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49章 生怕被关家大卸八块
    方圆亲自出马打发走了秦思思,赶紧凑到季沉身边去邀功:“怎么样,我是不是够厉害?说说吧,打算怎么感谢我?”

    “你和秦思思……有秘密?”季沉懒洋洋问道。

    方圆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就知道你会赖账!有件事我要和你说一下。”

    “说。”

    “上次咱们季少将以身犯险,保住了9号军火库,还有整个精英队的人,除了你,没有一个人受伤,对不对?”

    挑眉,“这不是早就知道的事情?”

    “我来的时候正在书房偷听我爸打电话呢,这次部队里要给你颁奖!”

    “哦。”

    “我靠……季少你怎么可以这么淡定?”

    季沉瞥了他一眼,“这不是迟早的事情?再说了,我又不是第一次被授予军功了,话说你怎么比我还不淡定?”

    “只有你这样的怪物才会淡定呢,哪有二十多岁的少将的?除了你这个变态,一次次的立下军功,愣是别旁人跑的快了不止一星半点。”

    面对方圆发牢骚,季沉没说话,只是在想之前乐乔想和自己说话的那种犹豫和纠结。

    难道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季少你想什么呢?”

    “想我老婆!”

    方圆嘴角一抽,“嫂子不是才来看过你?”

    “那又如何,我现在想她了不行?”

    “可你想过没有,你和嫂子总不能一直这么隐婚吧?我觉得嫂子家里挺复杂的,上次你不是让我帮忙查一下关厉珏么,查到了,和鹰帮有关!”

    这话一出,季沉的眸色暗沉了下来,“鹰帮?”

    “是。不过他也是个正儿八经的商人,但是是一匹商场黑马,手段果决,狠辣非常,关氏集团就是因为有他才能在江州八城站稳脚跟,季少,你查嫂子的弟弟做什么?”

    “这个人对乔乔有异心,但我不清楚这是为什么,乔乔也没说,只是看的出来,她很怕关厉珏!”

    想到之前乐乔看到关厉珏时那浑身僵硬的模样,季沉的心里忍不住一阵抽疼。

    当然,更多的是汹涌而来的气愤和杀气。

    “季少,你想对付关厉珏?”

    “只是想让他远离乔乔罢了。”

    看着季沉淡漠的样子,方圆缩了缩脖子,总感觉季少的眼睛里有杀气!

    难道是他看错了不成?

    NO!

    季少真的有杀气!

    “不管怎么样,反正带上我一个!”方圆乐滋滋的说道,他好久没有跟着季少一起干事儿了。

    季沉蹙起剑眉,“你怎么什么事儿都想插一脚?对了,蒋朝阳呢?为什么不见他来看我,你没告诉他我受伤了?”

    提到蒋朝阳,方圆的脸色微微一变。

    他捂着唇,很是不自然的干咳了一声,“季少,是这样的,蒋朝阳他之前来看你的时候你还在昏迷,后来醒了也来看过你,不过看到嫂子在,他就没好意思进来,你也知道,他的脸皮一向都没有我的厚,对吧?”

    季沉也没想那么多,点头:“他的脸皮确实比你薄一点。”

    “……季少,你就不能委婉点表达?”

    “不能!”

    乐乔第二天继续上班,下班之后继续给季沉熬药粥。

    这个方子是她从一个老中医那里得到的,对于受了外伤的人最是管用,所以就算知道季沉再不爱喝,她也会熬。

    反正当着自己的面,季沉也不会嫌弃不是?

    拎着保温盒,乐乔开着车出了山水别苑,去医院的路上突然接到了关承刚的电话。

    虽然诧异,但她并不是很在意。

    “喂?”

    “马上回家,我有事情要和你说。”关承刚严肃的说道。

    “我现在在忙!”

    “关乐乔,别忘了,就算你已经结婚,可你还是我关家的人,你想违抗我的命令?”

    乐乔在关家一直都是唯唯诺诺的怯弱模样,现在一出了关家,反而变了性子,这让掌控欲极强的关承刚一时之间很难适应。

    乐乔蹙起秀眉,想了想,“我真的有事。”

    不管她再怎么讨厌关家,讨厌这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可关承刚还是她的父亲,不是吗?

    万事留一线,这一点她还是知道的。

    “我只要你一个小时的时间。”

    关承刚都退步了,她也不能不妥协。

    想了想,乐乔道:“好,我马上过来,二十五分钟之后赶到。”

    看了一眼保温盒,乐乔纠结着要不要给季沉打个电话。

    算了,反正他也不知道自己一会儿要去看他。

    二十五分钟之后,乐乔把车子停在了关家门口。

    保安王叔看到乐乔从一辆崭新的宝马车里下来,还是她自己开的车,整个人都惊呆了。

    “二小姐……这、这是你的车?”

    乐乔很是谦虚的回答,“不是,是公司配的。”

    如果她敢承认这是她的车,关承刚和关果凌非把她大卸八块不可!

    倒不是说这车子太值钱,他们羡慕嫉妒,而是她瞒着关家她在外面的工作和待遇……

    尤其是关果凌,如果她知道自己其实就是着名珠宝设计师Belle,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乐乔和王叔说了两句便进去了。

    王叔看着这美丽的背影,感慨道:“我就知道二小姐不是池中之鱼,果不其然。”

    进去之后,乐乔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诡异气氛。

    看到坐在沙发主位上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好像刚从公司回来一样。

    他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乐乔的心里升腾起莫名的情绪来。

    这也许是他第一次正眼看自己吧。

    不,好像是第二次。

    第一次是她自作主张和季沉闪婚的时候。

    “父亲。”

    “坐。”关承刚本想教训乐乔的,可一想到她现在嫁给了季家的少将季沉,他便生生把那口愤怒的恶气忍下了。

    若不是需要用到乐乔,他其实是很不乐意见到乐乔的。

    不知为何,每次看到这个女儿他都会很不舒服,或许是因为她那样淡漠的眼神,又或许是因为她这张脸蛋。

    乐乔才不管关承刚在想什么,她只知道,现在的关承刚之所以对自己那么客气,只是因为她嫁的人叫季沉,是季家的人。

    其他的?

    她不在意,关承刚也不在意。

    不过有些事情,她绝不会违背自己的原则就是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