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阿嚏——!

    陈鱼跃已经连续打好多个喷嚏了。

    “哥,你是不是感冒了?”杜破武关心的问道:“你这都打几十个喷嚏了吧,就算是有人骂你呢,也该骂累了吧?”

    陈鱼跃揉揉鼻子,一点堵塞感也没有 ,他觉得自己现在的情况非常好,一点也没有感冒的迹象啊。

    “一定是有人在骂我。”陈鱼跃非常肯定:“我估计是昨天那些人开会呢,没错,一定是他们开会提到我了,然后就一人一句各抒己见的骂我呢。”

    杜破武唏嘘道:“那他们的人可真够多的,这还没骂完呢?”

    陈鱼跃拿起矿泉水喝了几口,等那鼻痒的感觉彻底消失之后,他才拿起啃了一半儿的肉夹馍继续吃。

    这是离开那个涮肉店之后买的,当陈鱼跃知道那里东西那么贵之后,就让赵逍遥结账走人了。

    他知道赵逍遥能吃的起,他也知道那点钱在赵逍遥眼里不算什么。

    但是这种又奢侈又黑又宰人的地方,偶尔去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可赵逍遥拿着这种死贵死贵的店当做“沙县大酒店”来吃可就不行了。

    日积月累要浪费多少钱啊,这些钱干点什么有意义的事情都比浪费在吃的上面强。

    所以三人没有继续吃涮肉,而是出门找了个肉夹馍店,买了十个肉夹馍外加三杯热豆浆,一共才花了八十二块钱!这点钱估计都不够在刚才那个店里买一片儿牛肉。

    “终于找到了!哥,我找到那辆黑色轿车了!”

    斯宾特房车内,赵逍遥一边吃着肉夹馍一边激动的站起来,重重的碰了脑袋才安静的坐下,他扭了扭几乎僵硬的腰胯:“这些家伙真的是太狡猾了。”

    由于百达广场失火,导致附近电路都烧毁,即便是靠近百达广场道路的监控都没留下什么东西,所以赵逍遥想找昨晚上的那几辆车很不容易。

    按理说,即便是百达周围的监控受损,但是根据时间推算,赵逍遥也应该很容易找到在百达公寓离开的车辆。

    可是因为失火,再加上有人危言耸听,导致很多百达公寓地下停车场的很多汽车车主担心被烧而把车开了出来。

    即便昨天有警察疏通交通,但在百达公寓开出来的车还是数不胜数,根本就没办法通过赵逍遥找到的监控来查看,密密麻麻的车那么多怎么找啊。

    他这是废了好大的功夫才终于追踪到那辆黑色轿车,他迅速把黑色轿车最后出现影像的监控位置找到给陈鱼跃看。

    陈鱼跃看了眼周边卫星地图的情况,黑色轿车在这个地方拐弯之后就只有一个去处,而那地方就是个偏僻的江滩,什么都没有。

    ”哥,我们要不要过去看一看究竟什么情况。”杜破武道。

    陈鱼跃摇了摇头:“那地方什么都没有,还是不去为妙,而且出入就这一个口,车没出来就一定有问题。”

    “那有什么的!”杜破武道:“这样,你们不去,我开高R过去瞅一眼,看看那辆车是不是还在。”

    “不行。”陈鱼跃摇摇头:“至少现在不能去。”

    赵逍遥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经黑了啊。

    “还要等到多晚?难道要等到半夜?”杜破武也指了指窗外:“哥,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你放心就行,我去了只是看一眼,什么都不做。”

    “我说了不行。”陈鱼跃很坚持:“等晚一点的时候我会自己去。”

    杜破武特别扫兴:“怎么又是你自己去啊,你现在什么事情都自己做,那还要我们干嘛啊?”

    “听三哥的。”赵逍遥还是很听话的:“就我们现在这样,要我们干嘛也干不了吧。”

    杜破武一听脸都黑了,这臭小子又说大实话,揭他的伤疤,就他现在的身体情况,若真碰上对方的人就麻烦了,估计两个明劲级的家伙就能把他给解决掉。

    但他实在是不喜欢这种当废人的感觉。

    陈鱼跃很理解的拍了拍杜破武的肩膀:“习惯一下就好,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不舒服。”

    “哥,你没办法理解我这种感觉,根本就习惯不了。”杜破武道。

    陈鱼跃却笑着摇了摇头:“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有心无力像个废人一样是什么感觉了。任何人都没有我感受到的更清楚。”

    杜破武愣了一下,脸上写满了疑惑。

    赵逍遥突然抬起头,他知道陈鱼跃的话是什么意思。

    当初陈鱼跃重伤疗养期间,他们五个人为求自保而不得不按照军师的安排捅出娄子被开掉,然后又踏上了亡命之途。

    这一切陈鱼跃都知道,龙玥灵全都告诉了他。

    可那时候的陈鱼跃每日只能躺在病床上,什么都做不了!

    他就像个废人一样眼睁睁的看着某只黑手在暗处袭向他的兄弟们。

    那只黑手想要把他们全部都给捏死!可他却躺在病床上无动于衷!他不是不想动,而是他根本就动不了!

    那种有心无力的感觉是陈鱼跃这一辈子最不想品尝的滋味了。

    杜破武现在这种感觉和陈鱼跃当初的那种感觉比起来根本就不值一提。

    “哥,我错了。”当杜破武意识到陈鱼跃这话里的意思之后,马上低头认错了:“我不会再乱说话了。”

    “你什么时候不乱说话了,反而就不是你了。”赵逍遥这话看似埋怨,却也是给杜破武宽心,让他知道三哥了解他的性格,不会因为他乱说话而怪他。”

    陈鱼跃拿起一个肉夹馍递给杜破武:“快点趁热吃吧,以后也不吃他家了,肉那么少也太不值了。”

    “三哥,七块钱一个,你还想里边有多少肉啊?”赵逍遥欲哭无泪:“我都说了,要精肉加蛋的,不能要标准的,这标准的肉肯定少啊。”

    陈鱼跃很不屑,或许是犇羴鱻做生意太实在了,所以陈鱼跃习惯了那种实实在在的生意人,尤其是在吃的上面,他总是不自觉的拿别家和犇羴鱻比较。

    就说这肉夹馍吧,就夹这么点肉,在犇羴鱻最多好意思卖个三、四块钱。

    随着时间的流失,那辆黑色汽车依然没有出现在监控内。

    陈鱼跃觉得差不多了,便示意杜破武和赵逍遥两人下房车跟他上小车。

    杜破武喜出望外:“哥,你要带我们一起去?”

    “吃饱了也该去活动活动了。”

    赵逍遥笑着和杜破武击掌,兴奋的就像两个孩子。

    ……

    黑夜。

    高R犹如一个精灵直奔目标地点。

    当陈鱼跃他们来到这片江滩的时候,发现这里空无一片,什么都没有。

    车一停下,陈鱼跃就率先开门走下车来,赵逍遥和杜破武也马上开门走下车来。

    江滩上的夜风有些凉,陈鱼跃径直走向了江边。

    杜破武和赵逍遥相互看了一眼也紧跟上前,警惕的看着四周,敏锐的感受着这里一切的风吹草动之声。

    “哥,那辆车明明是来了这里根本就没有出去,怎么可能会什么都没有呢。”赵逍遥非常不解:“这不可能啊。”

    杜破武用脚使劲跺了几下地面:“总不能是遁地了吧?”

    赵逍遥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脑子能不能正常点,就算遁地也要挖坑啊!你看这里哪有挖坑的迹象啊。”

    “我就是随口一说,你什么时候这么认真了?少找我茬!”杜破武哼了一声。

    陈鱼跃没有理会两人的争执,看了看湍急的江水,嘴角露出一丝令人玩味的冷笑:“不用找了。”

    赵逍遥和杜破武这才停下口舌之争,沿着陈鱼跃的目光看了向了江水。

    “不会吧?”杜破武愣了一下:“直接把那车开进江里了?”

    “你觉得呢?”陈鱼跃没有回答杜破武,而是反问赵逍遥。

    赵逍遥摸着下巴点了点头:“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一劳永逸。”

    “他们为什么要把车开进江里?”杜破武道:“难道他们找个地方把车藏起来不行吗?没必要吧?”

    赵逍遥解释道:“当然有必要。现在对方已经知道我们盯上了他们的这辆车,不然的话我们也不会找到百达公寓把许伊医生救走。所以这辆车已经列入他们的黑名单里。”

    陈鱼跃点了点头,继续道:“要知道,这辆车涉嫌绑架许伊医生,警方一旦从百达公寓的事情追查起来,这辆车也很容易进入警方的视野。”

    “虽然他们尽可能的避开所有监控把车开到这里,但是仍然有被找到的嫌疑。”赵逍遥接过话:“所以他们直接把车开进江中,这样的话,即便是会被打捞出来,汽车在湍急的江水底冲刷了那么久,也不会留下任何他们的作案证据了。”

    杜破武呸了一声:“这帮孙子还真的是够精明的。”

    “他们很清楚他们在暗处的好处,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们都绝对不会暴露他们。”陈鱼跃道:“这是我们面对的最大难题,也是我们最难解决的麻烦。”

    “哥,你放心吧,只要狐狸出来了,就一定会留下脚印。”赵逍遥冷笑一声:“我就不相信找不到他们的蛛丝马迹!”

    “没错!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杜破武捏了捏拳头:“等找到他们,看我不一个一个捏爆他们的脑袋!”

    “行了,先看看自己什么情况再吹吧。”陈鱼跃拆台道。

    若是其他人拆台,杜破武早就翻脸了,可面对陈鱼跃拆台,他也只是嘿嘿的傻笑两声就算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