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33章 被这男人的美男计诱惑了
    乐乔咬唇,“谁说我爱上他了?”

    “你做什么这么怕承认这个事实?你们两个是法律承认的夫妻,就算爱上对方也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当然啦,你之前一不小心被压倒的事情也是法律内夫妻之间要履行的义务,真的不用那么纠结的。”

    面对程落蝶的调侃,乐乔已经彻底无语了,“落蝶,你能不能不要再提那天晚上的事情了?”

    她现在一想到那件事,浑身都不对劲!

    “那你告诉我,除了那天晚上,你们之后做过没?”

    这直白的话……

    “没有!”她咬着唇。

    “真的没有?这不科学啊,按理说,刚刚开荤的男人一般都是如狼似虎的,怎么可能面对这么一个绝色却没有下手?你说,是不是你拒绝了?”

    嘴角一抽,“我当然要拒绝了,落蝶,你到底是不是我朋友,我都被人占便宜了你还在这里分析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可占你便宜的人是你名正言顺的老公,我能怎么样?难不成让我找人把他堵在巷子口暴打一顿?这个方法可行,乔乔,如果你不高兴的话,我真找人揍他一顿,怎么样?”

    “不可以!”乐乔连忙拒绝,“打人可是犯法的,你想去坐牢?”

    “明明是你舍不得。”

    “我……我什么时候舍不得了?我只是不喜欢用暴力来解决问题,我最近都在和他冷战,他竟然也就真的不再讨好我了。”

    “唔,不习惯了?”

    乐乔脸色微微一变。

    “就知道你是这样的,口是心非的小女人啊。其实季沉真的不错的,比起陆煜寒,他有担当多了好吗?当初陆煜寒口口声声说爱你,可到最后呢?还不是收拾东西出国了。不管是陆家还是关厉珏给他的压力,他自己都承受不了,还有什么资格和本事来保护你?乔乔,劝你还是放下他吧,珍惜你眼前的这个人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俏脸的脸蛋微微泛白,紧紧握着拳头,乐乔一字一句道:“我早已经放下了。”

    那是青春时光里,不经意出现的一个怦然

    心动,不经意谈起的一场青涩恋爱。

    她早已看淡。

    只是有些好奇,为什么这些人对她的喜欢,都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好了,我们不提这些事情了,你呢,吃饱了就回家随睡觉,明天又是周末了,好好休息,养精蓄锐,争取早一点让Belle系列的品牌出现在Wish的专柜上。”

    提到和珠宝设计有关的事情,乐乔的脸上多了几分暖意,“嗯,我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等总经理出差回来,她确定之后就能上架了。”

    “来,恭喜我们乐大首席,即将领衔Belle星光系列珠宝进军国际珠宝行业!”

    乐乔举起酒杯,“多谢,我会努力。”

    “嘿嘿,以后要罩着我哦。”

    “……”

    刚打开门,乐乔就闻到了一股香味。

    从厨房传来的。

    她连忙换好鞋,往厨房走去。

    一个熟悉的英俊身影在厨房中出现,他转过身来,映入眼帘的是他俊美又迷人的脸,“回来了?还以为你会晚点呢。”

    乐乔的心,莫名的一暖。

    有没有人说过,当你回到家的时候,面对的不是冷冰冰的家具,而是一张熟悉的脸,熟悉的笑容,这就是人追求的幸福所在。

    “发什么愣呢?赶紧洗手,我熬了银耳粥。”季沉的嘴角,噙着一抹浅浅笑意。

    乐乔乖巧的进卧室,洗手,换上家居服,出来的时候餐桌上已经盛好了一碗颜色鲜艳,味道香浓的银耳粥。

    “这是你做的?”她道。

    “除了我,还能是谁?”季沉放下手中的动作,走过来坐在她身边,“尝尝看。”

    乐乔被他炙热的视线看得浑身不自在,低头舀了一勺尝了尝,“嗯,味道挺不错的。”

    “你吃饭了吗?”乐乔看着他,“不是说今天要……”

    “想到你一个人在家,就早点回来,没想到你反而回来晚了。”季沉说着,接过她手中的勺子开始喂她。

    乐乔惊愕的看着男人,“我……”

    “张嘴。”

    “不用,我自己来!”

    “乔乔?”

    乐乔听到他富有磁性的嗓音叫着自己的名字,更是想起了程落蝶的话:

    如果你不喜欢他的话,就不会脸红,更加不会被他诱惑。

    可是现在,为什么听到季沉这么深情的叫自己的名字,她的脸甚至是耳朵都红了?

    为什么感觉到扑在自己鼻尖、耳边的温热呼吸,还有他身上独特的气息,她会觉得自己被这男人诱惑了?

    难道……她真的喜欢上他?

    “想什么呢?”季沉的眸,渐渐深邃几分。

    “没,我不喝了!”乐乔推开椅子,飞奔回卧室。

    如果再和这男人待下去,她真的会忍不住怀疑自己的初心。

    季沉看着手中的勺子,还有没喝多少的银耳粥,深不见底的眸底闪过一道光芒。

    乔乔,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承认……你爱上我!

    翌日,乐乔醒来,收到季沉的短信:有事出去,下午回来。

    她轻哼一声,“什么时候回来关我何事?”

    不过,还是掩盖不住眼角的一抹笑意。

    她起身去洗漱了一下,又换上了一身宽松的吊带裙。

    反正一个人在家,穿的随意点比较舒服。

    其实乐乔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不喜欢穿内衣的,科学研究,穿内衣睡觉的女人最容易得乳腺癌,而且穿多了也难受,所以她在家的时候干脆不穿。

    和季沉“同居”之后,她倒是没好意思不穿了,而且尽可能传一些保守的家居服。

    可今天天气热,而且季沉下午才回来,她在家就想好好休息一下,自然选择了吊带裙,也没有穿内衣。

    然而,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乐乔今天受到了极为伤人的侮辱。

    吃了早餐之后,乐乔拿着一本世界珠宝杂志坐在沙发上看,突然听到了门铃声,她有些疑惑。

    今天是周末,而且她和季沉刚刚搬来,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住在山水别苑,只有方圆和落蝶知道。

    方圆不会突然来这里,那就是落蝶了。

    想到这里,乐乔连忙穿好鞋子去开门,从摄像头里看到的人不是程落蝶,而是一个穿着紫色小香风连衣裙的女孩儿。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