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赵海看得出来,现在这边的几个保安都以夏柯为首。

    这也很正常,毕竟当初陈鱼跃刚来的时候,敢表现出和陈鱼跃站在一个队伍里的人就只有老宋和夏柯。

    所以当陈鱼跃成功上位之后,夏柯在保安部的地位明显提高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谁让人家赌对了呢。

    “夏柯,以前当哥的的确做了不少糊涂事,我再给你道个歉。”赵海说完就点着了打火机给夏柯点烟。

    这换做是以前,夏柯想都别想,别说让赵海给他点烟了,就算是给赵海点烟都轮不上他。

    夏柯笑了笑,接受了赵海的示好,但这可不代表他会善待赵海:“海哥,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我真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兄弟,你现在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就算经济上有些困难也还有家里人扶持。”赵海苦笑两声:“我可不行,上有老,下有小,都张着嘴等着吃饭呢,我有我的苦衷,希望你能理解。”

    “你有苦衷就能随便扣我钱咯?”夏柯抽了口烟冷笑几声:“现在知道什么是报应了?”

    赵海强忍着心里的不悦,装出一脸的笑容:“是是是,报应啊……当初我做那么多破事儿,现在遭报应也是活该。”

    “知道就好。”夏柯道:“还能抽得起中华,那也不至于太落魄,晚上是不是安排两桌请一请兄弟们?”

    赵海有些为难的笑了笑,在另外一个口袋掏出盒最便宜的红双喜。

    夏柯愣了一下。

    “不瞒兄弟,我现在的确手头紧。”赵海说着把那盒硬中华塞给夏柯:“这也是为了给兄弟们道个歉才买的。”

    赵海为了回来给甄乾送了不少礼,而且也答应甄乾晚上要请客了,而且是去高档地方安排,因为他们要请的人是宋亮,整个保安部除了陈鱼跃之外地位最高的老宋!

    甄乾已经短信告诉赵海了,宋亮答应了他们的邀请。

    所以即便赵海还有闲钱请保安部其他人,今天晚上也没有时间了。

    “哎哟,都过的那么惨了,你还是留下自己抽吧。”夏柯才不会要他这一盒破烟呢。

    赵海尴尬的笑了笑。

    “海哥,行了,你脸皮厚,我已经见识了,你就不用装了。”夏柯不屑道:“甄乾都把你给绿了,你还能找他托关系回来上班,厉害了,我的海哥。”

    赵海的脸色已经彻底沉了下来。

    夏柯怎么说他都可以,但是这件事情却是一个禁忌,如果夏柯拿这件事情羞辱他,他肯定是无法接受的。

    当夏柯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其余几个小保安也都纷纷笑出声来。

    如今的赵海在他们面前根本就不算什么,完全不需要理会和顾忌他的感受。

    “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多少都顶点绿,哈哈哈,海哥,你也不用多想,这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就是就是,想开点海哥,嫂子这事儿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当然是选择原谅她了。”

    几个小保安都跟着嘲笑道。

    赵海的脸色越发难看,但他依然强忍着。

    他知道现在回来工作不容易,所以不能轻易发火。

    “对了,哥几个,现在的人都说绿色是原谅色,绿帽子是什么意思也不需要多讲就都明白,但是你们有几个知道来由的?”夏柯突然道。

    他真的完全当赵海不存在似的。

    赵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拳头已经攥紧了。

    “不知道啊!”

    “柯子哥,你知道吗?”

    “对啊,你若是知道就给我们普及普及啊。”

    几个人七嘴八舌道。

    “海哥,你别介意,我们没别的意思,只是随便瞎聊。”夏柯看了看赵海那驴肝肺一样的脸色:“大家都是自己兄弟,说话嘴巴也没个把门儿的。”

    赵海的拳头有些颤抖,颧骨上的横肉也忍不住抖动着,但却一言不发的强压怒火。

    “既然兄弟们都不知道,那我就给兄弟们普及普及常识。”夏柯大手一挥:“为什么‘绿帽子’成了代表呢,为什么不是‘红帽子’或者是‘黄帽子’‘蓝帽子’呢?”

    “为什么啊?”几个人异口同声道。

    夏柯轻咳两声:“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夫妻,这个女的是一个娇艳可人风韵犹存的妇人,平时在家里做点线活贴补家用,因为她长得貌美风韵犹存,所以就会招来一些狂蜂浪蝶的追求。”

    “潘金莲么?”

    “你闭嘴吧你,听柯哥说!”

    夏柯嘿嘿一笑,压手示意大家别吵吵:“这个妇人的丈夫呢是一个生意人,所以要经常到外地谈生意,这两口子的日子过得就比较的富裕,饱暖思淫欲,这妇人在丈夫外出的日子里不免寂寞难耐咯。”

    “哎呀,这和海哥的情况不一样啊,海哥可不是生意人啊。”

    也不知道哪个该死的小子,大胆的直接刺激道。

    赵海真的差点就动手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又不是说海哥呢,我说的是古时候的故事。”夏柯哈哈大笑道:“好好听着!”

    “是是是!”

    “终于有一天啊,这个妇人忍不住跟街市的一个小混混勾搭上了,小混混就在男人外出做生意的时候找妇人巫山**地在一起厮混。有一次这个男人回家后三个月都没有外出,那混混就天天在他们家附近打转。”夏柯讲的很认真:“一天,这男的骑着马到城外打猎经过街市,那混混儿见了非常高兴,以为他又要外出做生意,当晚就迫不及待地窜进了妇人的卧室准备大战,但那男人却突然回来了,差点把他抓住,那混混就直接在床底藏了一夜!”

    “那后来呢?”真没听过这故事的小保安好奇道。

    “后来呀,那妇人就让混混给他带来一块绿色的布,做了一顶帽子给她丈夫,还和那混混约定好,当他看见男人带绿帽子外出的时候就可以来!”夏柯道:“过了几天啊,这个男人又要外出做生意了,妇人赶紧拿出那顶绿帽子让丈夫带上,说这颜色让你看起来很俊俏,以后你每次外出我都为你做一顶新的,就像我跟在你身边一样,你就不用牵挂我了,男人听了还很开心,真以为自己很俊,高高兴兴戴着帽子得意洋洋的穿过街市去外地跑生意,当晚他妻子就和那混混睡在了他的床上!”

    众人听得哈哈大笑,谁都没有理会赵海的脸色。

    “以后那混混看见了那男人戴着绿帽子外出时就会心花怒放的说,你的绿帽子可真是很俊啊!”夏柯说完,还故意看了赵海一眼:“海哥,这故事你肯定听过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