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与此同时,天海大学的食堂里已经几乎没有多少就餐的学生了,食堂内的工作人员也都基本休息了,只剩下几个勤工俭学的困难学生帮忙打扫和整理。

    林麒沉着脸坐在一张餐桌前,对面是心情不悦的林烟白,隔壁则是他寝室的三人组,三人吃饱喝足都困了,可林麒没有说走,他们也都只好无精打采的陪着。

    这是自从张濡命人把他带走之后,他回到天海大学重获自由的第一天。

    因为这件事情他都和张濡翻脸了,负责看管他的几个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被他给打了。

    林麒再不济,那也是林家林百里的小儿子,被打的那些家伙只能把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就连张濡堂堂林家大管家,在林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也没能逃出林麒的一顿拳头。

    当然,张濡若是还手,林麒肯定不是对手,可张濡不能还手,任凭林麒辱骂暴揍。

    这件事情最后悔的便是张濡,他真的没想到陈鱼跃居然能够挺过这次。

    当长宁宫山庄事件爆发之后,张濡便知道陈鱼跃翻盘了,毕竟他是和从枭仅有的两个目睹程布服毒的人之一。

    陈鱼跃能翻盘便意味着他拥有张濡无法预估的能力,远远超出张濡的想象。

    而这次的事情又很有可能导致林麒在未来有需求的时候失去陈鱼跃。

    正可谓瞬息之间风云变幻,张濡现在谈后悔已经晚了。

    “小麒,或许事情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复杂。”林烟白安慰道:“说不定他并不在意这件事情,况且现在已经没有事情了,陈鱼跃他们都已经安全了。”

    “姐,人家有危难的时候我们明明可以帮忙却什么也没有做!”林麒道:“这让人家怎么想我!”

    “但是这件事情并不在于你,是张叔担心你危险。我觉得陈鱼跃应该能理解,他不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的人。”林烟白说这番话的时候也是一种自我安慰。

    林麒苦笑一声:“姐,他们今天中午去吃饭都没带你,你觉得他能理解吗?”

    “是我自己不想去。”林烟白低头道。

    林麒拍了拍脑门:“你还安慰我呢,其实你自己心里都没有办法相信他会原谅我们。”

    相隔了三张餐桌之外的张濡实在忍不住开口了:“即便我们这次没有出手帮他,但他依然还欠我们林家一条命。”

    “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林麒回头怒瞪:“别以为一次恩惠就能绑住别人一辈子,你只是想让陈鱼跃在我需要的时候帮我卖命,但我可不是那么想的,我希望能和他成为朋友,成为自己人,即便他以后会帮我,那也是为了我这个人,而不是为了上次那一件事!”

    张濡被喷的抬不起头,只好作罢。

    “张叔,您先回去吧,我会开导小麒的。”林烟白见张濡现在的处境也很尴尬,便试图缓解。

    “你听到没有,连我姐都想让你滚了,你就滚吧,我求求你别再烦我了,我现在不想见到你!”林麒恼怒道:“你是不是非要亲手毁了我的未来你才开心?”

    张濡听到这话真的很伤心,毕竟他是诚心实意想保林麒的人。

    “小麒!有你这样说话的吗!”林烟白一瞪眼:“张叔做的任何事情都是为了林家,为了你而考虑的,即便是错了也并非他所希望的。”

    林烟白很少生气,所以当她生气的时候林麒往往都会冷静下来。

    “林少,你放心,只要你还在天海上学,他也要留在天海,我们有的是机会可以挽回。”张濡道:“我保证,以后陈鱼跃的任何事情我都会尽可能的帮你去进行维护。”

    “一万次的锦上添花也比不上一次雪中送炭。”林麒道:“我亲自去送碳的机会都被你给毁了!”

    “不。”张濡却摇了摇头:“我敢对你保证,这绝对不是唯一一次你亲手为他雪中送炭的机会。这种机会以后会多的是……”

    说到这里张濡却虚了。

    这种机会越多,对于他们而言就越不是好事儿,越能证明陈鱼跃是个麻烦的危险人物。

    “你能不能先滚出我的视野之中?我现在真的不想和你说话!”林麒的懊恼可并不只是因为陈鱼跃,还因为毕颖,原本这是大好的机会可以送殷勤,但现在全被张濡搞砸了。

    下一次即便是有机会,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要等多久。

    张濡准备离开,但他必须要强调自己的出发点:“林少,我不求你能理解我,我只希望你能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别拿‘为了我’这三个字替我做决定。”林麒真的生气了:“如果我决定不再做行尸走肉,那也意味着我绝对不会做任何人的牵线木偶!”

    这话犹如锋利的箭矢直接射穿了张濡的心窝!

    “林麒!你怎么说话呢!”林烟白听到他这话脱口而出的时候根本没办法阻拦。

    正所谓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

    张濡对林麒可谓是尽心尽力这么多年,而林麒居然因为陈鱼跃的事情而说出如此伤人的话,他这句话表示出了自己对张濡的“怀疑”,这才是刺骨寒心的根本之处。

    已经站起身的张濡愣了足足七、八秒钟的时间才回过神儿来。

    他什么话都没说,没有任何解释的径直走向餐厅门口,再也没有回过头来。

    “林麒!你怎么能够说这种话呢!”林烟白是真的着急了,张濡作为林麒在林家内部唯一的一棵大树,是绝对不能挥斧去砍其枝叶的。

    而林麒这句话已经超出了砍其枝叶的范围,直接就砍在了树根上。

    林麒说完这话也后悔了,先不说张濡究竟是否有把林麒当做牵线木偶的想法,无论是有还是没有,对于张濡而言都是一种打击。

    对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都是一种巨大的伤害!

    可林麒却不想承认自己的后悔,在张濡还没彻底离开餐厅前,故意大声说:“那谁给他的权利直接控制我!那天若不是他把我拦住就不会出现今天的事情了!”

    林烟白的反应很快,马上跟道:“张叔那么做肯定都是大伯的意思!你怎么能如此误会他!”

    她不管这事情是不是张濡自作主张,都要这样说出来,让张濡认为他们是这样想的。

    而张濡依然没有回头的离开了天海大学餐厅。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