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季沉笑而不语,漆黑深邃的星眸中映出她错愕的神情,莫名的,他心头一动,抬手点了点她的鼻子,仿佛这动作做了几千遍般熟稔,“走吧,吃饭去。”

    被男人温热而满满都是安全感的大手拉着,乐乔坚硬的心恍然被敲出了一丝裂痕。

    合约结婚而已,为什么这男人如此熟练的拉了自己的手?

    下午的阳光并不是很辣,江州的风带着湿润的风情,骄阳明媚,微风暖情,在这个明媚而又风情漫漫的日子里,乐乔把自己嫁了出去,虽然是嫁给了一个破落户,但至少……她不讨厌他,而他……懂得她。

    同样的,对于季沉而言,他没有想到自己也会头脑发热就结了婚,今天他本是来露个脸就走人的,因为他并不是很喜欢相亲这样把两个陌生男女凑成一对的奇怪活动,但他看到乐乔的那一刻,他突然感谢上天的安排,让他在如此无聊的活动上遇到这个狡黠而又充满了灵气和智慧的女人,也是第一次,他被一个女人如此亲近的挽着手,没有厌恶和不悦,有的只是一股甜甜的香气萦绕心田的舒适和喜悦,那一刻他就决定,合约结婚!

    和一个不讨厌甚至有些让人忍不住想要探索的女人合约结婚,是一件有趣的事。

    她说得对,她需要一个丈夫,而他,需要一个妻子!

    被季沉拉着上了一辆出租车,乐乔不知道,身边这个英挺俊美的男人早已开始织一张以温柔为丝、婚姻为名的网,将她一点点纳入他的世界。

    吃完饭,乐乔还不想回关家,她甚至把手机都给关机了,歪着脑袋看着自己新出炉的老公,她笑了笑,“现在回去,还是散散步?”

    看出她眸底掩盖不住的愁绪,季沉忍不住捏了捏她的手,“带你去个地方。”

    江州的夜晚很美,站在五指峰上,低头便能看见江州万家灯火,抬眼便能靠近满天繁星。

    乐乔站在五指峰峰顶的观景亭里,偏头看着身侧英俊高大的男人,“季沉?”

    “嗯。”他漫不经心的口气,是长居上位者的人才有的调子。

    不过此刻乐乔并未发现什么不对劲,她疑惑地看着季沉,好奇道:“你不是说你没有车吗?”

    刚刚他开着的那辆军绿色的吉普车是哪里来的?那辆车少说也要二十万,这是一个破落户买得起的车?

    季沉高深莫测的看着她的眼,知道这个女人聪慧,不好骗,于是道:“这是我家里人帮我买的,其实我的工资不高,只能养活自己。”

    “你这样英俊的男人,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为什么要去国企?而且,我看你也不是没有能力的人,为何要埋没自己?”

    她看人可是很准的,这个季沉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可他为什么会去国企,只为了那勉强养活他自己的不高的工资?她不信!

    季沉也回视着她,“你这样美丽聪慧的女人,明明也可以靠脸吃饭,为什么要把自己打扮的这么……独特?难道只是因为不想嫁人?”

    “这……”乐乔不言,“好吧,我们两个都有秘密,那以后我不问你,你也不要问我,OK?”

    “好。”

    “对了,我叫关乐乔,你可以直接叫我乐乔,虽然我们只是合约结婚,但有时候难免需要演个戏什么的,我希望你能够帮我。”说着,乐乔又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你手机号码是多少?”

    “嗯?”

    “记下你的号码,等我把我们两人结婚的合约拟好了,方便找你签字。”

    闻言,季沉正要点头,突然看见她右边耳垂上的一颗红痣,刚刚还算温和的脸庞突然变得凝重了几分,这是……

    他震惊的看着乐乔,心中满是疑惑和震撼,“乐乔?”

    “嗯?”

    捏了捏手心里的汗,季沉摇摇头,道:“没事。”

    交换了电话号码,季沉突然想到了什么,道:“既然是结婚,哪怕是合约结婚,我们也应该住在一起,不然被人知道是假结婚,之后还有更多的麻烦要来,你认为呢?”

    乐乔正要点头,突然抬眼狐疑的看着季沉,这个陌生的英俊男人虽然不是坏人,没有恶意,但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你放心,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想这点自制力我还是有的。”季沉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语气夹杂着几分他自己都听不出来的宠溺。

    有那么一个女人,成为自己的妻子,并且她还是……

    罢了,一切都还是未知,他只要知道,从今以后不管这个女人是谁,不管他们的结婚的合约持续到什么时候,只要他还是这个女人的丈夫一天,他就一定对会她的一切负责!

    他从不相信一见钟情,但他今天相信了一个新的词:一见钟婚。

    看到这个女人的那一眼,他就知道,如果和这个女人上演一场结婚的戏曲,一定会很精彩,她有这个智慧帮自己对付家里的逼婚,而自己也有这个能力还她一座遮风挡雨的城。

    此时此刻,看到她耳垂上的红痣,他越发坚定了要为她遮风挡雨的决心!

    触碰到他深邃而又迷人的眼神,乐乔的脸颊微微泛红,她连忙点头,移开了眼神,生怕自己被这男人的成熟魅力和英俊美色给迷惑住。

    默默数了十遍“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她干咳一声,严肃道:“时候不早了,我们该走了,有事电话联系?”

    “好,我送你回去。”

    想到现在关家可能已经准备好十大酷刑在等她了,她不由拒绝,“不用了,你送我到碧桂园十字路口就行了。”

    深深看了她一眼,他道:“好。”

    如此贴心的老公,哪怕只是个名义上的,于乐乔而言,足矣。

    到了十字路口后,乐乔刚解开安全带要下车,突然被季沉轻轻握住了左手手臂。

    他的手掌似乎时刻都是那么的滚烫,烫的她的脸都不自觉的发红。

    “怎么了?”她努力放缓语气,不让他发现自己的局促。

    季沉盯着她精致白皙的脸蛋,语气带笑,“现在我们已经结婚了,你是我的老婆,以后不会有人再敢觊觎你的美貌,下次……打扮的漂亮一点儿。”

    他不是很爱笑,但每一次笑起来都有种天地光芒都暗淡下去的魔力,乐乔呆呆看着他嘴角和眸底的笑意,正欲点头,他突然将半个身子都倾了过来,温热的呼吸落在乐乔的鼻尖,她甚至来不及惊愕,额头就被他轻轻地吻了一下。

    一触即发的分别吻……仿若带电,乐乔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没有逃过,全部酥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