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海商会会长?万时期吗?”赵逍遥和杜破武忍不住咧嘴笑了出来:“老熟人啊。”

    对方一听他们敢直接称呼会长名讳,脸上迅速升起不悦之色:“胆大妄为!会长的名字是你随随便便就叫的吗!”

    杜破武哼了一声:“我不但能随随便便叫他,还能随随便便的训他呢。”

    陈鱼跃知道他们之间肯定有故事,而且一定挺有意思的:“既然是万会长来请我,那我岂能不给面子。”

    “哥,你给他面子干什么,一个怂货。”赵逍遥道:“下梁不正上梁必然也是歪的,看他身边养的狗就能看得出来。”

    “看他儿子看的更清楚。”陈鱼跃的嘴角扬起一抹冷冷的笑意。

    对方虽然牙痒,但是碍于会长的命令,让他们必须客客气气的把人请来,不然他可不会让他们如此肆意妄为。

    “我们会长说了,你是聪明人,聪明人就该做聪明的决定。”那人说完就坐上了副驾驶:“去还是不去,你看着办!”

    “当然去。”陈鱼跃笑了笑:“有机会认识一下天海商会的会长,为什么不去,万一万会长给我指条明路,明年我就是亿万富豪了。”

    对方一脸“想得美”的表情:“去就上车。”

    “哥,我跟你一块去,正好叙叙旧。”赵逍遥嘿嘿一笑。

    “只能你自己!”副驾座上的人很坚定道:“如果去就上车,万会长不欢迎其他人。”

    赵逍遥刚想发飙却被陈鱼跃拦了下来:“当然是我自己去。”

    “哥,这样有些不太妥当。”风洐道:“万一他们耍花样呢?”

    “那就看他们能耍出什么样的花样了。”陈鱼跃还真不在乎对方要怎么样,只要他按照对方的意思做,就能保证陈冬的安全,这是陈鱼跃可以肯定的一点。

    陈鱼跃已经做出了决定,他们三人也就不再多言。

    “帮我转告一下,就说出去办点事情,让她们早点回家休息。”陈鱼跃嘱咐了一声,顺便将自己的车钥匙递给风洐:“我回家之前你们要保证她们的安全。”

    “知道了三哥。”

    陈鱼跃点点头便钻进那辆别克商务车内,车里的人生怕他跑掉似的,迅速将车门关闭。

    汽车嗡的一声窜了出去。

    “这边就交给你们了。”风洐转身对赵逍遥和杜破武道:“保证她们的安全,三哥那边我负责接应。”

    两人很有默契的点了点头,陈鱼跃把车钥匙交给风洐的时候其实就给风洐无言的沟通,就是让他开车跟上去的。

    他们的默契让他们之间只需要眼神就能交流,有风洐这样一个侦查高手在,就算让他们带着陈鱼跃跑去省外,风洐也一样能够在第一时间找到他们。

    ……

    “万会长今年也不小了吧,怎么儿子那么小。”陈鱼跃在车上有些无聊,没话找话道:“说说呗。”

    车内的人都是一片沉默,没有人开口搭理陈鱼跃。

    陈鱼跃觉得挺没意思的:“你们有没有听说过老猎人猎熊的故事?这老猎人出门打猎忘了带子弹,碰到母熊的时候他疯狂的开枪射击,可却都是空炮,但最后那熊还是死了,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还有其他猎人开枪,别人有子弹。”坐在陈鱼跃旁边的人终于搭话了。

    “对咯!”陈鱼跃点点头:“你们就没有怀疑过,其实你们会长就是那没子弹的猎人啊?说不定他儿子……”

    “谁若再给他搭话就马上滚下车!”副驾座上人听明白了陈鱼跃的意思,回头怒道:“都给我闭嘴。”

    陈鱼跃上下打量了这家伙一眼:“你那么紧张干什么,不会是心虚了吧?”

    副驾座上的人瞬间怔住。

    “哟,我不会是戳破了什么秘密吧,莫非你就是那个枪里有子弹的隐藏猎人?”陈鱼跃突然大笑:“哈哈哈,那你可真不得了。”

    “别胡说八道!”对方整个人都毛了:“这种话是岂能乱说!给我闭嘴!”

    陈鱼跃反正无聊,不如逗乐:“看你这样子应该和你们会长的关系很亲近,你们会长一定很器重你,只有得到信任的人才有可能开黑枪啊。”

    车内的其他人都不吭声了,有的憋笑,有的等出丑。

    “你敢再说一句,信不信我……”副驾驶上的家伙话说了一半,却发现自己没办法威胁陈鱼跃,一时之间竟然语塞。

    “我说不说都无所谓,就要看你们会长信不信了。”陈鱼跃摇了摇头:“你们会长若是信任你,你就算干点对不起他的事情也没关系,如果你们会长不信任你,就算你没干过,他也一样会把你割了。”

    “大哥,你能不能别玩儿我了?”对方彻底是怂了:“算我求你了,你若在我们会长面前说这些我就惨了!”

    陈鱼跃耸了耸肩膀:“嘴长我身上,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咯。”

    “你这是无中生有!”

    “那你就不用那么紧张了。”陈鱼跃微微一笑:“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越是慌张心里越是有鬼,你这种表现,估计这几个兄弟也都会怀疑你了。”

    对方的脸瞬间就青了!

    “你们是不是觉得他爬的比你们快?若是的话就一定有问题咯。”陈鱼跃继续对另外的几个人道。

    “谁敢和他乱搭话,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陈鱼跃拍了拍身边那人的肩膀:“看见没,人家有靠山,所以才能这样威胁你们,但你们若是把这秘密告诉会长,他就没有威胁你们的机会了。”

    “开快一点!”副驾座上的家伙几乎被陈鱼跃给搞崩溃了。

    司机一边强忍着心里的笑意一边加快了车速,奔着越来越远郊的地方开去。

    没过多久,一栋私人别墅就出现在了陈鱼跃的眼前,陈鱼跃看了一下周围,还真是个风水不错的地方,后有靠山,前有流水,生财啊。

    当汽车缓缓停在了这栋私人别墅门口的时候,副驾座上的家伙满脸阴霾的转过头来,对其余几个人喝斥道:“他刚才在车上说的疯话都给我忘掉!如果谁敢乱提,后果你们知道!”

    “是!”

    陈鱼跃咂嘴道:“啧啧,看你这小心眼儿吧,怎么还开不起玩笑啊,还真往心里去呢……哟,你不会是真的吧?”

    就陈鱼跃这煽风点火添油加醋的,不是真的也快被他说成真的了!至少车里的几个人已经被忽悠的信了五、六成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