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呈宣和几个经验丰富的警察终于制定好了搜捕的计划。

    “这样就万无一失了。”周呈宣最终确定道:“只要所有人都按计划行事,任凭那个老外有在多人的帮助,也不可能逃出我们天海市!”

    “没错,所有人都打起精神来!准备行动!”

    就在所有人都准备行动的时候,苏晴却开口拦住了他们:“陈鱼跃他们现在还没回来,如果他们已经解决了问题,我们就不用再大费周章了,而且他们如果正在行动中,我们贸然出动,会不会影响到他们的进度?”

    “你相信那个家伙真的能找到人吧?”周呈宣摇摇头:“陈鱼跃虽然靠谱,但他身边的那个家伙太年轻,根本没有任何刑侦经验,怎么可能找到人。”

    “如果他真的不靠谱,陈鱼跃就不会把他带过来了。”苏晴坚持道。

    周呈宣有些无奈:“你认识那家伙吗?你了解那家伙吗?如果你也和我一样对那个年轻人一无所知,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对啊,不要错过最佳的抓捕时机。”其他人也马上附和。

    苏晴对风洐虽然也没有太多的信任,可她还是不希望贸然的行动会影响到陈鱼跃他们。

    就在周呈宣挥手示意所有人展开行动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小刑警气喘吁吁的推开了房门。

    “回来了,陈鱼跃回来了,他把那个老外也带回来了!”小刑警激动的嘴巴都有些打瓢。

    房间里的七、八个人全部都震惊了。

    他们才刚刚制定了追捕的计划,陈鱼跃就把人给带回来了?

    “你们就应该相信他。”苏晴丝毫都不掩盖内心的喜悦,欢天喜地的跑出去迎接陈鱼跃了。

    周呈宣和其他人用了好一阵子才平复下心情。

    “周队,看来我们低估了人家。”老刑警苦笑一声:“真是长江后浪啊!”

    “如果什么时候我们大队内部能有这种人就好了。”另一个刑侦经验丰富的刑警也感慨道。

    周呈宣满脸堆满了笑容:“就我们这种小庙怎么可能容得下他们那种人才。”

    “说的是啊,有这种能力的人,谁还会甘愿屈居于一个刑警队呢!”

    “走吧,我们也出去看看吧,问问陈鱼跃究竟是怎么样把人给带回来的,这也太牛逼了。”

    众人说笑着离开了办公室。

    周呈宣和老刑警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周队,要我说你就是运气好,任职期间能碰上这么一个人才帮你,你就等着升官吧!”老刑警笑呵呵的开着玩笑。

    “老哥你真以为那小子是冲我来的?如果他是给我面子就好了!人家那么卖力气都是因为苏晴。”周呈宣看的很正:“如果不是苏晴一定要来我们刑警队工作,他怎么可能来给我们当特派队员呀?”

    “能把苏晴弄来刑警队那也是你的福气啊!”

    “得了吧,人家那是自愿来的!”周呈宣脸上满是得意的神色,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走运了。

    ……

    “你们的动作也太快了,究竟是在哪找到的?怎么做到的?”苏晴见到陈鱼跃便忍不住好奇道。

    陈鱼跃耸了耸肩膀,表示自己也很无辜:“我可真没有这侦查水平啊,这事儿,那就只有风洐能干的出来。”

    “他究竟是怎么样发现的线索?为什么这么确定对方的藏身之处?”苏晴实在是太好奇了。

    陈鱼跃指了指脑袋:“推理能力,现场复原能力,这都是一个超级大脑才能做到的。”

    苏晴摇摇头:“我还真没看出来他有多聪明。”

    “智商167,你当他闹着玩呢?”陈鱼跃扬眉道。

    “当我是三岁小孩忽悠呢?那他岂不是比达芬奇和爱因斯坦还要聪明。”苏晴翻了个白眼:“去去去,不说就算了。”

    “达芬奇和爱因斯坦都是智商触及190的传奇天才……他还差点事儿。”陈鱼跃有板有眼道。

    苏晴看他说的那么认真便无语道:“世界上有那么高智商的人?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你就能随便忽悠我。霍金不是才160吗?这个数字不是已经相当恐怖了吗?”

    “你听说过威廉·詹姆斯·席德斯吗?”陈鱼跃道。

    “没有,我对外国人的名字一向都不感冒,几乎记不住。”苏晴摇摇头:“叫威廉的太多了,叫詹姆斯的也太多了,你说我有没有听说过,这问题太业余了。”

    “他是一个犹太天才,出生八个月的时候指出地球的卫星为月亮,出生后十八个月的时候能阅读纽约时报,两岁时自学拉丁文,三岁时自学中文,四岁时用希腊文阅读荷马史诗,六岁自学解剖学和亚里士多德的逻辑学,七岁通过哈佛大学入学测试,八岁几乎精通所有语言并自己创造了一种新的语言叫Vendergood……”

    当陈鱼跃说到这里的时候,苏晴已经彻底震惊了,根本听不进陈鱼跃后面的话了。

    “真的假的?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种人……”苏晴根本无法相信:“为什么我从小没听说过?”

    “他四十多岁就死了,那是上世纪四十年代的事情,因为他后来行为古怪,也不再锋芒毕露,就没有达到人们对他的期待,就被慢慢淡忘了,但他的智商却接近300。”陈鱼跃淡淡道。

    苏晴拍拍自己的脑袋:“智商太低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鱼跃,你那个兄弟呢?”周呈宣赶过来之后马上问道。

    陈鱼跃就知道周呈宣会是这个反应:“他觉得周队有点吓人,所以不敢来了。”

    “行了,你就别再笑话我了,你那兄弟那么厉害,我们全队感激他还来不及呢,他有什么好害怕的。”周呈宣道:“这样,你现在就打电话让他过来,我代表我们全队所有人,为我们的有眼无珠给他道个歉。”

    陈鱼跃哈哈一笑:“周队你真爱开玩笑。”

    “我可没开玩笑。”周呈宣摇摇头:“我这么做是有条件的,你们既然都帮忙了,那就把那三个家伙也带回来吧,他们毕竟伤人了,还是交给法律处理把。”

    陈鱼跃岂能不知周呈宣的内心想法,周呈宣是提醒他别用私刑呢。

    “我懂。”陈鱼跃微微一笑,有些话不需要说破,周队点到即止了,他岂能不给周队个面子:“一会儿就给你送过来。”

    周呈宣是聪明人,在苏晴问他什么意思之前,就马上笑哈哈的把话遮了过去:“走走走,进屋喝茶!我给你准备了好茶!”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