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油嘴滑舌?

    他可不是这样的人,不过他也懒得辩解。

    见他不说话,乐乔突然严肃的说道:“对了,之前我大姐说你是破落户的事情……”

    “没关系,我本来就是个破落户。”季沉淡淡道,听不出他语气里的情绪。

    乐乔也不知为何,看他如此不在意,自己的心里更加难受起来。

    她不是故意的,只是为了让关果凌对自己放松警惕而已,她……

    “真没生气。”他补充了一句。

    乐乔惊愕的偏头看着他,深深觉得这男人时刻能够看透自己内心的想法。

    她目光莫名的看着季沉,“你怎么不问问我?”

    她和关家的人关系如此复杂,相处也是这么的……诡异,为什么他都不问?

    在关果凌的面前,他始终扮演着她的甜蜜新婚好老公,一点儿局促感都没有。

    到了红绿灯,季沉突然转过头来,仔细的看着她,深沉的目光锁定了她眸底的不安,还有这张清丽绝人的脸蛋,他浅浅勾唇,“不问,是对你的信任。”

    况且,她不也没问自己?

    她很聪明,已然察觉到自己身份来历的不对劲,但她始终相信自己的话。

    破落户?

    他以前可不就是个破落户么,因为在他的心里,无所归宿。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彻底打破了乐乔心中最后的犹豫。

    “季沉,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对你一无所知,但我也选择相信你!”

    合约结婚,可终究是结婚了,不是吗?

    “嗯。”他点点头,没有看她。

    生怕自己一旦看到她认真的小模样,他会忍不住就在这大街上亲吻她。

    对这个女人,他的身体似乎不太受控制。

    当然,他并不排斥这样的冲动和欲望。

    车子很快到了江州北区的一片公寓楼区,这里的地段不是很贵,但也不便宜。

    季沉停好车子之后,左手拎着乐乔的行李,右手习惯性的去牵她,但这次却被乐乔躲开了,“你住在哪里?”

    开什么玩笑,她之前不知不觉被他牵手,甚至是被她亲吻额际,算是她傻了被这男人给撩了,但现在她可不想再重蹈覆辙。

    季沉挑着眉,无奈摇头:“108栋304.”

    “知道了。”乐乔率先走进了108栋公寓的楼梯,季沉看似步履悠然,但却不紧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后。

    “到家了。”他伸出手,宽大温暖的手心里躺着一把银色的钥匙,钥匙上还有一个粉色的星型钥匙扣。

    “这是……”

    “钥匙。”

    “我知道。”

    “给你的。”

    乐乔:“……”

    接过钥匙,暗道这男人不管做什么,考虑都是那么的周到,打开门,入眼的是一个风格冷硬却又不失独特的“家”。

    清一色的黑色系家具摆设,里面的东西都很齐全,房间里有着淡淡的茉莉花香,她将其环顾一周,“你打扫卫生了?”

    “嗯。”这房子他已经半年没有来住了,当然要打扫,昨天晚上就特意过来打扫的。

    放好行李箱,一转身才发现她正盯着阳台上花瓶里的茉莉花发呆。

    他放缓了步子走过去,轻轻在她耳边道:“喜欢吗?”

    从乐乔前面看去,他半歪着脑袋,嘴巴凑到乐乔的耳边絮絮低语,眼神是那么的温柔,能够吞噬这世间的一切冰冷。

    乐乔盯着面前的茉莉花,耳朵根都在发热,脸蛋也不自觉飞来两片晕红的云朵。

    这姿势,这神态,除了季沉没有真的拥着她以外,简直和新婚的小夫妻一模一样。

    “喜欢。”她说着,从右边轻轻逃离他浓烈荷尔蒙气息的包裹,故作无谓和不在意道:“对了,我住哪里?”

    弯起嘴角,季沉跟了过去,“卧室。”

    “啊?”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风格,一会儿我们去商场置办点新的家具和床上用品。”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睡卧室,你睡哪里?”

    季沉盯着她,很想说:和你一起。

    但触及到她眼底的防备,他双手环抱着,道:“现在你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你来定。”

    乐乔心里微微一动,低低呢喃一句:“高手。”

    大步走进卧室,毫无意外,还是黑色系的沉稳风格,她叹了口气,“一会儿我们真要去商场一趟,我是个不喜欢委屈自己的人,哪怕是一个人的生活我也要享受到好的品质,以后……请……多多指教!”

    她突然不知道该称季沉为什么。

    季沉看出她的局促,勾唇,“一切听夫人的。”

    噗!

    乐乔歪着脑袋,“我一直忘了问你一个问题。”

    “问。”他走到卧室的窗户边,拉开窗帘,让窗外金色的阳光洒进来。

    蓦地,乐乔的心里突然怦然了一下,英挺的男人站在阳光之下,完美的侧脸轮廓仿佛镀了一层金色的光芒,给人一种天神降临人间的感觉。

    这一刻,她才猛然发现,自己竟然嫁了一个男神!

    一个神一般的男人!

    当然,她可不是以貌取人的人,干咳一声,故作无谓道:“我想问你,以前有没有恋爱过?”

    季沉打量着她,眸底满是戏谑,“吃醋?”

    “才不是,我只是想说……”你的撩妹技能至少也有九十分,以前肯定恋爱过无数次。

    当然,这话是不能说的,她现在寄人篱下,还是懂点儿事比较好。

    “相过亲。”季沉沉声道。

    想起自己每次放假,母亲都会给自己安排各种相亲,他的脸色变得不太自然。

    乐乔向来懂得察言观色,嘿嘿笑了:“原来你这样的男人也会相亲。”

    “哦?什么样的男人?”

    沉稳,睿智,英俊迷人,深不可测。

    “好男人。”她重重道,然后转身,“你先休息吧,我去弄个早餐。”

    季沉看着她狡黠的背影,心头泛起一阵暖意。

    好男人?

    好?

    在她的心里,原来是这样给自己定位的。

    现在才九点多,吃早饭太早,吃早餐太晚,不过一会儿要去商场肯定要消耗能量,所以早餐是必须吃的。

    乐乔很快就从厨房出来了,“你家冰箱的东西还不少,随便做的,将就吃哦。”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