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次日一早,罗母依然没有忘记对儿子的教训,一家人在餐桌上吃早餐的时候,罗母就再次因为昨天的晚上的事情对罗南云进行了批评教育。

    罗母拿着昨夜整晚都没有归还的手机,苦口婆心的劝着:“南云,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让我失望。”

    “妈。你就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再犯错了。”罗南云敷衍着:“我都保证了,你就别生气了,还有信用卡你可别冻结……”

    罗父原本就和儿子几乎无话可谈,对于儿子犯错的事情也是只生闷气,现在听到罗南云认错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信用卡不被冻结,恼羞成怒的哼了一声。

    罗南云和他父亲一直都是水火不相容,听到父亲不屑的哼声他也很不爽:“怎么,又不是你给我的卡,你凭什么有意见。”

    罗父啪的一声拍案而起,怒瞪罗母:“看看你惯出来的好儿子!”

    “你……”罗母生气却也不敢多说,只能按住心中怨气,目送丈夫甩袖出门去上班。

    等到丈夫离开之后,罗母才责怪罗南云道:“你以后能不能别再和你父亲顶嘴?”

    “好好好,知道了,不说了。”罗南云应付道:“妈,你就快点把手机还我吧,我还着急上班去呢,再这样我就迟到了。”

    罗母无奈,不得不将手机还给罗南云。

    罗南云接过手机便想开机先给烨磊说一声,可他还没来得及找到手机开机键,罗父就手指颤抖的开门返回家中,而且脚下有些踉跄,神色慌张不安。

    罗母刚想询问丈夫怎么了,一行人就相继走进了罗家。

    为首的人直接掏出证件:“我们是巡视组负责审理金融**的调查组成员,这是我们的证件。”

    对方出示的证件很清楚,罗父是在机关单位做公职的人员,所以一眼就能辨别真伪。

    “我们接到举报,罗南云涉嫌金融**,利用职位,以权谋私,现在我们需要他跟我们回去配合接受调查。”

    罗南云一听彻底傻眼了,这怎么回事儿啊?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做什么了我就**?”罗南云不解道:“你们如果无凭无据可不能乱说话!我会告你们诽谤的!”

    “我们若没有证据就不会来这里找你了。”对方厉声道:“前段时间天海银行和某公司一笔四亿元的贷款,为什么会突然让给了商投银行?还需要我们再说些什么吗!”

    罗南云脸色骤变,惊讶的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我可以现在就告诉你,你的问题很大!我希望你能配合调查,不要做毫无意义的抵抗。”为首者大手一挥:“带走。”

    罗母惊慌失措的冲了上来:“你们一定是搞错了,我儿子肯定不会做那种事情的,我敢保证他一定不会的,你们不要难为他!还有,你们的领导是谁?我要给他打电话问问究竟是什么情况!我不会让你们随便就把我儿子带走的。”

    相比起罗母的失神,罗父就冷静多了,他知道巡视组的权利有多大,也知道巡视组都是燕京安排下来的,他们的领导可是主管纪检工作的一把手啊,别说是他儿子罗南云这种小角色,就是一些在地方上能一手遮天的大权势一旦被盯上也死定了。

    罗父很清楚,他们现在能做的就只有让儿子配合,他会竭尽所能的去找自己所有能够找到的人脉关系去打听儿子的事情。

    只要有一线生机,他宁愿倾家荡产也要保他儿子,但儿子若真犯了事情,被巡视组给盯上了,他恐怕就算想倾家荡产,也没有地方使得上力气啊。

    罗父把妻子拉到一旁,默认对方可以带儿子离开。

    罗南云惊讶的看了父亲一眼:“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打算救我了吗!你身边的朋友都是做领导的!你就眼睁睁的看着我被带走吗!”

    罗父仍然是一言不发,看也不看儿子一眼,他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当罗南云抱怨的被巡视组的工作人员带走之后,他才松开了自己的妻子。

    罗母突然发狠,一记耳光就抽在了丈夫的脸上:“我不管你们爷俩平日里怎么样闹矛盾!但他毕竟是你亲儿子!他现在出事儿了,你就这样不管不问吗?”

    罗父被妻子抽了一耳光也终于爆发了:“我说过我不管不问吗!但现在你想怎么管!你知道巡视组是做什么的吗?是来落实党风廉政建设和检查地方**问题的人啊!违反廉洁纪律,以权谋私,贪污贿赂,腐化堕落这些问题都是他们该管的!”

    “可南云只是在地方银行工作,这些人怎么会查到他的头上呢!”罗母不明白。

    罗父无奈的摇了摇头,如今金融**比权力**更可怕的情况下,金融行业的**问题早就已经是重点关照的对象。

    这次罗南云的事情又是有人带着证据直接针对性举报的,巡视组自然会非常认真的对待此事。

    “我会竭尽所能去救他。”罗父只能向妻子保证这一点:“但是我也提前给你提个醒,不要抱太多的希望,这件事情上,我能使出的力量实在是太小了。”

    罗母只好听天由命。

    ……

    烨磊一直到中午也没能再和罗南云取得联系,这让他非常的失望。

    就在昨天晚上,他第一时间向上面回报了关于得知陈鱼跃线索的消息,当然,他没敢直接把消息向尊掌回报,而是告诉了尊掌身边最信任的情人,也就是那天在燕京远郊那人间仙境别墅中的女人——凤飞求凰。

    凤飞求凰究竟有没有把这事情转告尊掌,烨磊就不得而知了。

    现如今,组织里和烨磊同级的很多人都好久没有直接见到过尊掌了,他们的事情几乎都要通过凤飞求凰才能转达给尊掌。

    其实就在两年之前,凤飞求凰还只是尊掌身边第一个小情人罢了,可就短短两年的时间,她就成了组织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角色。

    没有人敢忤逆她的意思,当然,也没有男人会愿意忤逆她,她的魅力实在是令人难以抗拒的。尤其是她的琴声更是令人陶醉。

    有一首出自王实甫《西厢记》的琴曲非常的美,也是她最爱弹奏的一曲: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时见许兮,慰我彷徨。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所以她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凤飞求凰。

    或许除了尊掌之外,整个组织里就没有人知道她真名叫什么吧。

    凤飞求凰对于烨磊告诉他的这个消息非常感兴趣,让他一定要盯紧,利用罗南云第一时间找到陈鱼跃的下落。

    一旦有了陈鱼跃的线索,就要他第一时间通知她,绝对不能轻举妄动。

    烨磊知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当然不敢怠慢,所以他一早便试图和罗南云取得联系,可罗南云的手机却一直关机!

    直至到了中午,烨磊依然没有和罗南云联系上。

    这下烨磊开始后悔了,后悔自己昨天晚上就忍不住把罗南云知道陈鱼跃消息的事情告诉凤飞求凰。

    现在他若再汇报说自己没有线索了,真不知凤飞求凰会如何怪罪自己。

    倘若只是凤飞求凰怪罪也就罢了,烨磊害怕凤飞求凰已经将此事汇报给了尊掌,如果尊掌因此而降罪,那才是他烨磊最大的灾难了。

    就这样,烨磊诚惶诚恐的度过了整个上午,他迟迟不敢给凤飞求凰联系说明情况,可最终,凤飞求凰还是和他取得了联系。

    “事情怎么样了,你的靠谱消息是否已经确定了。”女人的声音清脆悠扬,好听至极。

    烨磊惶恐不安,吱吱呜呜了半天也不知道如何开口。

    凤飞求凰突然冷笑一声:“烨磊,你做事情还真是只会让人失望呢。”

    烨磊一听便知对心中恼怒,连忙道歉解释:“我真不知道那小子为何失去了联系,您放心,我现在就安排人去找到他,一定让他把陈鱼跃的事情给我说清楚。”

    “不必了。”凤飞求凰失望道:“幸好我还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尊掌,尊掌最痛恨别人耍他,这点你是知道的。”

    “烨磊不敢!”

    凤飞求凰叹息一声:“上次我让你来燕京找我,给你说了那么多,无非是看中你的能力,我有心栽培,但你多少也要给我一些回馈吧!若不然我拿什么栽培你?”

    “我发誓,绝对不会再让您失望,请一定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解决天海的事情!”烨磊咬牙切齿道。

    “机会我可以给你,但别人却不会让你。”凤飞求凰冷冷道:“此刻已经藏身天海市的人可不只是你一个,还有其他人,而且似乎还掌握了你没有掌握的消息。”

    烨磊脸色巨变:“还望提点!”

    “提点?我提点的已经足够多了。”女人声音越发冷淡:“烨磊,别再让我失望了,也别再让尊掌失望了。”

    烨磊后脊升寒。

    “这次我帮你瞒住,但你必须尽快给我新的线索。”凤飞求凰扔下一句话就直接挂断了电话,只留下战战兢兢的烨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