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7章 关厉珏,求你放了我
    谁都知道,关厉珏是关氏集团的总经理,是指定了的继承人。

    但没有几个人知道,关厉珏其实还和黑道有关系。

    他眯起阴桀的眸,“我不管你动用什么样的手段和势力,三天之后如果还查不出季沉这个人的身份背景,那你就不用来了!”

    闻言,手下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如果他查不出来的话,那么珏少要处理他,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滚出去。”关厉珏一想到那个女人想要逃离自己的控制,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怒意。

    “是!”

    “等等。”

    “珏少?”

    关厉珏掐灭了手中的烟蒂,“她现在住在哪里?”

    “文园区108栋304.”

    乐乔今天的工作完成的很好,系列主题也基本完成了,今天她决定按时下班,回去给季沉做饭。

    季沉给她做早餐,那她回去做饭也是应该的,相互帮助嘛。

    程落蝶有约会,一早就走了,她去买了菜之后,打了车到文园区,刚走进小区门口没几步,就被一个仿若从黑暗中走来的身影给震慑在原地!

    远远看着一脸灿烂笑意的女人走来,关厉珏连呼吸都变得缓慢了许多,紧紧盯着她眉眼之间的自信和笑意,他身体里的血液都开始沸腾了。

    果然,他一直都知道,这个女人不像表面上的那么懦弱无能,她想做一个简单的花瓶,真是做梦!

    可现在哪怕这花瓶不在眼前,他也要把她带回去!

    看到乐乔眼中的惊恐和害怕,关厉珏勾起了残酷的弧度,“怕我?”

    乐乔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身体也越来越冷。

    “关厉珏,你怎么会在这里?”

    关厉珏迈开步子,一步步走向了乐乔,夕阳的光芒将他的身影拉长,在他渐渐靠近的时候,乐乔分明感觉到一股寒流袭来。

    她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关厉珏!”

    “很好,还没有忘记我,只是你的胆子似乎变大了,才一个月的时间,你就结婚了,嗯?”关厉珏伸出手,想要捏住乐乔的下巴,但乐乔往后一退,他眯起了危险的眸。

    周身,都弥漫着可怕的气息。

    乐乔紧紧捏着手中的袋子,手背上青白交接,“是,我已经结婚了,我和关家没有任何关系!关先生也说了,从今以后关家的事情与我无关,我也……”

    “关家的事情与你无关,但是乐乔,你以为你逃得掉我的手心吗?”关厉珏定定看着乐乔苍白的小脸,“我从未说过你和关家有关系,可你……和我关厉珏的关系却是这辈子都断不了的。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和那个男人离婚,跟我回去。第二,我毁了那个男人,带你回去!”

    乐乔的呼吸在瞬间停止了下来。

    她知道关厉珏的手段,因为她曾经亲眼看到关厉珏把一个帮了自己的学长给打的口吐鲜血,在地上挣扎着站不起来。

    她也亲眼看见过,关厉珏一刀捅进一个纠缠她的混混的心口。

    这个人,是一个魔鬼!

    是她的噩梦!

    “想好了吗?我的乐乔!”他轻佻的抬起手,捏住了乐乔的下巴。

    动作是那么的轻柔,但他那凌厉骇人的眸光,却仿若利刃。

    “关厉珏,我是你的二姐!”乐乔突然咬牙道,“你这算什么?禁锢我?”

    “二姐?现在你承认你和关家的关系了?乐乔,没有我的允许,我不管是是乐乔,还是关乐乔,你都只能是我的。”他对乐乔,有一种莫名的偏执,他管这样的执念称为禁忌。

    可他喜欢这样的禁忌。

    这个女人的一切都是他的,或许正是因为第一次看到她绝望的眼神,看到她握着水果刀走进父亲的房间的倔强……那一刻,他就发誓,这个女人不管是不是他的姐姐,都是他关厉珏要的人!

    乐乔想过再次和关厉珏见面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可她没有想到关厉珏一开口便是致命的威胁。

    “关厉珏,我求你,放了我!”她目露悲哀的看着关厉珏,这样的示弱,让关厉珏心中的掌控欲得到了满足。

    轻轻松开了她的下巴,殷红的唇角邪恶至极,“不可能!”

    若放了你,我怎么办?

    我人生的意义,就是折磨你啊!

    冰冷刺骨的三个字,打破了乐乔最后的一丝希望。

    她想要反抗!

    “乔乔。”一声清冷低沉的嗓音,化去了她满心的恨意和怨怼。

    转身,“季沉?”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你怎么在这里?快回去!”

    她很清楚关厉珏是什么人,季沉突然出现,以关厉珏的性子,是绝不会放过他的!

    “你在这里。”他走到乐乔的身边,握住了乐乔的右手。

    左手,右手,紧紧相握!

    这一幕,是那么的刺眼,刺眼到将关厉珏的杀气瞬间激发到极点!

    “你就是季沉?”关厉珏蹙起眉,阴柔的脸上浮现了森寒的杀意。

    季沉冷冷一笑,“你又是谁?”

    “这个女人,是我的!”关厉珏指着乐乔,“若你识趣,离婚,滚蛋!”

    乐乔本想和季沉解释什么,谁知道一向清冷内敛的季沉竟然一低头,轻轻按住她的后脑勺,直接吻上了她的唇。

    她震惊的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

    季沉是个美男子,她一直都知道。

    只是,她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吻和他的人一样,最初的凉,衍生了最炙热的情愫。

    虽然只是一个轻吻,在季沉却在离开她红唇的时候轻轻舔了一下她的嘴角,“乔乔是我的妻子。”

    满含情意的魅惑嗓音,充斥着浓烈的霸道。

    轰的一声,关厉珏脑海中绷起的最后一根弦彻底被雷电劈断!

    一拳,带着强劲的风声往季沉的脸上袭去。

    “小心。”乐乔紧张的叫道,可季沉却是不急不缓的,也没见他如何动作,便握住了关厉珏的拳头。

    惊心动魄的一瞬,险些让乐乔腿软。

    “关厉珏,你干什么?”

    “你看不出来吗?我要教训一个这个男人。”

    他的话语中,满是愤怒和杀意。

    关乐乔,是他关厉珏的人,不管他们是什么关系,他都不容许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接近她。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