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深知这个男人的不可测,乐乔赶紧转移话题,“我想换衣服了,今晚事情还很多,你能不能……”

    “我去看文件。”季沉给她关好了房门,眸底满是化不开的笑意。

    乐乔深吸一口气,又过来把门给反锁了,倒不是不相信季沉是个君子,她只是为了掩盖自己刚刚眸底的惊讶和心中的震撼罢了。

    换了身宽松舒适的衣服之后,听到敲门声,她连忙过去开门。

    一股浓浓的咖啡香味扑鼻而来,仰头看着这个英俊到连灯光都只能成为背景的男人,她眨巴了一下眼睛,“什么事?”

    “你的咖啡。”

    富有磁性的,低沉的嗓音,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最是惑人。

    乐乔心头微微一跳,赶紧接过咖啡,“多谢。”

    季沉居高临下的看着不太对劲的小女人,觉得今天的她好似客气了起来,之前她可是较为随意的,难道遇到什么事情了?

    这一打量,自然就看到她身上的衣服,浅蓝色的家居服,但是……胸前两个发育“较好”的浑圆随着她有些起伏的呼吸一动一动的,晃动之间让季沉难以压抑体内的燥热,鼻尖属于她身上的女人香味越发浓烈起来。

    他微微靠近,身上的男人气味十分浓烈,却又好闻,乐乔的脸一下子被烧红,“你、你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问你,什么时候睡觉?”他声音沙哑的说着,目光似有所无的落在乐乔的胸前。

    乐乔没注意到他眼神的炙热,只以为是自己不对劲,于是赶紧道:“想一个创意,修改一下图纸,大概十一点半的样子,你要是累了就早点休息,客房不是已经收拾出来了?”

    这张床都抬进卧室了,那之前的床肯定是放在客房了。

    黑眸一眯,他道:“好。”

    男人走后,乐乔连忙把门给关好,喝了几口咖啡让自己清醒起来,暗暗道:乐乔你想什么呢,你和这个男人只是合约结婚而已,假结婚知不知道?要淡定,淡定。

    美色而已,这男人虽然很不错,但绝不是你可以要的男人。

    脑海中,陡然闪过昨夜和他一起从农家乐回来的白光。

    主题,便是星情。

    创意,便是昨夜自己脑海中浮现的那一系列想法。

    乐乔生怕自己的想法会消失,于是将脑海中刚刚暧昧的那一切啪啪啪甩开,赶紧制作起方案来,还有她最新出炉的钻戒和手链,都以星光为题。

    两人都在加班,乐乔已经沉浸在自己的设计中,而季沉的眼前却是不断浮现她清丽迷人的脸蛋,浮现她发育甚好的胸前浑圆,他自认是一个自制力强大的男人,并且不是一个多么喜好女色的男人,可现在只要一想到她,想到她宽松衣服下的姣好身躯,想到她一举一动都带着一股子致命的诱惑,他的身体某个难以言喻的地方就会变得肿胀,发疼。

    蓦地,他突然起身,端着咖啡站到了外面的阳台上,任由夜间的冷风吹走身上的燥热和欲望。

    他不该着急,对乐乔这样美好而又有智慧的女人,徐徐图之才是最佳策略。

    关家。

    关承刚的独子,关家少爷关厉珏风尘仆仆的出差回来,一进门就把身上的风衣扔给上前来的佣人,随口问道:“乐乔呢?”

    小心翼翼拿着衣服的佣人闻言,轻声道:“二小姐已经走了。”

    “走了?什么意思?”关厉珏回头,目光凌厉的看着佣人。

    关厉珏一向冷酷无情,心狠手辣,哪怕是在家里,也是一个心思深沉之人,没有一个佣人是不怕他的。

    眼下被他这么冷酷的锁定着,佣人的腿都要软了,“少、少爷,二小姐她离开关家了,她……”

    “厉珏。”一声清脆冷然的嗓音,解救了佣人。

    关果凌穿着一袭家居长裙从旋梯上下来,目光落在佣人身上,“下去吧。”

    佣人连忙逃开了满是森寒气息的客厅。

    关厉珏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着放在桌上,“说吧,你又怎么算计关乐乔了?”

    “呵呵,这一次可真不是我算计她,奇怪,我才是你的大姐,关乐乔不过是爸爸的一个私生女罢了,你干嘛这么关心她?”关果凌走过来,坐在关厉珏身边的沙发上,语气莫名道。

    关厉珏的脑海中,闪过一张清丽绝艳的小脸,还有那懦弱而又带着几分倔强的眼神,他忍不住勾起殷红的唇,冷笑道:“我记得我说过,关乐乔是我关厉珏的玩具,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动她!”

    关果凌是知道的,自己这个心思深沉,手段狠辣的弟弟不只是商场的一匹黑马,更是一个脾气古怪、占有欲极强的男人,对于关乐乔,他一直都是秉持着一个原则:任何人欺负关乐乔都不行,只有他可以。

    记得他以前和关乐乔一起上学,有个男生扶了一把摔跤的关乐乔,结果那个男人被他打到住院,而关乐乔也被他饿了两天。

    那还只是典型事例中的一件,她知道父亲关承刚对弟弟的期待很大,所以他做什么事情,父亲都是同意的,赞成的,甚至当初让关乐乔和他一起上贵族学院,也是弟弟说了算。

    想到这里,关果凌的眼底闪过一道精光,她盯着自己这个阴桀可怕的弟弟,故意道:“厉珏,如果关乐乔结婚了,你会如何?”

    “结婚?和谁结婚?”关厉珏的眼神一凛,定定看着关果凌。

    感受到关厉珏眼神中的无边森寒和腾腾杀气,关果凌的身体微微一僵。

    “看来你还不知道,星期六那天,爸爸安排关乐乔和朱家公子相亲,结果她直接带了个男人回来,说她已经结婚了,要和关家断绝关系,唔,她已经搬到那个男人那里去了。”

    “相亲?结婚?”

    不等关果凌说话,关厉珏突然出手紧紧攥住了关果凌的手臂,力气大得吓人,关果凌疼得脸色都发白了,“厉珏,你干什么?”

    “你最好老老实实告诉我,这一次是不是你算计的?”

    猩红的眸子里,满是杀气和戾气。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