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秦经理苦苦哀求着,希望叶雪芙能看在他可以帮忙解决贷款的问题上放过他,可叶雪芙却根本不为所动。

    陈鱼跃伸手在桌子上咚咚的敲了两声,秦经理一脸苦逼的回头看向他。

    “没让你走呢,你想去哪。”陈鱼跃指了指座位。

    秦经理不敢忤逆,只好是乖乖坐下。

    叶雪芙突然开口:“秦经理,我希望你给罗南云打个电话,把他约出来,让他当面把话说清楚。”

    “什么?”秦经理怔了一下:“现在?”

    叶雪芙点点头,她想让两人把事情说清楚,自己做个录音当证据:“现在。”

    “好……我打,我现在就打,但是……如果我把他叫过来,你们是不是就能放过我?”秦经理小心翼翼的问着。

    陈鱼跃却摇了摇头:“你不用联系他,就算联系他,他也不会来的。”

    陈鱼跃知道叶雪芙心里的想法,但是罗南云已经吃过一次被录音的亏了,现在面对任何事情肯定都会很小心的,尤其是这种敏感的话题,肯定不会乱说话的。

    “那就任由他这个金融行业的败类一直做这些伤害国家经济的事情吗?”叶雪芙没有办法让自己容忍这种行为。

    “这事儿不需要我们去做。”陈鱼跃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秦经理:“这件事情只要秦经理去做就够了。”

    秦经理两眼一瞪,惶恐不安的看着陈鱼跃:“我……我能做什么?”

    秦经理很清楚,自己和罗南云是拴在一条线上的蚂蚱,一个有麻烦,另一个也肯定脱不了关系,如果让他去举报罗南云的事情,自己多多少少都会倒霉。

    “你如果什么都不能做,我就给巡视组打电话举报你。”陈鱼跃无所谓道:“这样巡视组一旦查起你来,罗南云就会有所准备,只要他有足够的准备,就能让你们之间那点事儿变成你的主责,他轻责。”

    秦经理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

    “如果你举报罗南云,主动承认你的错误,配合有关部门调查罗南云的**问题,那这件事情的主要责任就是他的,而你是轻责,并且还主动自首,惩罚肯定轻很多。”陈鱼跃无所谓道:“我让你去处理罗南云的事情,是给你机会呢。”

    秦经理这下彻底瘫了。

    陈鱼跃摆明了就是要逼他!

    “虽然你们是一丘之貉,但主犯和从犯的罪刑量却截然不同啊。”陈鱼跃继续道:“如果你沦为主谋,判刑蹲监狱的人就是你,罗南云肯定想尽办法让他变成从犯,把所有责任都推在你的身上。”

    秦经理脑子里是一团乱麻,他意识到虽然这种事情的从犯也会落个严重的党内处分,会被降职甚至被直接开除,可是却不至于去里面蹲着啊。

    若真被当做主犯在里面蹲个十年、八年的,恐怕孩子等他出来的时候都不认识他了。

    “秦经理,好好想想吧。”陈鱼跃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我只需要一个举报电话,恐怕你今天晚上就不用回家了。”

    叶雪芙不得不佩服陈鱼跃这脑子,直接把这事儿的压力扔到秦经理身上,秦经理是和罗南云有接触的人,直接有效的证据足够让罗南云不得翻身,这可比他们举报罗南云有效多了。

    现在的秦经理为了自保,只能走陈鱼跃给他安排的这条路。

    “秦经理,你要知道,你原本就只是一个从犯。”陈鱼跃又怂恿道:“可千万别让罗南云利用了,拿着你去顶他应得的惩罚,那你可就冤大了。”

    这话犹如一道惊雷直接霹进秦经理的心缝里!

    他当然冤!姑且其他的不说,就说那笔灰色收入,他只拿了三成!罗南云拿了七成!他凭什么要替罗南云当主犯!

    陈鱼跃一挥手,示意大牛去忙,不需要再堵门了。

    大牛这才点点头又回到了烧烤摊前。

    “秦经理,请吧。”陈鱼跃下了逐客令:“你不用着急,回去好好想想,整理一下你掌握的这证据。希望你明天中午之前就把事情给处理好,若是明天中午之前罗南云还没被巡视组的人请走,那被请走的人就一定是你了。”

    秦经理浑浑噩噩的离开了犇羴鱻,开车走的时候甚至忘记了打电话找代驾,直接酒驾便离开了。

    叶雪芙看着陈鱼跃,半天才开口:“你一开始就决定这样做了?怎么不跟我说一下。”

    “我怕你演不好。”陈鱼跃呵呵的笑了笑:“这种老狐狸都不容易对付,如果不让他放松心里戒备再突然袭击,他的嘴肯定特别严。”

    “你就那么确定他会主动投案自首吗?”叶雪芙难免有些担心:“如果他现在就通知罗云南统一口径应对调查呢?”

    陈鱼跃很坚定的摇了摇头:“绝对不会的,就他们这种因为利益建立起来的关系,会因为利益很轻易就瓦解,他不敢拿他自己的未来去赌。”

    “是啊,还是你厉害,什么都敢赌。”叶雪芙笑了笑:“好了,我们也出去帮忙吧。”

    “你先吃点东西,外面也没什么你能帮得上的。”陈鱼跃捏了块羊排塞进嘴里:“我去帮忙一下就够了。”

    叶雪芙却摇摇头:“我晚上本就不爱吃那么油腻,这些打包带回去给妖精吧,她带着赵炜彤和林烟白去看电影了,晚饭肯定没吃好,回家一定会喊饿。再说我自己一个人占一个桌子,会耽误多少客人啊。”

    叶雪芙一边说一边起身打包收拾了一下,陈鱼跃也就没再劝她。

    堂堂天亚集团的高层管理,下班之后居然会在一家小小的烧烤店里帮做这些琐碎的事情,说出去谁能相信?

    王勇的妻子每次看到叶雪芙在店里帮忙,都会忍不住感慨。

    “鱼跃可真是有福气,身边有这么好的姑娘。”王勇的妻子们每次都会这么说。

    王勇也很乐呵,替陈鱼跃高兴呗:“这还真不是他一个人有福气,我觉得叶总这么好的姑娘,也就只有我兄弟能配的上,别人还真配不上呢,叶总也一样有福气!”

    ……

    夜色一点一点的爬上来。

    一辆黑色卡宴缓缓驶入了春申江旁边的一处豪华私人会所。

    像这种高级会所真不是普通老百姓来玩儿的起的,大半辈子的积蓄也难说够来消费几次的。

    烨磊刚刚把车停下,就有服务生上前来开门帮他去停车,他和车内一个婀娜多姿的乌克国美女下车后,就在接待的引领下迅速来到了和罗南云约定好的房间。

    说起罗南云和烨磊的相识,那也是在这种高级的风月场所里,高级会所里做的自然是高级的事情,玩儿的也是高级的镶金边儿的。

    虽然罗南云也算得上个自己经济实力也不差的富二代,可在这类会所里却绝对算不上是有钱人,但是招待烨磊却绝对不吝啬,一定要找这种好地方。

    他和烨磊认识是因为一年前在某个会所认识的。

    当时罗南云玩嗨了花了不少钱,虽然只有七、八万,但他的工资显然是不够他这么折腾的,所以他一向都是钱不够花,好在他有家里人办的信用卡的副卡,而他这次刷卡却被告知这卡已经被冻结了。

    是他家里人发现他迷恋这种场所之后给他冻结的。

    就在罗南云因为付不起钱而尴尬的时候,是烨磊一个陌生人帮他付了钱。

    这让罗南云感激不尽,但对烨磊而言那点钱也不算什么,当时烨磊也是喝多了才那么大方的。

    烨磊虽然看起来是个正常人,但是心里却有一种变态的癖好,喜欢看陌生男女在自己面前现场表演,当时他是带着一个妞去的,因为喝多了就向罗南云提出了让罗南云去玩他带来的妞的要求。

    罗南云一听,这种事情对于他这个好色之徒而言绝对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啊!他当然是非常乐意啊!

    就这样,烨磊和罗南云之间有了无耻的友谊。

    后来两个人又一起玩过两、三次这种变态的游戏,迅速成为了有炮一起开的好战友!

    烨磊也慢慢了解到了罗南云的家庭背景,在天海也是一个他值得交朋友的人,两人就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可这半年两人都没有联系过,烨磊因为组织上安排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找不到任何一点线索的他根本没时间出来潇洒。

    而这次的事情出在了天海市,他当然是第一个就想起了自己的“好战友”!

    他马上和罗南云取得了联系,并且告诉他要给他带一个乌克国的美女来玩儿!

    罗南云一听马上安排了最高档的会所招待他们,这种高档会所里面条件好,而切安全靠谱,没人查。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乌克国美女多,罗南云听说有乌克国的美女自然是按耐不住了,哪怕是他知道自己家里人对他去会所乱搞很反对,盯得很紧,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决定冒险赴约。

    毕竟烨磊已经半年没找过他了,他也半年没来过会所了,平时泡妞去去酒吧,去外边酒店开开房,这些他家里人并不管。

    其实罗南云心里也明白,是他老妈在天海算是个成功的生意人,生意场上的朋友多,那些有钱的生意圈的朋友经常出入这类会所,如果被那些人看到罗南云经常出入这种地方,他老妈肯定会丢脸啊。

    不过这次罗南云实在是忍不住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