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雪芙愣了一下,陈鱼跃的话题未免转移的也太快了:“哪个大龄辍学儿童啊,多大了?二十?三十?如果是四、五十的话,去读初中不合适吧?”

    陈鱼跃笑了:“没那么大,十五、六岁而已。”

    “谁啊?”叶雪芙很惊讶:“你还有那么年轻的兄弟吗?”

    “今天送老程的时候在车站碰到的一个小偷。”陈鱼跃道:“我看他挺可怜的,就让他先去犇羴鱻安顿下,回头看看找个学校让他去跟读。”

    叶雪芙虽然有些无奈,但对陈鱼跃的举动还是挺支持的:“你觉得那个孩子还有机会?”

    陈鱼跃摇摇头:“这可不好说,‘三只手’的习惯一旦养成了,恐怕是很难改过来。”

    “那你还敢把他往犇羴鱻那边送?”叶雪芙有些不解:“万一他改不过来呢?勇哥会不会……”

    “就是因为怕他改不了才扔给勇哥的。”陈鱼跃微微一笑:“他如果改不了,勇哥一定有办法让他改。浪子回头金不换,给他个机会试试吧。”

    叶雪芙明白陈鱼跃是什么意思了。

    王勇就是从一个混混的生涯里回头是岸,选择从新做人了。

    “好吧,我帮你找朋友打听一下。”叶雪芙道:“能不能建立学籍我不敢保证,但若只是随班跟读的话,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那就麻烦你了。”

    叶雪芙听到这话,很奇怪的看了陈鱼跃一眼:“现在你跟我还需要那么客套吗?”

    陈鱼跃干笑着挠了挠头:“我就是随口一说而已,对了,你回去帮我给毕颖说,让她一定控制住自己,别往饭店和外卖那边跑。”

    “你转移话题的速度真的是越来越快了。”叶雪芙无奈的摇了摇头:“好了,我知道了,就算你不说,我回去也会提醒她的。”

    “嗯嗯。”

    “毕颖是个懂事的女孩,肯定不会给你惹麻烦,这点你放心。”叶雪芙道:“她可比你省心多了。”

    “那就好。”陈鱼跃说完站起身:“下班早点回去,我先出去。”

    叶雪芙点点头,陈鱼跃的确应该多在办公室里待些时间了,一些人已经盯上他了,觉得他这上班的也太松散了一些。

    接下来的一个下午,陈鱼跃都坐在办公室里喝茶。

    这种工作对于陈鱼跃而言就适合养老,现在他才二十出头,那么年轻守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简直是迈进老年人的生活节奏了。

    到下班的点儿了,陈鱼跃给叶雪芙打电话说了一下就开车自己离开了。

    几分钟之后叶雪芙也开着帕萨特离开了。

    保安部里的一些保安看到的时候都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之前陈鱼跃都是和叶雪芙一起走的,而现在两人却没有同行。

    这就引发了关于“分手”的谣言。

    晚上要留下来值班的夏柯听到了几个保安的议论,大步上前就是一人一脚:“都干什么呢?多大人了还嚼舌根呢?是不是脑子冒泡啊?”

    几个保安被夏柯骂了之后才散去,不再乱说话了。

    ……

    陈鱼跃很快便来到了赵逍遥发给他的地址。

    这是一家涮肥牛,陈鱼跃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杜破武选的,这家伙就爱吃涮肉。

    陈鱼跃进入饭店一眼就看到了角落位置上的两个人,直接迈腿走过去坐了下来。

    赵逍遥见陈鱼跃来了马上让服务生给他们上肉,迅速将两大盘肥牛倒进沸腾的汤锅之中。

    “下次不要选这种位置了。”陈鱼跃道:“这种角落位置虽然坐起来有安全感,但却是任何有寻找目标者第一个会关注的地方,反而是中间那些看起来没什么安全感的位置,更容易让人忽略。”

    “知道了哥。”赵逍遥点点头道。

    “哥,你让我们做的事情我们已经做了。”杜破武道:“逍遥用网络电话和警方联系过,把那个什么A米姐知道纵火犯信息的事情告诉了警方,警方已经开始突击审讯了,估计很快那些人就坐不住了。”

    “他们若真的能那么快就坐不住就好了。”陈鱼跃道:“怕就怕他们一直都能坐得下去。”

    赵逍遥摇摇头:“不可能,任何人面对意外而来的麻烦都会有忧虑。”

    陈鱼跃仔细想了想,赵逍遥的话的确是不无道理,那就等一等,看看那些人会不会因为警方介入公寓斗殴纵火事件而焦虑。

    正所谓敲山先震虎,攻人先攻心。

    “况且咱们警方不是有人吗。”赵逍遥又嘿嘿一笑:“哥,其实警方查不查都无所谓,主要是放出消息,这事儿你应该能搞定吧?”

    杜破武对陈鱼跃信心满满道:“废话,这点小事儿三哥还能搞不定吗?”

    陈鱼跃哭笑不得,赵逍遥早就想到了苏晴这一点:“军师不在,你还真是小诸葛了。”

    “哪里哪里,万万不敢当。”赵逍遥故意装起一副谦虚的样子,随后又得意的对杜破武笑了笑,似乎是炫耀自己受到了表扬。

    杜破武不屑的瞪了他一眼,看看肉熟了就马上开动。

    陈鱼跃笑着拿出手机,但他并没有给苏晴打电话,这事儿他觉得还是应该直接给周呈宣说。

    周呈宣毕竟是刑警队的大队长,这事情在他口中说出来的分量绝对远远超过苏晴啊。

    “周队。”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陈鱼跃一边打电话一边把自己的碗往前递过去,示意赵逍遥给他夹点肉,再不夹就被杜破武给吃光了。

    赵逍遥很利索,一只手拦住杜破武的筷子,一只手给陈鱼跃碗里夹肉。

    “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一下。”陈鱼跃道。

    赵逍遥把一碗肉递给陈鱼跃,陈鱼跃低头一边吃肉一边讲电话。

    而赵逍遥想给自己夹肉的时候却发现剩下的都被杜破武吃光了!第一锅涮牛肉他一块都没吃上!

    “昨天百达公寓的事情警方有什么新进展没有。”陈鱼跃边吃边问。

    周呈宣的声音突然打起了精神:“怎么,你是不是有什么消息?”

    “我还真有点消息,而且消息及其可靠。”陈鱼跃道:“不过咱们先说好,我告诉你之后你别问我怎么知道的,也别问我那些我没办法回答的问题。”

    “行,我什么都不问,这样可以吧?”周呈宣在电话另一端道。

    “昨天纵火的人跟抓捕的那些失足女中一个叫A米的认识,你们可以重点突破一下。”陈鱼跃道:“只要你们突破了这个女人的嘴,肯定能得到不少的信息呢。”

    “你是怎么知道的?”周呈宣忍不住问道。

    “周队,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不要问我为什么。”陈鱼跃道:“你说了什么都不问。”

    周呈宣拍了拍自己的嘴巴:“行行行,我什么都不问,你继续说。”

    “这个A米在百达公寓有两个房间,其中一个她高价短租给了一个外地人,而这个外地人就是纵火的根源,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么多了。”陈鱼跃笑了笑:“周队,祝你成功。”

    “老鱼,我说你可以啊。”周呈宣道:“你知道的事情可真够全的,我们警方都审这么久了也没问出点有用的信息。”

    陈鱼跃苦笑一声:“别叫老鱼,太难听了,跟我科比老大的队友费舍尔重名了。”

    “哟,你也看NBA啊。”周呈宣愣了一下:“不过你这个年纪应该是喜欢老詹库里或者是哈登杜兰特威少吧?‘我科’应该是我这代人的偶像吧?”

    “别提威少了,去年我还觉得他那三双是真牛逼,今年毒瘤社会瓜和泡椒都去雷霆了,他还在‘卡锋’亚当斯的帮助下刷三双呢,我是对他失望了。”陈鱼跃摇摇头。

    赵逍遥苦笑着敲了敲桌子,示意陈鱼跃跑题了。

    陈鱼跃这才拍拍脑门:“周队,我就不跟你扯淡打扰你了,你抓紧时间审,最好通过媒体放出一些关于通过她审出线索来的消息。”

    周呈宣愣了一下:“哦?看来你是别有用意啊。”

    “这事儿就麻烦你了,周队,回头我请你吃饭。”陈鱼跃又吃了一口肥牛:“这个什么东府肥牛的味道还真不错呢。”

    “你小子可以啊,吃得起东府肥牛的涮肉?”周呈宣哈哈大笑几声:“这我可没口福了,我还真不敢跟你去吃。”

    陈鱼跃一听就知道原因了。

    “行了,不打扰你吃肉,你的事儿交给我了。”周呈宣说完就挂了电话。

    陈鱼跃放下手机敲了敲涮锅:“这肥牛多少钱一盘?”

    “两千三百八。”赵逍遥道。

    这时候服务员又送上来两盘肥牛。

    陈鱼跃直接喝斥:“退回去!退退退!我这是吃的牛魔王的肉吧?一盘肉也就半斤!这都折合五千多块钱一斤了!四百斤的肉牛犊才六七千块钱一头!”

    赵逍遥哪有什么价格概念啊,被骂的一头懵圈,乖乖退掉了牛肉。

    他可是一口还没吃呢!

    “杜破武,我告诉你,他以后吃饭再找这种地方你就揍他,以后你们两个人一顿饭的标准不能超过一百。”陈鱼跃不爽道:“有钱奢侈浪费不如多关注关注慈善项目,你不是有钱吗,你去把网上众筹救济一个遍,我看你口袋还能不能剩下!”

    比起烤肉店的奢侈,此刻天海大学食堂内的餐桌上就简单多了,干煸豆角,清炒土豆丝,木须肉,水果沙拉,外加三碗清粥。

    赵炜彤和林烟白的情绪都很低落,叶筱夭也很郁闷,其实她已经很饿了,可是却真的吃不进去东西。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