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冬被陈鱼跃在网咖带出来之后直接送去诊所打消肿针,处理身上的淤青伤口。

    中途陈冬多次表示自己的感激,但陈鱼跃却并不领情,一直骂他这叫活该,这叫咎由自取,就该让人打死他。

    而陈冬的态度还算端正,不断的说自己就是一时糊涂,所以才犯傻了,以后说什么都不敢再这样做了。

    输液尚未结束的时候,陈鱼跃就一把扯掉了陈冬手上的针管:“买身衣服去。”

    “啊?”陈冬一脸懵圈:“我这……不治了?”

    “时间不够了。”陈鱼跃直接拖着鼻青脸肿的陈冬就走了,来到天海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找了一家卖运动装的外贸店随便挑了两身衣服。

    陈冬看了之后是要多嫌弃就有多嫌弃。

    “这都假的,一看就看的出来。”陈冬道:“我身上起码是正品的阿迪达斯啊。”

    “那你就穿着你身上的正品。”陈鱼跃不耐烦的把衣服扔回去。

    陈冬低头看看自己破破烂烂的衣服,逼不得已改口了:“好好好,我穿,穿还不行吗。”

    他拿了衣服就找试衣间去换上了。

    换好衣服之后陈冬才想到问一下:“鱼哥,你这是准备带我去干吗?”

    “准备带你去上学。”陈鱼跃看了看时间:“已经和学校老师约好了,现在就去,我们不能迟到。”

    陈冬愣了半天:“这……这也太突然了吧?我都没什么准备呢,再说了,你看我这一身伤,这脸……”

    “你还知道要脸啊?”陈鱼跃瞪了他一眼:“我不管你现在是什么样,现在必须跟我去。你是去上学,不是去泡妞,不用担心你这张脸。”

    陈冬想拒绝也没机会啊,任凭陈鱼跃生拉硬拽的扔进车里,直接奔天海六中方向开去。

    为了表示诚意,陈鱼跃提前了半小时就来到了,中午十二点刚好放学,陈鱼跃趁拥堵之前提前将车停好。

    陈冬赖在车里不下来:“你看我穿一身山寨货怎么下车去见人啊,你看这衣服上写的什么,还Supreme联名LV呢!什么鬼啊,这正版的怎么也要几万块吧?你这玩意儿才一百二……”

    “你信不信我抽你?”陈鱼跃瞪眼道:“少给老子废话,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跟我去见周老师,不然我就把你送回去扔给那开网咖的混蛋。”

    陈冬一听就毛了:“别别别,我跟你去见周老师就是了,千万别把我送‘脏狗’手里,他肯定能弄死我。”

    “脏狗?”陈鱼跃怔了一下。

    “对啊。”陈冬点点头:“他爹姓章,他妈姓苟,给他起了个名字叫章苟,但道儿上兄弟们都知道他做事不讲究,特别脏,而且动起手来跟疯狗一样,所以就都叫他‘脏狗’了。”

    陈鱼跃看了看陈冬那被揍肿了的眼睛,看得出来那个脏狗下手的确是挺狠的:“是挺疯狗的。”

    “你还笑话我,我这样你让我去见老师,人家第一印象肯定不好啊。”陈冬无语道。

    “你是什么情况,人家周老师都知道。”陈鱼跃道:“你以为我会隐瞒吗?你想要好形象就自己去争取,别指望别人给你。”

    “卧槽,你是不是我亲哥?”陈冬无语,怎么什么都说啊!

    “不是啊。”陈鱼跃想都没想。

    陈冬竟无言以对:“行,你行,你不怕丢面儿,那我也无所谓了。”

    “行了,甭废话了,走!”陈鱼跃一把将陈冬薅下车来,拎小鸡崽子似的带到了这家快餐店里面。

    这会儿正巧中午吃饭的时间,人挺多的。

    陈鱼跃带着陈冬来到收银台前,一个长相和蔼的中年男子问道:“吃点什么啊?”

    他已经看到了陈冬被打的惨样:“建议你们不要吃酱排骨,也不要吃香辣肉丝,杏鲍菇也别吃,还有炸黄花……”

    “你这是做生意吗,我什么都不能吃我来是干嘛的。”陈冬怼了一句。

    陈鱼跃二话不说,抬手就一巴掌抽在他脑袋上:“你给我闭嘴!”

    “哈哈哈。”中年男子并没有因为陈冬的话生气:“酱大的东西有可能导致伤口留下疤痕,辣椒容易引发伤口发炎,菌类的东西会上肝火,海产类大多性寒而腥。”

    陈冬愕然,这老板考虑的可真够多的。

    “不好意思,他乱说话。”陈鱼跃急忙道歉:“叔叔,我们是和周老师约好的。”

    中年男子哦了一声,笑着指了指一个专门留下来的座位:“周彤都给我说了,你们先去坐,学校才刚放学,她过来至少要十几分钟以后。”

    “快点谢谢叔叔。”陈鱼跃对陈冬道。

    陈冬无奈的看了看快餐店老板,还真喊不出口来,但陈鱼跃瞪着他呢,他不得已说了句:“谢叔。”

    “不用客气,看你这伤挺重的,吃点清淡的吧,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中年男子笑了笑。

    陈鱼跃连忙摆手:“我们先等周老师,您千万别客气。”

    “也行,等周彤来了给你们安排。”中年男子说完,有客人来结账了,他就忙着招呼结账,挥手示意陈鱼跃他们过去坐下。

    陈冬坐下拿起桌子上摆放的玻璃瓶汽水,用牙齿咔的咬开瓶盖递给陈鱼跃:“喝一个不?”

    “你自己喝吧。”陈鱼跃嫌弃道:“小心老了牙都掉光。”

    “切。”陈冬咕咚咕咚就灌下一瓶,紧接着又拿了一瓶,看样子是渴急了,估计被揍了之后就一直没喝上水。

    两人坐了一会儿,一个风风火火的身影终于出现了。

    “周彤,你朋友已经来了。”老板指了指陈鱼跃他们的桌位。

    穿着很正式的周彤马上走了过来,陈鱼跃也赶紧起身,并且把陈冬也拎了起来。

    周彤和叶雪芙年龄相仿,长发飘柔,苗条挺拔,一双眼睛特别漂亮,笑起来就像是会说话一样:“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不不不,是我们来早了,周老师好。”陈鱼跃一边对周彤客气道,一边又抽了陈冬的后脑袋瓜一巴掌:“快点给周老师问好啊!”

    陈冬揉了揉被抽疼的后脑勺,气呼呼的瞪了陈鱼跃一眼,并不走心的敷衍了一句:“老师好。”

    “你给我认真点!”陈鱼跃又是一巴掌。

    周彤看了都觉得疼,脸上有些隐约的担心,因为陈冬满脸是伤,看起来太可怜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