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当罗南云看到烨磊带着乌克国的美女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人都傻了,眼珠子简直没有办法从这乌克国美女的身上拔出来,一时间甚至忘记了烨磊还在旁边呢。

    “南云,好久不见啊。”烨磊见状忍不住笑道:“还是你们年轻人身体好,永远都能保持火力全开啊。”

    罗南云这才赶紧回过神儿来:“磊哥,我在你这‘不倒金枪’的面前可不敢自称身体好呀,还是磊哥你更胜一筹。”

    两人哈哈大笑几声,分别落座,罗南云一招手,会所里工作的两个“高级野味”就贴了上去,傲人的身材不断在烨磊身上蹭来蹭去的,而那个乌克国美女也很识趣的坐在了罗南云的腿上。

    这紫醉金迷酒池肉林里,两个人一边上下其手一边叙旧畅谈了起来。

    很快,烨磊就看出了罗南云脸上的不对劲儿:“兄弟,你这伤是……”

    “磊哥别提了,一提这事儿我心里就上火!”罗南云摆手道,他可不想让陈鱼跃搅和了他的心情。

    “你不妨说,说不定我能帮的上你。”烨磊道:“我这次来天海是处理事情的,或许会留在这里一段时间。”

    罗南云怔了一下:“磊哥要常住一段时间?住多久?”

    “这个不好说,看事情进展的如何了。如果事情进展不顺利的话,时间也没办法确定。”烨磊摇头道:“不过你放心,你的事情只要我能帮得上,我就一定会帮你。”

    罗南云兴奋道:“真的?磊哥,如果你能帮上我,你有任何需要我的地方,我都在所不惜!”

    烨磊哈哈一笑,大手挥舞:“你尽管说,磊哥一定给你报仇,我还真不相信这小小的天海市里有什么人是我不敢动的。”

    罗南云心里说了句吹牛逼,但却绝对不会把这种话说出来,但是陈鱼跃那种没什么权势背景的,还真是烨磊可以去动的。

    至少目前来说,罗南云依然不觉得陈鱼跃有什么牛的,他想弄死陈鱼跃,只是自己没那个能耐罢了。

    “磊哥,如果你能帮我废了那小赤佬,你让我做什么都行!”罗南云咬牙切齿着。

    烨磊自信的拍了拍胸脯:“你放心,这次我身边可带来了不少人,他们可各个都身手不凡。”

    “不瞒磊哥说,欺负你兄弟我的那个人也身手不凡。”罗南云叹了口气:“我表姑给我介绍了一个女孩,那女孩是我喜欢的,可是那混蛋却在中间插了一脚,弄得我没机会了……”

    烨磊笑而不语,心道年轻人就是年轻人,等上了岁数就不会因为女人而怎样了。

    “没机会我也认栽了,可就在前几天,那女孩的公司需要一笔贷款,我就和她有了业务上的来往,然后我利用这个关系越她出来吃饭,给她下了点东西。”罗南云说这话的时候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卑鄙:“这样一来,我生米煮成熟饭,而且在业务上也能帮她,她就算不情愿,最后也要心甘的跟我,我是可以和她结婚的。可就是那混蛋,这时候又给我插一脚”,坏了我的好事儿,还他妈动手打伤了我,因为他手里有我的录音,我也不敢怎么样,只能把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真他妈窝囊!”

    烨磊无所谓的挥挥手:“这都是小事儿,你告诉我那混蛋是谁,住哪,我今天就把这事儿给你解决。”

    就在罗南云准备把陈鱼跃的事情告诉烨磊的时候,他们房间的房门却被人给重重的推开了。

    罗南云本来是瞪眼过去的,但看清楚了门口的人时,却目瞪口呆的愣住了,嘴里许久才冒出一个字来:“妈……”

    门口这个穿着华贵的女人正是罗南云的母亲,一个商界的女强人,凭借自己老公在官场上得到的一些资源,在天海市能和不少的成功男士平起平坐。

    今天她是被商业合作伙伴约到这个会所谈事情,却没想到自己的助理去车里拿落下的文件再返回的时候,竟然看到了自己的儿子。

    助理回来就把这事儿告诉了她,她自然是马上来教训这个无可救药的儿子!

    “混账东西!”当妈的谁能受得了自己的儿子是这种东西?

    “妈……你怎么来了?”罗南云感到很丢脸:“我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谈,你就别给我添乱了。”

    罗母很强势的瞪了一眼房间这些所谓的“高级女模”,怒斥一声:“都给我滚出去!”

    这些女孩知道来会所的权贵是她们得罪不起的,尤其是这种更年期的女人,便都乖乖起身灰溜溜的离开了,只有那个乌克国的女孩依然不知死活的腻歪在罗南云身旁。

    罗母再次瞪眼的时候,那乌克国的女孩才乖乖靠向了烨磊身上,烨磊把这乌克国女孩搂在怀里,用行为告诉了罗母,这女孩是他的。

    “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回家!”罗母不再多管闲事,矛头直指罗南云!

    罗南云既恼怒又羞愧,可却也很无奈,他的经济大部分都是母亲支持,所以他不敢在他母亲面前造次,

    “妈!我求你了,这是我很重要的朋友,我们有事情要谈,我……哎呀,我求你了,别让我那么没面子。”罗南云尴尬道。

    “你来这种地方,让我的朋友看到的话,我有面子吗!”罗母怒斥。

    “妈,你不也来这地方了吗……”

    “我来是谈正事!你来做什么难道我不知道吗!”罗母恨不得直接把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打死:“罗南云我告诉你,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考虑,如果你不走,明天开始我就冻结你的信用卡,你别想再像现在这样过的那么潇洒!”

    罗南云苦不堪言,惭愧的看了眼烨磊,他实在是没办法脱离他母亲的信用卡啊。

    虽然说现在那信用卡每个月都被设定了额度,但至少也够他每个月奢侈的过完,一旦没有了这信用卡,他生活质量都成问题了。

    “南云,你还是回去吧,别惹你母亲生气。”烨磊微微一笑,他可不想听一个更年期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发火,如果这女人不是罗南云的母亲,他早就翻脸了。

    罗南云无奈的解释道:“这样,磊哥,明天中午我请你吃饭我们再谈,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陈鱼跃那混蛋的事情你一定要帮我。”

    烨磊的笑容瞬间就消失了,陈鱼跃?

    罗南云低头向外走去。

    “等一下!”烨磊突然道。

    罗南云脚步刚停,罗母就对烨磊吼了:“我已经给足你面子了,我教育我儿子,希望你能有自知之明!”

    “我……”烨磊话到嘴边却又不得不咽下去,只能对罗南云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这手势被罗母看到了眼中。

    罗南云灰头土脸的被罗母带出会所之后,罗母就直接将他的手机没收关机了!搞的罗南云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为了防止儿子晚上还会出来和那不三不四的人乱玩,罗母甚至推掉了和朋友谈事情的约定,亲自押送罗南云回家,以防止罗南云逃走。

    而那关掉的手机也被她塞进了口袋,今天晚上她肯定不会把手机还给儿子,至少要等明天白天上班去才会还给他。

    罗南云苦不堪言,却又不敢忤逆,只能不断的告诉自己,硬着头皮熬过这一夜就好了,反正母亲没那么多时间盯着他。

    当罗南云被带走之后,烨磊就陷入了沉默之中。

    刚才罗南云很清楚的说出了“陈鱼跃”这个名字。

    陈鱼跃,代号“逆鳞”,龙组核心人物,也是他们这次任务的核心目标,他有多重要就不言而喻了,比他要抓的“卧龙”可重要多了。

    虽然烨磊不敢相信自己知道的那个陈鱼跃和罗南云说的那个陈鱼跃就是一个人,但他也不敢不相信,万一错过了机会呢。

    无奈罗南云的母亲太强势,他又不便在罗南云面前直接对他母亲不敬,只好忍下来。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两小时之后他给罗南云打电话想问清楚关于“陈鱼跃”的所有事情,罗南云的手机一直都提示已关机。

    烨磊没办法,只能等着明天罗南云给他回话,他意识到今天晚上肯定没可能了,罗南云那个强势的母亲一定把他死死的盯在家里了。

    同时,今天晚上给罗南云打电话却打不进去的还有一个人。

    那就是秦经理,秦经理从犇羴鱻回到家里之后,苦思冥想了好几个小时!一直都没敢轻易作出决定啊,这实在是太难了。

    最终这老狐狸并没有按照陈鱼跃的想法去走,他还是选择了找罗南云商量。

    他觉得既然罗南云和他绑在了一起,只要罗南云自己不想落马,就一定会想尽千方百计摆平事情,到时候他们都能万事大吉。

    所以他想给罗南云打个电话试探一下,看看罗南云究竟是什么态度。

    如果罗南云的态度是积极有利的,他就配合罗南云的行动,尽可能让自己顺顺利利一点污点都没有的渡过此劫。

    倘若罗南云的态度并不想保他的死活,他再打电话自首举报。

    无奈他一小时内打了二十多次电话,都一直是关机啊!

    “罗经理,这可不是我不仗义,怪就怪你自己吧。”秦经理最终一声叹息,放弃了和罗南云商议,他怕明天再找罗南云就来不及了,到时候进去的可就是他了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