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鱼跃岂能看不出陈冬手指受伤,但他猜得出这小子手指是谁弄伤了,又是为何弄伤了,所以才故意视而不见。

    哪知道这小子自己心中没数儿,还要强调。

    陈冬以为陈鱼跃来了,自己就有了靠山,当即告状:“哥,你说你的名号在这好使,可我还是被人欺负了,看见没,断了。”

    许伊有些紧张,犇羴鱻在心中瞬间变成了一个雇佣童工还虐待员工的地方。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大牛跨步上前就把陈冬拎到身旁,急忙向着陈鱼跃解释:“勇哥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教育他!”

    陈鱼跃微微一笑,抬手示意大牛不需要跟他解释。

    既然陈鱼跃会把陈冬这个小地痞三只手送来这里,就绝不会对王勇的“教育方式”有任何的质疑。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你们怎么会用这种小孩子做事?”许伊心中已经暗定决定,若觉得不对劲她就报警。

    陈鱼跃看出了许伊的担心,伸手对陈冬示意过来。

    陈冬有底气了,一把将大牛的手给甩开,昂首挺胸的走到陈鱼跃身边,他见识过陈鱼跃的身手,打架很厉害,所以陈冬才如此有自信。

    然而陈鱼跃并没有像陈冬想象中那样教育大牛,反而一把就揪住了他陈冬的耳朵!

    “哎呀!哥!哥!哥!哥!疼!疼!疼!疼!”

    在陈冬这反应上来看,陈鱼跃下手绝对够重。

    许伊和大牛都懵了,不解陈鱼跃为何如此。

    “如果你还敢再偷,就不是敲断你手指头那么简单了。”陈鱼跃道:“我会让勇哥直接打断你的手,若还继续不改,我就亲自卸了你这条胳膊。”

    许伊听得都惊呆了。

    大牛忍不住呵呵憨笑起来。

    陈冬面如死鱼,却又不敢怒也不敢言,捂着自己差点被陈鱼跃揪掉的耳朵轻揉着。

    “偷什么了?”陈鱼跃追问。

    陈冬低着头不肯说话。

    “偷客人钱包。”大牛马上道:“客人吃完饭结账离开的时候,他把客人钱包偷了,那客人刚上车就发现了,以为自己落在前台了,就返回来找,勇哥一倒监控就看见这小子动手了。”

    许伊意识到这个童工的事情似乎有很多内情,就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听陈鱼跃的处理。

    陈鱼跃眼含杀气的看向陈冬,陈冬赶紧低头。

    大牛继续道:“因为这事儿客人当场翻脸要找警察,勇哥免单退钱才把事情平了,可这小子却一点记性都不长,没俩小时呢手又痒了,若不是勇哥一直都关注着他,没等他偷第二个客人就把他拉住,他指不定还会惹出什么麻烦呢。”

    陈鱼跃抬手猛戳陈冬的脑袋:“你这里边都是什么?”

    “勇哥实在是生气,觉得他小子再不处理就废了,就拿烤肉钎子狠抽了他这两根手指。”大牛道:“就是肿了点,但他却非要说断了。”

    陈鱼跃皱了皱眉头:“指头断了都是装的?你还有没有点实话?”

    陈冬抬头白了大牛一眼:“打小报告的人生孩子没屁……”

    大牛一个眼神瞪过来,吓得陈冬硬是讲吐到嘴边的一个“眼”字咽了下去。

    “你信不信我抽你?”大牛瞪起眼的时候还是很骇人的。

    “你别吓唬孩子。”许伊还是心太善良,见不得这种情况。

    大牛看了看许伊,又看了看陈鱼跃,似乎是询问她是谁。

    “行了,去干活,以后少整事儿。”陈鱼跃对陈冬道。

    大牛直接拉着他就走。

    许伊有些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情况啊?他不是你弟弟吗?在饭店里做童工?这是违法的啊。”

    “他是个孤儿,高铁站混饭吃的小偷。”陈鱼跃等大牛把陈冬带走之后才向许伊解释:“偷钱包的时候被我看到了,我看他还小,如果任凭他和那些地痞混混流氓们搅在一起,这辈子就完蛋了,所以就把他带到这边了。”

    许伊略微明白了一些。

    “勇哥以前也是个混混,但浪子回头金不换,好好经营犇羴鱻也一样能养家糊口,正经生意赚的钱或许辛苦,但是干干净净的钱花起来没有压力。”陈鱼跃笑了笑。

    “你和老板很熟?”

    陈鱼跃点点头:“嗯。”

    王勇见陈鱼跃来了就迎了出来,见他带来新朋友便赶紧道:“在外边聊什么呢,先进屋。”

    “走吧。”陈鱼跃请许伊道:“这就是勇哥。”

    “勇哥好。”许伊客气的打了个招呼。

    “这是市立医院急诊科的许伊医生,这段时间帮了我很多忙。”陈鱼跃笑着介绍道。

    王勇笑着点点头:“许伊医生快请进,呵呵,我前阵子在市立医院住院的时候没见过你啊。”

    “我刚调来市立医院还没多久,以前是在乡镇医院。”许伊道:“勇哥,现在还有座位吗?”

    “有,你们来肯定有。”王勇一边招呼许伊进店,一边让人在前台旁边撑一个小桌,拿两个马扎,给他们加个桌儿:“条件不太好,委屈许伊医生了。”

    许伊可不觉得有什么委屈。

    现在这个时间犇羴鱻早就爆满了,能给他们在前台旁边加个桌儿是很特殊的待遇,毕竟靠着人家收钱的地方,很敏感的。

    “这里不合适吧?”许伊看了眼陈鱼跃。

    陈鱼跃却示意她坐下:“有什么不合适的,快坐吧。”

    许伊有些拘束的坐了下来。

    这时一个单间的客人走出来,见到陈鱼跃热情道:“陈老板,再给我桌儿加二斤羊排,来一扎原浆!”

    “好勒,我让他们马上给你们送过去。”陈鱼跃笑着回应。

    许伊这才恍然大悟的看着陈鱼跃,惊愕了半天才问出口:“你……你也是这里的老板?”

    “怎么,不像吗?”陈鱼跃上下看了看自己:“我觉得挺像啊,哈哈,快点看看菜单上有没有自己喜欢吃的,我好早点让他们准备。”

    许伊有些哭笑不得:“你不是天亚集团的保安吗,没想到还是个饭店老板呢,藏的真够深的。”

    “我算什么老板啊,就是跟着勇哥沾沾光罢了。”陈鱼跃道。

    “那吃什么你说了算,我也没来过,你推荐吧。”许伊笑了笑:“既然你是老板了,我就不客气了,我现在可是很饿了……”

    =======

    ps:新年第一个星期,老仙我也算拼了半条命给兄弟们加更了,求点订阅和打赏,只为求个新年的好彩头,也愿诸位衣食父母新年多多发财,关注“笔仙在梦游”微信公众号,参与更多的新年活动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