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乔从一阵酸痛中醒来。

    亏得今天是周末,她不用去上班,不然的话肯定要请假了。

    靠在一只结实的手臂上,乐乔先是一愣,随即坐起身来,把枕头狠狠往身侧男人的身上砸去。

    “季沉,你给我起来!”

    季沉握住乐乔的手,“夫人听话,再睡会儿。”

    昨天晚上实在是太累了,剧烈运动做了大半夜,他补补觉。

    “季沉你给我起来,离婚!我们离婚!”

    乐乔算是学乖了,不管她和季沉说什么,这个男人都会强势的压倒自己,然后意图让自己失去神智,最后不了了之。

    她现在只要提出离婚两个字即可,任何理由都不需要,只要离婚!

    季沉闻言,忍不住大手一揽,将坐在床上的女人再次压倒。

    “老婆,能不能不要说离婚这两个字?”他蹙起眉头,刚刚醒来的他有种致命的魅惑,头发有些乱,神色有些慵懒,但就是这样的他,满身都是魅惑的气息。

    乐乔呆了呆。

    感受到男人放在腰间的大手,她立马狠下心来,“季沉,你如果再来的话,我就和你……我……”

    “好,不来了!”

    他想过的,如果用语言无法说服她,那就用行动来睡服她!

    “季沉,你真的不打算和我好好解释一下吗?”乐乔定定看着季沉,咬牙道。

    这男人现在算什么?

    爬墙,不对,是爬窗户到自己的床上来,然后整夜的胡来,最后却什么也不解释?

    季沉眉眼一动,“解释,当然要解释。”

    看来方圆说的没错,只要在床上征服了她,那她肯定就会乖乖听自己解释了。

    看不出来,方圆这个花丛老手真的有两手。

    季沉翻过身,将她抱在怀里,滚烫的身躯有种说不出的安全感,乐乔这一刻竟然没有推开他。

    “我是季家的人,我爷爷季闻是第一军区的军长,不过现在已经退下来,在家休养,我爸爸季光是外交部的副部长,我妈以前是教授,现在已经退休了。对了,我叫季沉,从小就在部队里长大,目前混了个少将军衔。唔,大概就这么多需要交代的了。”

    季沉一本正经的解释,让乐乔忍不住想笑,但还是忍住了,“混?这么说,你的少将军衔是混来的?”

    “咳咳……夫人,为夫这是谦虚的表达。”

    要知道,这个军衔可都是他用血来换的,这身上的子弹孔就不少。

    不过乐乔没有纠结这个问题,而是问道:“那你为什么会来骗婚?”

    骗婚?

    季沉对这个词语很不爽,他可不是骗婚,他是真心实意要结婚的。

    “我妈每次在我放假回家的时候都会安排相亲,我也是没被逼无奈才去的。”季沉说着,眼神落在乐乔的身上,“说起骗婚……这应该是夫人你的主意,不是吗?”

    乐乔想起相亲那天她喜滋滋和季沉去领证的一幕……有种呕血的冲动。

    她原本还以为自己占了便宜,谁知道最后被吃干抹净,还赔上了婚姻?

    “那我问你,为什么你要说自己是破落户?”

    季沉眯起黑眸,深邃道:“如果我不这么说的话,夫人你会和我结婚吗?”

    乐乔默。

    不会!肯定不会!

    如果知道季沉的真实身份,她会逃的远远儿的。

    “好吧,就算是我先请你和我合约结婚的,你为什么不把话说清楚?”

    季沉眯起黑眸,“如果我说清楚了,你会和我结婚吗?”

    “当然不会!”

    男人勾起嘴角,高深莫测道:“这不就是了,我需要一个妻子,乔乔你需要一个老公,咱们一开始是各取所需,这话可是你说的!”

    乐乔被男人说的不知道该如何辩解了。

    她想了想,道:“那好吧,现在我知道了,咱们也不各取所需了,我得到了属于我的自由,季少将你什么时候和我离婚?”

    大手,突然抬起了她的下巴。

    此刻的他,并未穿着军装,身上满是那种豪门贵公子的慵懒和肆意,眼角含笑,语气严肃:“老婆,既然嫁给了我,就不要再想离婚的事情了。我们季家,可从来都不准离婚的!”

    “现在又没有人知道我们结婚,悄悄离了就是了,没人会知道的。”

    “不好意思,知道的人已经很多了,如果老婆你真想和我离婚的话,我倒是有一个建议。”

    乐乔挑眉,虽然知道这男人没什么好事儿,但还是好奇问了:“什么建议?”

    “把知道咱们结婚的人都杀了,这叫杀人灭口,只要没人知道,老婆你就可以如愿离婚了!”

    “季沉你耍我?”

    “不,我这是给老婆大人你出主意呢!”

    乐乔气的下巴都在颤抖,这男人却是捏住了自己的下巴,那性感的薄唇渐渐靠近,属于他身上的气息也渐渐靠了过来……

    一种莫名的心跳和紧张,传达到乐乔的脑海中。

    亲吻了她一下,季沉很快松开她的下巴,得意道:“老婆,你这辈子都注定是我季沉的女人了,你是逃不掉的!与其整日想着逃走,还不如好好做我的老婆。”

    “你……”乐乔欲言又止,眼角闪动着自信的光芒,“好啊,做你的老婆也不是不可以,你先把那个叫做秦思思的人给我打发了,我可不希望和你结婚带来的不是开心,而是一桩桩大麻烦!”

    闻言,季沉心里总算是放了下来。

    哄老婆这种事情,除了耗费体力,还耗费脑力。

    他差点儿就要投降了。

    “老婆你放心,在你正式进我们季家的门之前,我一定会把你周围的麻烦都解决掉!”

    岂止是要解决秦思思那边的麻烦,还有关家呢。

    时间过的很快,季沉依旧每天晚上爬窗户,爬的不亦乐乎。

    程落蝶依旧每天睡酒店,有一个聒噪的方圆伺候着,日子过的也不错。

    乐乔在工作上一直都是一个拼命三娘,比如这次,为了把Belle系列的珠宝主题和每个产品的型号以及款式全部定下来,她已经连续加班三天了,回到家也是继续加班,导致每天爬窗户的季少将一次肉都没有吃到。

    倒不是他不想,只是他舍不得。

    每天看着自己的女人累成这个样子,他如果还只顾着自己想吃肉的话……就太不是男人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