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张护工呆若木鸡的看着眼前的哀鸿遍巷,他没看到陈鱼跃是何时出手,也没看到陈鱼跃是怎么样出手,更没看到表弟和其他几人是如何倒地的。

    就那么一转眼的功夫,全部都跪了。

    如此强大的压倒性让张护工完全不知如何开口了。

    陈鱼跃也没客气,直接掏出手机:“算了,钱我也不要了,还是让警察来处理吧。”

    “不!不要!”张护工一听就慌了,差点就跪在陈鱼跃面前了:“给我个机会,钱我一定给,我一定给……现在我就想办法!我保证!”

    “还想要机会呢?”陈鱼跃冷笑一声:“我可没那么慈悲,机会给过了,抓不住可别怪我。”

    “我可以马上让人送钱来!真的!我保证!你给我半小时!半小时之后若没有人送钱来你再报警好不好?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最后一次机会。”张护工慌忙的掏出了手机。

    他直接没打算给陈鱼跃拒绝他的机会,迅速的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刚一接通,张护工就慌忙道:“大强哥,我是小张……我想找你借点钱……二十三万……嗯,非常非常着急用……啊?利息是不是有些高……不不不,您别挂电话,我借,借借借……那个,我拿房子作抵押行吗……谢谢张哥……嗯嗯,我在弄堂老街等!”

    当张护工沟通好之后,陈鱼跃也听明白了。

    “高利息的钱也敢借。”陈鱼跃问了一句。

    “不管怎么样,这笔钱我都给你,只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千万不要报警,我不想坐牢,求求你!”张护工苦苦的哀求着。

    陈鱼跃懒得理他,从古自今,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只要是牵扯高额利息的贷款,下场几乎都是一样的,不知有多少人的人生和家庭都被这东西给摧毁了。

    这些民间的高额贷款的利息都相当的恐怖,更有甚者还翻倍,而且是利滚利啊,尤其是那种周息的,利滚利多可怕还用多说吗。

    可是借钱的人依然有很多,做生意失败的,染上了赌博的,碰上了毒品的,还有那些虚荣物质狂,这些人都希望能够用利息高昂的民间借贷解决自己的难题。

    可是天性好赌的人把自己翻盘的希望寄托于各式的赌局可能吗?那些有不良嗜好的瘾君子或是购物狂则完全不计后果,借钱只是为了满足自己膨胀的购物和消费欲而已。

    那臭名昭著的“祼条贷款”坑害了多少的女学生?那些拿自己的光光照和光光视频去贷款的女学生,或许只是因为一部手机就可以出卖自己的**,她们甚至不知道周息高达百分之三十的贷款意味着什么!

    一年五十二个周,看起来很轻松的一万块贷款,会在第一周之后变成一万三,第二周还不上就会利滚利的按照一万三来收利息变成一万六千九,第三周则同样的道理变成两万一千九百多,第四周就是两万八千五百多,第五周三万七千多,第六周四万八千多,第七周六万两千多,第八周就八万多了,第九周就破十万……

    这种利滚利的计算方法会让这笔钱拖到最后变成一个令人无法想象的恐怖数字!

    多少人因为借了一点这种钱就被逼的家徒四壁了,通常需要举全家之力偿还。那些贷款金额小的,如果及时一点去弥补或许还能想办法弥补,可那些贷款金额大的,即使变卖掉房产和资本也不一定能偿还完。

    还不上就只能跑路,受连累的就是家里人了。

    敢玩儿民间借贷的真没几个善茬,你敢欠钱不还,他就敢暴力催收,欠钱不还的下场真的会比流浪狗还悲惨。

    多少人因为欠钱还不上被拖进狗笼子里吃冷馒头喝冷水,等待家人砸锅卖铁来赎他救他。

    多少人因为欠钱还不上被电棍烧的浑身上下都是焦黑点,苦苦哀求也得不到一丝的同情。

    陈鱼跃太清楚借这种高额利息资金的下场了。

    张护工既然想自己作死,陈鱼跃当然就想埋了他,这种已经丧尽天良的家伙就该得到惩罚,让高利贷的人给他一个悲惨的人生,也算他虐待一个为了特殊儿童奉献一辈子的老人应该遭到的报应吧。

    民间搞高额利息贷款的人,往往都是效率非常的高。

    半小时之内果然有两个大金链子小手表的人把钱给送来了,张护工也马上签字画押了,并且承诺一个月之内一定还上。

    这些人把带来的二十三叠钱给张护工看了看,然后当面拆开一捆点了六十张抽出去,然后又拿了四整叠的。

    张护工也是第一次借这种钱,当时就愣了,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拿走他四万六。

    “自己看合同。”对方不等他把疑惑问出口,就在他签下的合同上敲了敲。

    张护工这才真的认真看了合同,他这借款是二十三万,月息百分之二十,也就是四万六的利息,要拿到钱马上就还。

    实际上张护工才拿到十八万四,如果他下个月准时还钱,还二十三万就好了,如果他拖一个月,就是二十七万六,拖两个月就是三十三万一,拖三个月就要还将近四十万,等同于三个月直接翻了一倍多啊!

    这时候张护工才懵了,只可惜他现在明白这些都太晚了。

    “下个月的今天最好准备好钱及时去公司还上!”送钱来的两位金链哥拍拍他的肩膀道:“千万别说兄弟没提醒过你。”

    张护工愕然的目送两个金链哥离开,自己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

    下个月他去哪搞二十三万啊?

    为了逃避这虐待老人的牢狱之灾,这成本未免有些太大了吧。

    只可惜他现在想反悔也没机会了。

    陈鱼跃把剩下的十八万多都收了起来:“剩下的那些我就不要了,算是可怜你。”

    张护工苦笑一声,可怜他?现在他真的是被陈鱼跃给坑惨了!谁不知道人一旦掉进高利贷的坑内就再也爬不出来了。

    他这一辈子恐怕都会栽在这笔钱上了吧。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个无良无德的混蛋遭到今天这样的报应也算是罪有应得了吧。

    至少对陈鱼跃而言,张护工今天所得到的结果就是活该,没有任何可值得同情的地方,这已经够便宜他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