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张濡见林麒愣住了,便继续道:“林少,我们没有理由帮他,我们不能因为他把麻烦惹到林家的头上!”

    林麒愣住并非是因为找不到帮陈鱼跃的理由,而是他第一次意识到张濡内心深处的想法,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张濡为他所做一切的原因。

    没错,这是林麒第一次感觉到张濡站在了他的“队伍”里,虽然他一无所有,在林家“争权”队伍里是最弱的那一支,却也是张濡唯一能够选择的那一支,所以张濡才会那么着急。

    “张叔,你没有理由,但我有。”林麒终于缓缓开口了,他帮陈鱼跃不只是因为林烟白告诉他陈鱼跃是个有助于他的人,还为了毕颖。

    张濡见他实在说不通,便挥手示意手下人强行把林麒控制。

    就在手下小心翼翼的上前将林麒围住之后,林麒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发怒,反而表现的非常平静。

    “张叔,如果你这次不帮忙,以后一定会后悔的。”林麒认真的看着张濡道:“人和人是互助的。”

    “没错,人和人是互助的。”张濡道:“我们已经帮过他一次了,已经仁至义尽了。如果他能解决他自己的麻烦,才能证明他是个有价值的人,我们才有再一次帮他的理由。”

    “可到那个时候,恐怕别人也没有帮我们的理由了。”林麒淡淡道。

    张濡却不这么认为:“现在欠人情的可是他,不是我们。”

    林麒突然一把推开旁边的人拔腿就想弃车而逃,可张濡却早有准备,外圈等待的几个人马上蜂拥而上,直接把林麒给控制住。

    这时候林麒的小暴脾气终于爆发了:“你们几个都给老子记住了!我保证你们以后没好日子过!”

    张濡无奈的叹息一声:“林少,他们都是我负责管理,这是老爷子交给我的权利,我会给他们今天所做的事情记下一功的。”

    “张濡!他们不了解我是什么人,难道你还不了解吗?”林麒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我想做的事情还没人能拦住呢!你如果再不放手,别怪我不客气了!”

    “把林少送我车上,直接带回去。”张濡根本没有听他说话的意思。

    林麒气的咬牙切齿:“张濡!我他妈给你机会了!你听见没有!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敢动你?”

    张濡挥挥手,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

    几个手下也按照张濡的意思把林麒硬“送”上了张濡的车。

    张濡招招手示意一个手下过来:“你去把林少的车送回他的‘车库’,记得一定要小心把车停好,千万别剐蹭了。”

    “是!”

    张濡目送手下把林麒的车开走之后才回到自己的车里。

    此时车里的林麒已经折腾累了,骂的口干舌燥了。

    张濡拿了一瓶矿泉水打开放在林麒嘴边,因为林麒双手还被手下控制着呢,没办法自己拿:“林少,喝口水再骂吧,嗓子都干了吧?”

    “张濡,你行,我告诉你,如果不是我之前习武不上心,你以为他们几个垃圾能控制住我吗?”林麒现在最恨的事情就是自己没用心武修,所以只有明劲级的实力,就因为这样他才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林少,如果你能早点想通这点就好了。”张濡点点头。

    林麒真快被他气疯了:“你什么意思?鄙视我呢?”

    张濡没有正面回答:“如果你现在能有暗劲二层的实力,我都可能放心让你去,也会愿意和你一起去帮忙。”

    “你就是鄙视。”林麒道:“就算我现在的实力,也不见得去了就会死!你多安排一点人,我一样可以力挽狂澜!”

    “你太轻视陈鱼跃的那些对手了。”张濡摇摇头,这才是他坚持阻止林麒的根本原因。

    张濡做事一向谨慎,他看得出陈鱼跃的对手强大,所以才会放弃。

    即便是他的决定会导致林麒失去一个以后可以帮他争权夺利的有力人手,甚至还会导致失去赵炜彤背后势力的支持,可他依然坚持放弃。

    因为他很清楚,若不放弃,林麒极有可能连等老爷子去世之后夺权的机会也没有,直接会死在天海。

    张濡挥手示意司机开车,他要把林麒带在身边,二十四小时的监护着,一直等到陈鱼跃的事情结束才会放他回学校。

    如果陈鱼跃完了,那他就当做之前根本没有认识过这个人。

    若是陈鱼跃命大把自己的事儿给解决了,那就说明他是个真正的不可多得之人,那时候张濡一定愿意倾尽所有在未来的日子里和陈鱼跃拉近关系,让林麒直接“绑”在陈鱼跃这样一个人的身上。

    汽车在林麒的叫骂声中缓缓开启!

    张濡把矿泉水交给一个手下:“随时准备给林少润唇润喉,骂人是很费口水的。”

    “张濡!你大爷!”林麒最终放弃了挣扎,就像张濡了解他一样,他也了解张濡,张濡是绝对不会给他机会逃走的。

    此刻林麒满脑子都是毕颖的事情,如果他不能帮陈鱼跃,然后陈鱼跃出事儿了,赵炜彤肯定会告诉毕颖的,到时候他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想到这里林麒再次怒发冲冠对着张濡骂了起来:“你坏了我的事情,害的我失去了最重要的机会,张濡,我告诉你,如果陈鱼跃出事了,我会记恨你一辈子!”

    “他若真出事了,你会感谢我一辈子。”张濡摇摇头。

    ……

    陈鱼跃在天亚集团绝对是安全的,他让夏柯和卢原两人多关注天亚集团周边路段的情况,注意有没有可疑的车辆多次出现。

    夏柯问了陈鱼跃好几次为什么,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陈鱼跃都告诉他别瞎打听。

    这段时间科研楼的建设进度进行的非常快,不得不说诚杰集团的建筑实力就是雄厚。

    由于后期的事情一直都很顺利,何冰也就很少再来天海市查看项目的进程了。

    但留在天海的程腾飞却每天不只是负责安保情况,也负责把天海的情况汇报。

    上次的麻烦让何冰对天海市还是挺不放心的。

    而今天程腾飞家中有事情,他请假得到了批准之后准备回趟上江。何冰准假之后,让他去保安部办公室给陈鱼跃打声招呼。

    “砰砰砰。”程腾飞敲响了保安部办公室的房门。

    “进。”陈鱼跃看向门口,以为是夏柯或者卢原回来汇报情况呢,见程腾飞开门进来便笑了笑:“程组长,你这是第一次主动来找我喝茶啊。”

    陈鱼跃说完便示意程腾飞坐下,他起身准备茶叶。

    程腾飞赶紧制止陈鱼跃的客气:“陈部长,茶就不喝了,我这就要准备去高铁站了。”

    “怎么?”陈鱼跃怔了一下:“何总让你们回去了?”

    “没有。”程腾飞道:“我家里有些事情需要我回去处理,何总批给我两天假,我过来给你打声招呼,有事情其他诚杰集团的兄弟随便你调遣。”

    陈鱼跃客气的笑了笑:“那我就先谢谢程组长了,你回家处理的事情有我能帮上忙的吗?”

    “就是一点家里的小事儿。”程腾飞呵呵一笑:“陈部长客气了。这样,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怎么去高铁站?”

    “打车。”程腾飞拿出手机。

    陈鱼跃直接把桌子上的手机和车钥匙拿了起来:“打什么车,咱这又不是没车,走,我送你去。”

    “陈部长千万别那么客气,我自己打个车就走了,方便的很。”程腾飞道:“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我哪有什么事情忙啊。”陈鱼跃正好想借机会去高铁站附近看一看。

    他想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在高铁站盯梢。

    现在他清楚天海已经进来人要对付他们,所以车站机场这些地方肯定都有安排的眼线。

    正常的一组人马最多会在高铁站安排两、三个眼线,陈鱼跃去高铁就是想看看有多少可疑的人,眼线一般都会在高铁站视野最好最开阔的地方晃荡,还是很容易认出的。

    陈鱼跃可以通过这个判断出天海现在究竟有几波人想对付他们。

    至少现在陈鱼跃能确定的就有两拨了,他肯定那些查到很多线索的人和查去医院的人绝非是一组人马。

    “陈部长,你这样真的就见外了。”程腾飞坚持拒绝。

    “程组长若再这么客气下去才是真的见外了呢。”陈鱼跃揽住程腾飞的肩膀就和他一起走向了外面:“走吧!”

    程腾飞见陈鱼跃是诚心实意要去送他,并不是做做样子随便客套几句,也就没有再推迟,笑呵呵的连说了好几句谢谢:“那就麻烦陈部长了。”

    “都是自家兄弟,那么见外干什么。”陈鱼跃哈哈一笑。

    帕萨特已经留给叶雪芙了,陈鱼跃把买给杜破武的那辆高R开来了,就开这辆高R去送程腾飞。

    临走之前,陈鱼跃又找到宋亮打了个招呼,让宋亮安排好工作,如果有人找他就说明白他去送程组长了,等他回来之后再处理。

    老宋点头示意陈鱼跃放心去,单位里的事情他能搞定,不会出错的。

    =======

    ps:我相信今天所有人的朋友圈都被毛爷爷生日盖满了吧?

    关于为啥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人,都知道耶稣生日却忘了建国伟人生日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今天对于商家而言没有宣传利用的价值,没有商家会在毛爷爷生日搞活动,听起来别扭。

    那为啥今天又会有无数的公众号提醒大家今天是毛爷爷生日呢?说句逆耳的实话,十之七八的公众号都是借此噱头赚流量广告费罢了。

    不得不承认,基督徒的信仰很强大,而我们国家的人民真的真的真的缺失信仰,真心希望国家越来越好,希望党能成为人民群众心中真正的信仰,就像最初成立般那样,真正成为我们中国人心中的信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