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风洐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杜破武则嗤之以鼻,这也太不把他当回事儿了吧。

    “你现在对这个人有了多少了解。”陈鱼跃忍不住问道,风洐既然能说出那么多,必然对子车星津有了很深入的调查。

    风洐点点头:“他虽然是华夏人,但却并不是华夏人抚养长大的,他的养父母都是以色人,而且还都是以色**方的人,但是在八年前的一次我们都知道的大事件中双双身亡。”

    陈鱼跃皱了皱眉头:“以色国萨摩组……”

    风洐点点头:“以色国萨摩组十多名特工使用伪造的外国护照在迪拜惹出的那件事情。”

    陈鱼跃恍然大悟!原来是那件事情。

    萨摩组绝对是全世界都赫赫有名的特工组织,是以色国情报和特殊使命局麾下的组织,这个组织在七十年前就成立了,以大胆激进诡秘称著于世!

    就是因为萨摩组的大胆激进和诡秘,使得它和美帝国中央情报局,前苏联安全委员会,以及英格兰军情六处站在了一个高度。

    可以说自从萨摩组成立的那天起,所做的很多行动都是震惊世界级的。

    这个组织充满了复国主义色彩,在以色国独立之前有一个犹太族秘密军事组织,这个组织是为了专门有组织地向犹太族秘密购买武装、偷运武器和组织非法移民而成立的。

    而为这些活动收集情报的则是一个附属的情报机构,而这个组织就是萨摩组的前身。

    敌若欲杀你,你应先杀敌。这句话是这个组织的座右铭。

    他们无孔不入,他们无处不在,胜利了不可宣扬,失败了不能解释,在这样一个严酷的组织里,人员招募条件也是极为严苛。

    只有真正的顶级的人员才能通过包括跟踪窃听,格斗枪械以及去经营自己的假身份等大量特工技能,并要求执行一些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风洐所说的那件八年前的事情陈鱼跃他们自然都知道。

    萨摩组的十多名特工使用伪造的外国护照,在迪拜的一个高级的酒店里面暗杀一个*抵抗运动组织的高级官员。

    当时的场面简直堪比汤姆·克鲁斯的电影了,直接震惊了全球。当然萨摩组当时声称此事件与其无关。

    但是后来迪拜方面公布了酒店的录像,录像清晰地再现了当时的场面。

    这也使得这次暗杀活动成为萨摩组历史上第一次被监控记录下的暗杀行动,被称为萨摩组历史上最大的败笔。

    “子车星津的养父母就是死在这次事件中的萨摩组特工。”风洐继续道。

    这可还真的是令人感到蛮意外的,陈鱼跃很是惊讶:“这个人的养父母都是以色国特工?”

    风洐点点头:“没错,他的养父母都是以色国的特工,所以在他的养父母离开的时候,他也被招入了萨摩组进行训练。”

    赵逍遥好奇的追问:“那他应该留在以色国啊,他们自己国家还有那么多仗没打完呢,他哪有功夫出来瞎搞啊。”

    “他已经不是萨摩组的人了。”风洐道:“根据我所得到的消息,他已经被萨摩组彻底开除了。”

    “为什么?”杜破武好奇道。

    “犹太族素有穷追仇寇的传统。”风洐道:“可子车星津对此却并不在意,即便萨摩组安排他去追杀当年杀死了他父母的人,他也没有表现出那种誓死不归的豪情,萨摩组认为他不适合继续留下,所以就开除了他。”

    陈鱼跃点点头又道:“那他是怎么加入现在这个组织的。”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风洐摇摇头:“但他的性格还是没变,当破武出境之后,他就放弃了穷追猛打,根本没有过多的去考虑破武会逃去哪个国家,继续追击。”

    “如果他也有那种穷追仇寇的思想觉悟,就不会被萨摩组给开除了。”杜破武道:“幸亏他没那么愣,不然我还真麻烦了。”

    风洐笑了笑:“这也就是他虽然有能力,却在现在所处的组织里依然得不到重用的原因。”

    “你说,他既然没有那种穷追仇寇的思想觉悟,为什么还会探听我的下落,还会在我回国之后继续追击?”杜破武不解道:“他应该早就放弃了。”

    “他肯定是想放弃,但是想要搞垮我们的人却没准备放弃。”风洐道:“所以他也只能继续。”

    陈鱼跃的嘴角微微扬起:“子车星津,这个人或许还真的是有点意思。”

    “哥,我觉得这个人是我们必须要防范的家伙。”风洐道:“在我看来,他的能力绝非是之前栽在你们这边的那两个白痴所能相提并论的。”

    “你就别涨他人威风灭自己气势了好吧。”赵逍遥不屑道:“他只要敢来,那我们就能让他有来无回。”

    “别太自信,自信过度就是自大了。”陈鱼跃提醒赵逍遥:“我觉得风洐的话有道理,这个子车星津我们不得不防。”

    杜破武对此深有同感,那个家伙对他展开追击的时候的确搞的自己特别的狼狈。

    赵逍遥却仍然很轻松:“就算他没有之前的那些家伙那么菜,那也不是三哥的对手。”

    “你觉得程布菜吗?”风洐反问。

    赵逍遥点点头:“很菜啊,我耍他就跟耍小狗一样,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

    “那你为什么没有直接把程布给灭了。”风洐继续道。

    赵逍遥这就愣住了,不是他不想直接灭了程布,而是他自己一个人还真没有灭程布的能力,所以这事儿最后还是在从枭和上江林家的张管家的出手相助下才解决的。

    风洐见赵逍遥无言以对了才继续道:“相信我,子车星津绝对要比程布更难对付,逍遥,千万别大意,大意或许会让你,甚至让我们所有人都陷入危险之中。”

    赵逍遥默默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几个人聊这些的时候完全没把叶雪芙她们当外人,杜破武和赵逍遥就不必多说了,可风洐也没把她们当外人就有些让人意外了,毕竟他这算才刚刚认识。

    陈鱼跃对此却并没有什么疑惑,他早就知道风洐来了这么多天一定会给自己找点事情做,说不定他已经把在场所有人的背景都摸了个清清楚楚的吧。

    对于值得信任的人,风洐无需做任何遮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