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猜。”低沉磁性的嗓音,从电话里传来。

    一想到不知要多久才能见到他,乐乔的心情越发低落了,“猜不到。”

    “夫人请往后看。”

    乐乔不是很有耐心的往身后看去,视线里出现一张熟悉到骨子里的俊脸,那黑眸深处的点点笑意,让她浑身的失落感都在瞬间消失不见!

    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扶着季沉走过来,他虽然要去军区了,但身上的衣服还是病人的衣服,加上他的脸色还很苍白,的确有几分病弱的感觉。

    乐乔心中一疼,连忙走过去,扶着他的手臂,仔细盯着他的脸,道:“你怎么还没有走?你这么重的伤势,干嘛站在医院门口,不知道风很大吗?”

    “这位是……”乐乔看见季沉挤眉弄眼的,很快注意到他身边这个穿着军装的阳光少年。

    其实也不是少年,已经二十岁了,这是季沉在军区带的小军人,叫季沉师父呢。

    “这是我徒弟,叶子阳。”

    “你好,我是乐乔。”乐乔淡淡一笑,道。

    叶子阳是季沉的徒弟,二十岁的年纪,正是春心萌动的年纪,看到乐乔这么漂亮的人,自然眼睛都直了。

    “咳咳,臭小子,这是你师娘,不准盯着看!”

    “师娘?”叶子阳顿了顿,眼底突然迸发出震惊的火焰,“师父,这真的是师娘?怎么……”

    “我还能骗你不成?”

    “刚刚你说你要等重要的人,这个人就是师娘?”叶子阳算是明白了,刚才师长打电话给师父,说亲自来接他,谁知他拒绝了,说要等一个很重要的人,见到了自己回去,师长知道自家师父的臭脾气,于是直接把自己给派来了,当然,还有一辆专门接师父回军区的军车,在那边等着呢。

    不过,师父什么时候有的师娘?

    他怎么不知道?

    季沉懒得管叶子阳是不是好奇,伸手就握住了乐乔的手,“之前程落蝶说你今天下午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我就没给你打电话,也不知道你会不会来送我,但还是觉得应该等等夫人的。”

    夫人?

    乐乔看到想笑又不敢笑出来的叶子阳,干咳一声道:“你既然知道我要开会,干嘛还在这里等我?万一我不来了呢?”

    “若是夫人不来,我便一直等。”

    “无聊!你什么时候走?”

    乐乔觉得医院门口人还是挺多的,也不好意思和季沉过度亲密。

    她看了一眼叶子阳,蹙起秀眉,“你一直盯着我干什么?”

    叶子阳很诚实的来了句:“师娘太漂亮了,师父眼光真好!”

    “我可没允许你叫我师娘。”乐乔羞恼的耳朵根都红了。

    什么师娘不师娘的,这个季沉真是……

    “我允许就好。”季沉道,“叶子,你先去那边等着,我说几句话就过来。”

    “好嘞,我就不打扰师父和师娘了。”叶子阳很有眼力见的走了,留下脸蛋越来越红的乐乔被季沉盯着。

    “你看什么呢?”

    “多看看老婆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

    说到这个,乐乔的心情再一次郁闷气起来,“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但我会尽快!”

    他得尽快回来把他和乔乔的事情处理了,省的夜长梦多。

    “那你什么时候走?”

    “马上!”

    深吸一口气,乐乔使劲压下心口的那股难过,淡淡道:“那就赶快走吧,别让你的小徒弟等急了。”

    “再看看你。”季沉定定看着乐乔难过的脸蛋,抬起手抚摸着她,道:“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快,没办法,军区那边有个任务,虽然我现在受了伤,不能动手,但是还可以动动脑子,之前那个任务是由我负责的,现在出了点问题,后续任务自然还是交给我。乔乔,我也不想这么快离开你,但我保证我一定很快回来!我到了军区之后,有时候可能会打不通我的电话,不过不要担心,我如果有时间,一定会给你发消息!”

    乐乔听着他这安慰的话语,心头就是再纠结也要忍着。

    吸了吸鼻子,她严肃道:“不管怎么样,反正你都已经那么对我了,如果你不回来的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有你在这里,我怎么会不回来呢?小笨蛋!”季沉低低说着,吻了吻她的额头。

    这一幕,正好落在一道闪光灯中。

    季沉和乐乔都没有发现,两人都沉浸在分离的悲伤气氛中,乐乔从不知道,有一天她还会再次面对分离,而这一次,这痛苦不是轻微的抽疼和失落,而是浓浓的不舍和依恋,还有渗入骨血的失落,和还未分开就已然开始发芽的想念!

    季沉也没有感受过分离的痛苦,这算是他人生的第一次。

    想来,他人生中的很多第一次都给了怀里的这个小女人。

    深吸一口气,他道:“好了,我要走了,等你就是为了见你一面,和你把话说清楚,免得你胡思乱想。乔乔,我希望我们很快再见,再见时,可不能再拒绝我了!”

    乐乔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看着他那火热的眼神,她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嗯,我知道了,你快走吧,不然你徒弟要等久了。”

    “呵呵……下次带他一起来见你,在我们家吃个饭,不然他肯定要到处乱说了!”

    “你这算是贿赂吗?”

    “算!”

    季沉走后,乐乔虽然有些失落,但还是很满足了。

    他为了和自己见最后一面,在这里等了那么久,她当然明白他的心意了。

    他的任务,应该是从今天晚上就开始的吧?不然怎么会那么急?

    乐乔敛下复杂的情绪,准备上车走人,谁知身后有一个人叫了自己:“嫂子?”

    嫂子?乐乔一转身,就看到蒋朝阳拎着一袋东西,“嫂子,你是来送季少的吗?”

    “是啊,你怎么在这里?”

    “我也是来送他的,只是他已经走了,没来得及!”

    “你不也是军区里的人么,为什么不回去?”

    乐乔的好奇,让蒋朝阳心里有些莫名。

    “我和季少的确是在一个军区,但是我们执行的任务不一样,我们这次放假一个月,这才半个月不到,我自然还可以在家逍遥几天。”蒋朝阳说着,把手中的袋子递给乐乔。

    乐乔没有接,而是狐疑的看着他,“这是什么?”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