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当张濡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林烟白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

    这时候林麒才意识到了自己的话有些过重了。

    “你知道你刚才那番话意味着什么吗?”林烟白瞪眼问道。

    林麒心里虽然后悔,但嘴上却依然强硬:“没事的姐,回头我给他道个歉就行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儿……”

    “这还不是大事儿?”林烟白真是被气的无言以对了:“人心难收却易伤,你觉得这事情无所谓,可对张濡而言可没那么简单。”

    “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林麒皱了皱眉头道:“行了,你就放心吧。”

    “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林烟白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林家唯一能帮助你的人就只有他了,难道你自己连这么点危机感都没有吗?”

    林麒终于低下头,承认了他在这件事情上的行为做法实在是不成熟的事实:“事已至此,我……我还能怎么弥补?”

    “没有办法弥补。”林烟白道:“无论你刚才的那番话究竟是否说中了张濡的内心,都没有办法弥补了。”

    林麒忍不住再次皱起眉头:“姐,那你觉得我刚才的话究竟是否说中了?”

    林烟白沉默了片刻,她不知道自己的答案是否正确,所以她没有办法开口回答。

    但在这一点上林麒的想法并没有错误,他已经考虑张濡是想把自己当做牵线木偶了,说明他的心思已经摆正了。

    这对于林麒而言是一件好事儿。

    可怕的是,如果林麒的话真的说中了,那他们面临的可就是完全陌生的未知了。

    林烟白不希望面对那种未知,那会令她感到恐惧和无助。

    “小麒,不管怎么样,如果你现在就失去了张濡的人心,那恐怕连去争取你此刻心中想法的机会都没有了……”林烟白这话绝非危言耸听。

    没有张濡的支持,林麒凭什么去和二叔争?凭什么去和他的哥哥争?

    那个时候他将失去一切的资本,即便是有野心又能怎么样?如果没有人会把他带到足以和二叔和大哥争权的平台上,他就算有再大的野心也毫无意义。

    “真没想到,我林麒在林家还不如一个管家。我还真是失败,这辈子真的白活了。”

    “你才十八岁,谈什么这辈子。”林烟白见林麒的压力过大,便试图帮他缓解:“你还有机会。”

    “我现在不但失去了陈鱼跃,还失去了张濡,如今会在我身边的人只剩下你了姐。”林麒苦笑一声:“其实你不应该跟我走那么近。”

    “你说什么呢。”林烟白道:“你是我弟弟,我当然要在你需要的时候站在你身边。”

    “玲珑是我姐,也是你姐,林胤翔是我哥,也是你哥,你可以选择和他们亲近,而不是和我走那么近。”林麒摇摇头:“如果二叔真的有心要拿回他以为本应该属于他的林家,无论是我姐林玲珑,还是我哥林胤翔,最终都只不过是他利用的工具,最后的林家只会落在堂哥林翔洲的手里……对,姐,你应该和二叔家二姐林鹭宇走的近一些,这样二叔以后拿到家主权才不会对你和婶婶太过绝情!”

    林烟白瞪眼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这才什么时候,你就想这些事情,大伯虽然年迈身体不适,但却还没有到那个地步,你想的未免也太早了。而且……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抛弃你。就算最后我和妈可能被赶出林家,我也不会刻意的去亲近原本就不喜欢我的鹭宇姐。”

    “鹭宇姐其实并不是讨厌你,她就是有点嫉妒你比她漂亮而已。”林麒苦笑道。

    “好了,这个话题我们还是打住吧,若让大伯听到肯定会骂我们再咒他了。”林烟白才哭笑不得呢。

    林麒终于在失落中回过神儿来,该面对的现实还是要面对的。

    “我现在就去追上张濡道歉。”林麒突然站起身,他的命运必须他自己掌握,如果他自己都不试图挽回,那才是真的可怕了呢。

    现如今林烟白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让林麒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去做。

    林麒二话不说拔腿就追了出去。

    他寝室的三人组都傻眼了,一时间也来不及多想,迅速起身就要跟着林麒追出去。

    “你们三个站住!”林烟白很少这样大声说话。

    三人纷纷停下脚步,一脸茫然的回头看着林烟白。

    林烟白绝对是个有气质的小女神,但他们三个人可不敢有半点的非分之想,纷纷道:“林姐还有什么吩咐吗?”

    林烟白一点都不习惯这个称呼:“你们三个别追了。”

    “可是麒哥他……”别看林麒年纪最小,但是寝室的这三个人都会尊称他叫麒哥。

    “他的事情他自己会处理好的,你们去了只会给他添乱。”林烟白道:“你们都回寝室吧。”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傻了。

    林麒曾经和他们说过,如果他有麻烦的时候希望他们三个永远都能站在他身边,作为兄弟他们当然记得林麒这话。

    可他们也知道,林麒最听他这个姐姐的话,所以一时之间三人都有些犹豫,不知道究竟应该听谁的。

    “我可不是在和你们商量。”林烟白迫不得已命令道。

    三人这才乖乖回寝室了。

    林烟白叹了一声,这次林麒能不能挽回张濡被伤的心,就要看他自己了,没有人能帮的上他。

    就在这时,林烟白的手机响了。

    “叶老师?”林烟白见是叶筱夭的电话,便迅速接通。

    “没外人的时候就不用叫老师。”叶筱夭笑了笑:“烟白,我现在马上快到学校了,炜彤有事情着急回燕京了,没有给我留下寝室钥匙,我准备去收拾一下我的东西。”

    林烟白怔了一下,虽然好奇但却并没有多问赵炜彤的事情:“好的,妖精姐,我现在就去寝室等你。”

    “嗯嗯,我到学校之后马上去寝室找你,等我哦。”叶筱夭说完便挂了电话。

    陈鱼跃已经开车经过了来到学校的最后一个红绿灯,眼看就要到学校了。

    “下班回家路上小心开车。”叶雪芙提前嘱咐道。

    “知道了。”妖精点点头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