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季部长的威胁对于已经无所谓的夏柯而言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你他妈再敢跟我鱼哥这样说话,老子现在连你也干!”夏柯上前一把薅住季部长的衣领:“看看你的嘴臭还是老子的拳头硬!”

    直到这个时候,陈鱼跃也不再忍耐了。

    无论他怎么样忍,无非是希望自己身边这几个兄弟不会因为他而受到牵连。

    可夏柯如此冲动注定了没办法控制,现在陈鱼跃再忍也没办法改变未来,就算他今天忍气吞声保住夏柯他们的工作,可等他离开之后,夏柯他们一样待不下去了。

    “陈鱼跃!你看看你的人!难不成你们真都是黑社会性质的团伙吗!”季部长嗷嚎大叫着:“让你的人把他的臭手拿开!不然我就报警了!”

    陈鱼跃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一抹邪笑:“报警?随便。”

    “你什么意思?”季部长脸色一变。

    陈鱼跃看了包景明一眼:“关门。”

    包景明二话不说就把办公室房门关闭,自己横刀立马的堵在门口,他的个头原本就高大雄壮,堵门自带那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霸气。

    “你们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季部长带来的两个人哪是这些身体素质强壮的年轻保安的对手,一个个吓得都不敢吭声。

    惊慌失措下,季部长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做出一副报警的样子。

    “我报警了!”季部长把手机在陈鱼跃面前晃了晃。

    陈鱼跃突然出手,一把就将季部长的手机夺了下来!

    季部长还没回过神儿来,陈鱼跃就已经将季部长的手机掰成了两瓣儿。

    季部长大惊失色:“你……你简直……简直……”

    “行了。”陈鱼跃不耐烦的把烂手机仍在季部长的身上:“我简直无法无天?我简直目无法纪?你如果没什么词儿了就别说了。”

    赵海这时也怕了,他万万没想到陈鱼跃竟然不忍了。

    “鱼哥……你……?”一直都冲动的夏柯见陈鱼跃改变了态度也愣了,感到有些意外。

    “我们保安部在天亚集团的职责是什么?”陈鱼跃突然笑问道。

    几个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陈鱼跃这是什么意思。

    “说。”陈鱼跃道:“若是连这个都忘记了,那我可是要扣你们工资了。”

    “我们的职责就是对公司负责,按照公司的安排进行治安保卫部工作,对公司的治安保卫工作和消防工作负全面责任。”夏柯道。

    “你继续。”陈鱼跃指向了包景明。

    包景明闷声道:“我们要熟悉和掌握公司所有部门的地理位置,重点部门和设施布局的基本情况,贯彻落实安全保卫工作和消防工作,做好对保安的领导工作,调解公司内各种纠纷。”

    “很好。”陈鱼跃笑了笑,又对卢原道:“你背下一条。”

    “鱼哥,咱们现在背这个干吗?”卢原不解道。

    “让你背你就背,哪那么多废话。”陈鱼跃道。

    卢原苦笑一声:“我们要组织实施安全保卫责任制和安全操作规程,定期检查执行情况,并对所存在的问题及隐患按规定的期限及时加以解决整改。”

    “嗯,不错,继续。”陈鱼跃还让卢原背。

    卢原哭的心都有了:“还要抓好治安保卫部人员的管理和培训,监督和检查大厦的四防安全情况,处理大厦内各类治安案件,协调与主管公安机关和派出所的关系。”

    “夏柯。”

    夏柯皱着眉头不明白陈鱼跃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负责维持公司秩序,保证公司出入口畅通,密切注视公司出入人员,劝离衣冠不整者及闲杂人员,负责监控室电视屏幕及消防监测设备的监视工作,发现异常情况和可疑人员及时报告……”

    背到这里,夏柯实在是受不了了:“鱼哥,你到底想要让我们做什么啊?”

    “所以我们发现了可疑的情况啊。”陈鱼跃道:“刚才叶总办公室里丢了东西,而那个时间出入叶总办公室的人有我,还有季部长和他身边的两位,现在就应该好好调查一下季部长了。”

    季部长一听就愣了:“陈鱼跃,你这是想要栽赃吗?”

    “季部长,叶总丢了东西,我们必须要调查,我和你一样,都是要接受调查的。”陈鱼跃笑了笑:“我会让叶总亲自报警。”

    “你!”季部长当然知道陈鱼跃和叶雪芙的关系不一般,这事儿陈鱼跃摆明了要讹他。

    “只要我要求,叶总一定会‘追查到底’的,不管结果怎么样,你这个纪检部部长的人生阅历上可就抹上污点了。”陈鱼跃笑了笑:“好好想想,我们是好聚好散,还是闹个鱼死网破?”

    “算你狠。”季部长担不起那种名声。

    全天亚集团都知道陈鱼跃是叶雪芙带进来的人,他绝不可能偷叶雪芙的东西,他肯定是怀疑最大的啊。

    虽然他知道叶雪芙根本就没有丢东西,但叶雪芙为了保自己的人,硬是要说自己丢了东西怎么办?这对季部长来说是一个未知的不安定因素。

    再说了,叶雪芙很受大老板的重视,他最好还是做人留一步,日后好相见。

    “季部长,我没别的要求。”陈鱼跃道:“刚才赵海跌了一跤摔破了脸,只要你能作证这件事情,叶总就没丢过东西,不然的话……”

    “好。”季部长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没什么好犹豫的,反正挨揍的人又不是他。

    现在他只需要根据检举照片把陈鱼跃扳倒就行了,其他人出不出事儿都跟他没有关系。

    “季部长,你这样可就过分了!明明是他们打了我!你必须要严查!把他们全都开除!”赵海生气道。

    季部长无奈的看了看赵海,示意他别再这样强硬了:“赵海,有些事情就要认倒霉,摔倒了就是摔倒了,不能怪在别人身上。”

    赵海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谁让他现在还需要用人家。

    而且没权没势也没什么话语权。

    “好,我认,我认!”赵海道:“今天我能忍的,以后我肯定都还给你们。”

    陈鱼跃二话不说一个大嘴巴就抽在了赵海的脸上!

    啪——!

    这一声干干脆脆,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