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程布一使眼神,众手下便纷纷向其靠拢,一转眼的功夫程布就被迅速保护了起来。

    这时候陈鱼跃和从枭才都意识到,来者并非是程布的人。

    当然,虽然这些人并非是程布的人,陈鱼跃和从枭也并没有放松对这些人的警惕,他们对现在的局面也很模糊。

    很快,停下的几辆车迅速开门,一窝蜂便钻出来二十多人。

    陈鱼跃和从枭一眼望去,发现这些人里有一个是他们也看不穿实力的,还有两个是达到暗劲级的高手,其余大部分人的实力就很一般了,都是明劲级别的普通高手而已。

    当然,即便这都是些明劲级别的高手,也是不可小觑的,毕竟三五个明劲级别的高手联手,完全可以应对一个暗劲级的高手了。

    何况这群人里还有一个实力让陈鱼跃和从枭也没摸透的人,这就说明他至少有暗劲三层的实力。

    这个让陈鱼跃和从枭也摸不透实力的人,便是上江市林家的大管家张濡,张濡从小就生活在古武世家林家,而且还是跟在林百里身边的人,能有这么高的实力也就不足为奇了。

    “挺热闹啊。”张濡笑着走上前,轻描淡写的看了眼程布,然后抬手给了众人一个指示,众人便迅速将程布和他的人团团包围起来。

    此时程布的确心慌了,他身边带这么多高手出来完全是因为执行特殊任务,是因为要抓捕“混沌”这么狡猾的猎物。

    而对方手下暗劲级的高手虽然只有两个,但是明劲级的高手却高达二十个,这绝对不是一般人!

    “我们素未谋面,应该是没有什么冤仇吧?”程布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

    “没错,的确是没有什么冤仇。”张濡点点头。

    程布冷冷道:“那请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以前是没有什么冤仇,但是现在有了。”张濡的回答很硬气:“怎么?有意见吗?”

    程布何时受过这种窝囊气,当时就被张濡气的瞪眼了,如此简单直白的挑衅,但却令程布无言以对!

    陈鱼跃和从枭现在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们现在还不认识张濡,但是在张濡如此有针对性的态度上却不难看出他是朋友,绝非敌人。

    张濡对陈鱼跃和从枭的了解显然不少。

    作为上江林家的大管家,家主林百里让他送林麒和林烟白来天海大学上学,并且安排好人手对他们的安全负责,他自然会第一时间去查林麒和林烟白接触到的人都是什么底子。

    其余的人都好差,但是张濡查陈鱼跃的时候却查了个一片空白,只知道他是天亚集团的保安,有个异姓没有关系的妹妹开着一家生意很普通的外卖配送公司,还有一个和朋友合开的烧烤店,其余的就一概不知了。

    对于从枭知道的就更少了,他安排出去的人甚至都没机会跟上从枭,甚至还差点被从枭反追踪到。

    但即便如此,张濡的直觉告诉他,这两个人虽然不是一般人,但却对林麒和林烟白都不会有任何的伤害。

    至于张濡今天为何会带人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林烟白的请求。

    这么大半夜林烟白打来电话让他帮忙,他岂能不做?

    张濡身为林家的大管家,察言观色自然是他的最强技能,他知道老爷子对林烟白的疼爱,也知道林烟白有心引导和改变林麒。

    这些虽然是林烟白不曾说出的,但张濡却都看得到。

    张濡也很清楚林家潜在的危机,老爷子林百里现在已经七十八了,虽然常年习武身体很好,但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变老的事实。

    即便是习武之人,七、八十岁的岁数也开始走下坡路了,一旦身体稍微有个什么灾病出现,基本上就没什么回天之力了。

    到那个时候,林家必然大乱,张濡是林百里一手提拔起来的人,必然是其他人的眼中钉。

    如果林百里有个什么情况,林家的大权自然会落入林百江的手里,林百江第一个要收拾的人恐怕不是林烟白,也不是烂泥扶不上墙的林麒,而是他这个手握重权的大管家!

    张濡心里很清楚,老爷子的其他儿女都已经被自己的二叔“腐化”了,早就是林百江的牵线木偶了。

    偌大的一个林家就只有这么一个不靠谱的林麒还没有被林百江腐化,所以林麒虽然不争气,却也是他张濡未来唯一的希望。

    张濡希望林烟白可以改变林麒,所以他对林烟白很照顾,希望林烟白能明白他的良苦用心。

    所以在林烟白有事情相求的时候,张濡自然是毫不犹豫便一口答应。

    林烟白在叶筱夭口中得知毕颖租住房的地址之后,便转告张濡,让张濡也带人去汇合,帮助陈鱼跃和从枭,她把事情的严重性告诉了张濡。

    张濡迅速调集了他安排在天海市的的四分之三的人手跟他一同前往。

    他们到的时候陈鱼跃和从枭刚追出来没多久呢,张濡用了同样的办法找到了轮胎新鲜的刹车印记和若隐若现的血迹追到了这东林山上。

    “动手。”张濡这个人说话干脆利索,做事也干脆利索,所以他才能够得到林百里的欣赏。

    二十多人听到张大管家一声令下马上就出手了!两个暗劲级的高手迅速和对方两个暗劲级的高手对上了,那些明劲级的高手几乎是转眼间就把程布手下那几个明劲级的家伙给灭了。

    程布大吃一惊,心道不好马上开溜。

    但就在他脑子里刚刚冒出这个念头,肩膀就被从枭给按住了:“怎么,想走啊?现在恐怕是不合适吧?”

    程布脸色一变,刁钻的一膝突然袭来!

    从枭早就做好了被他突然袭击的准备,迎着程布的膝盖一掌拍下,顺势击出一肘正中程布小腹!

    程布踉跄后退两步,回身一脚飞踹,从枭侧身一闪,飞脚擦着耳旁落空,而从枭的重拳则趁机重重的轰在了程布的胸口!

    因为事情突然起了变化而无心战斗的程布阵脚大乱,竟在三招之内便被从枭重伤!

    当他摔倒在地之后,迎接他的是陈鱼跃的一脚直勾!

    陈鱼跃这脚重重的勾在了程布的面门,因为来势太快,陈鱼跃的腿法又足够刁钻,所以这一脚下去便让程布的整张脸都开了花!

    可谓是鼻血横飞啊。

    “这脚是替破武送你的。”陈鱼跃面无表情。

    程布的脑子一片空白,满脸的疼痛刚刚钻心,陈鱼跃的第二脚又紧跟了上来!

    这一脚更狠!勾在了程布的下巴上!同样刁钻的一击让原本就满脑子浆糊的程布毫无招架的反应时间!一脚下去直接让程布吐出了满嘴三分之二的牙齿,就算是剩下的几颗也全都松动了。

    “这脚是替逍遥送你的。”此刻的陈鱼跃身上杀气极重。

    程布抱着头嗷嚎大叫着!翻滚着!一瞬间,他手下的人也彻底破掉了气势,转眼之间就被尽数拿下!

    然而陈鱼跃却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紧跟着翻滚的程布上前一步,对准了程布的后脑勺扬脚便要猛跺下去!

    就在陈鱼跃脚跟刚要落下的瞬间,从枭一把将陈鱼跃拉向了他的身后。

    陈鱼跃的脚跟重重跺在了地上,坚硬的地面都陷下了个深坑,这脚若是跺在人脑子上,不管是什么级别的高手,都会被直接踩碎的!

    此刻的陈鱼跃终于恢复了冷静,他对自己刚才的冲动也同样是感到吃惊。

    但就是在那一刻,他真的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他心里很清楚,让他失控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他身体伤势一直无法痊愈,使他自己的实力一直没有办法恢复,碰到这种事情居然没有办法救自己的兄弟,这是最令他懊恼的!

    好在从枭及时的把他拉开,才没有让他一脚跺爆程布的脑袋。

    陈鱼跃感激的看了从枭一眼,从枭这才意识到陈鱼跃已经恢复了冷静,若是他再不恢复冷静,今天晚上就一定会死人的。

    “这里交给我吧,你们的人应该早点去医院。”张濡淡淡道。

    陈鱼跃也清楚杜破武和赵逍遥的伤势都很严重,便迅速上前救人。

    从枭也帮他把人一起架到了车上,这种地方救护车可没办法来,他们要自己往医院里去送。

    临走前,陈鱼跃感激的对张濡点了点头,他不傻,按照张濡来的速度,他已经判断出了张濡的身份:“上江林家的恩情,陈鱼跃谨记在心,以后若有需要,我必会鼎力相助。”

    “有你这话,我今天就没白来。”张濡微微一笑道。

    从枭嗡声对陈鱼跃道:“快送人去医院吧,这里有我呢。”

    程布的人身份特殊,从枭暂时还没有办法让上江林家的人单独留下,他需要控制程布,然后在程布的口中套出些东西。

    而这也是陈鱼跃所希望的,比起张濡,陈鱼跃更信任的人是从枭。

    “那就麻烦你了。”陈鱼跃说完便告辞了,开车用最快的速度赶往山下,直奔市立医院!

    张濡也看得懂从枭留下来的原因,微微一笑,伸手示意一切都听从枭的安排。

    从枭也微微躬身,责无旁贷的走向程布。

    而就在这时,程布的身体却突然一阵抽搐,口中噗的喷出一口白沫,紧跟着,他手下的十几个人也都纷纷像他一样,一个个都口吐白沫,身体僵硬的在地上打起鱼挺!

    现场的状态既恐怖又邪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