她知道该忍的时候必须要忍。

    林百川死的时候,整个社会上都有谣言这事情是林家老二做的,是他不服气自己比林百川年长却得不到林百里的禅让。

    而林百川出事之后,林百里居然没有因此而把家主的位置禅让给老二,再次出山,更是让其心怀痛恨。

    林烟白是林百川的女儿,偌大的一个林家,只有她和母亲相依为命,他们没有任何能力去和任何人抗衡。

    若不是林百里这些年对她们关照有加,林烟白恐怕都活不到今天吧……

    林烟白看似平静的表面下,究竟隐藏了多少秘密,没有人知道,她一直在忍,因为只有忍耐才能等到机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