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做什么又亲我?”乐乔捶打着季沉的胸膛,却被他轻轻握住。

    “小心打疼了。”

    “疼死你算了!”

    “我不疼,我怕你疼!”他弯起黑眸,大手一紧,乐乔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一下子不受控制的贴在了他的身上,坚硬而又有力肌肉有着迷人的错觉,而他身体的某个地方也渐渐抬头,抵在她的小腹处。

    “季沉?”她尴尬的想要推开他,但这男人到底知不知道,现在是大白天的啊!

    季沉靠在她的额头上,吸了吸气,满足的点头,“好,不逗你。”

    松开她的腰,他接过她手中的杯子,“我给夫人倒水去。”

    “……”

    有一种情感,叫做温水煮青蛙。

    而乐乔觉得,她就是被季沉放在温水里的青蛙,不知不觉,陷入他的温柔与宠爱。

    有些话,她不说,他懂。

    有些事,她不做,他做。

    她已经被他宠成了随便一个眼神都能得到热情回应的公主殿下。

    在季沉牵着乐乔的手上车,然后驱车离开文园小区后,在小区的一棵老槐树下,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脸色苍白,目光阴桀的看着那辆吉普车离开的影子。

    握紧拳头,手背上冒出一根根青筋,殷红的唇角勾起邪恶的弧度,“关乐乔!你以为这样就能逃出我的手心吗?我绝不放手!”

    就算季沉在,他也一样要把她抢回来!

    一个月之后季沉就要回部队了,到时候便是关乐乔重回自己手中之时。

    搬到新家,两人都累了,季沉干脆开着带她去方圆那里敲了一顿。

    新居是三室一厅,一个主卧,一个侧卧,还有一个客房。每个卧室都有单独的浴室,回家之后季沉先是让乐乔去洗个澡,然后自己也迅速洗了澡便去书房把需要发回去的文件发了。

    出来的时候,准备给心爱的夫人倒一杯牛奶,谁知看到在厨房忙活的倩影,他不由好奇的走了过去。

    “在忙什么呢?”

    乐乔闻到他身上的香味,头都没有回,“煲粥。”

    “嗯?”

    “今天晚上在方圆那里吃的太油腻了,现在睡觉的话肯定不消化,我煲点银耳粥做宵夜,你忙完了?”她叽叽喳喳的话语,落入季沉的耳中比最高档的音乐会都要醉人。

    “需要我帮忙吗?”

    乐乔想了想,“把冰箱里的水果拿出来洗一洗,切成小块状。”

    “好。”

    夫妻俩在厨房忙了十几分钟,然后才一起到客厅看电视。

    “这个家……喜欢吗?”季沉沉吟片刻,忍不住问道。

    乐乔靠在沙发上,看了一眼落地窗两边的常青树,又看看清新风格的摆饰,就连家具都是他们之前一起买的,缺了的他也是按照她喜欢的风格买的。

    唔,真的很像是一个家呢。

    “喜欢!”

    只可惜,不知道能住多久。

    她是个理智的女人,自己和季沉的婚约只是两人各取所需,真正能够走到哪一步,尚未可知。

    不过按照季沉这么宠下去,她真的担心自己有一天会彻底堕落!

    “在想什么呢?”季沉察觉了她的沉默,问道。

    “季沉,合约你什么时候签?”乐乔突然坐直了身体,目光直直看着季沉。

    季沉的手,渐渐握起。

    英俊至极的脸庞上,浮现一抹幽暗。

    “你真的希望我签?”虽然只相处了一个月不到,但他能够感受到她越来越温顺的依赖,越来越痴迷的眼神。

    难道她还是对自己不放心吗?或者……还未喜欢上自己,哪怕只是一点点?

    乐乔很想摇头,但她还是理智的分析道:“合约上写明了经济的分配,以及我们两人需要履行的义务,如果对方有需要的话……”

    “乐乔!”他突然握住了乐乔的手腕,力气很大,大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乐乔吃疼的蹙起眉头,却还是目光清明的看着他,“难道你后悔了?”

    “不!”

    “那……什么时候可以签?”

    又是这个问题!

    季沉性感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愤怒的气息如同黑暗一边包裹着乐乔,他紧紧握住她的手,一字一句问道:“真的希望我签吗?”

    她……不希望啊,内心深处有个声音说不希望。

    可她一想到自己只是关家的私生女,还有一个关厉珏虎视眈眈,她压根没有资格和精力去追求什么婚姻的幸福好吗?

    季沉不说,但她也隐约猜得出他的身份,这样不简单的一个男人,他的家里关系是不是会更加复杂?

    季家,能接受自己这个私生女成为儿媳妇?

    很多事情,她都不敢想,但并不代表她没有想过。

    季沉看着她沉默倔强的眼神,苍白的小脸上浮现了丝丝的痛楚,这才想起自己还捏着她的手。

    虽然气愤,但还是心疼,松开她,“我再想想。”

    他不后悔的,只是和她结婚。

    男人带着一身疏远而又冷冽的气势离开客厅,径直走进了侧卧,连一个眼神都不曾留给她。

    乐乔坐在沙发上,左手揉着自己被捏的红肿的右手手腕,目光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季沉,季沉。

    不知何时起,她是那么的喜欢在心中呢喃他的名字。

    等到粥熬好,喝粥的人却已经睡了。

    乐乔把熬好的粥全部倒了,这才回房准备睡觉,可只要想到季沉生气的模样,想到他身上不曾释放过的冷漠和疏远,她的心头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攥住,很疼,却不得释放。

    辗转难眠。

    窗外突然闪过一道惊雷,紧接着便是几乎要将整个大地都劈成两半的闪电……

    乐乔从小就怕打雷闪电,尤其是雷声,因为小时候她违背过一次关厉珏的话,关厉珏就在雷鸣电闪的夜里把她捆在院子里,一整夜耳边都是雷鸣之声,都是冰冷刺骨的雨水……

    从那以后,她便更加惧怕打雷和闪电了。

    轰隆隆——

    “啊——”乐乔害怕的叫了一声,连忙用被子将自己紧紧捂住,生怕雷电会劈进这房间里来。

    恐惧的感觉,侵袭了全身,一次次的轰鸣声中,她的身体都冷了下来。

    一只温暖的手,不知何时进了被子,轻轻握住她的手臂。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