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漆黑的夜里,带着几分森寒的可怕,几道呼吸浅浅的一动一动,与风声融为一体。

    其中一人趴在中间,动作有些僵硬。

    “少将,不是说你受了伤,不能出任务的吗?”其中一个人悄悄问道,声音放得很低很低。

    盯着前方不远处的一座亮如白昼的别墅,季沉英俊禁欲的脸庞露出了几分凝重,听到身边的人这么问,他忍不住严肃道:“这任务很重要,我不来不行,一会儿你们动手,我负责指挥。”

    “看少将您这伤势……就是让您动手您也不行啊。”

    “六哥,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师父呢?我师父的枪法还是很准的,就算受了伤,那也没问题!”在季沉右边的一个人不乐意了,当即出面帮忙。

    “嘿嘿,子阳,你对你师父倒是不错么,听说你这次见到你师娘了,真的假的?”

    叶子阳连忙对季沉解释道:“师父,绝对不是我说的,我真的没说过,我……”

    季沉眯起眸,扫了一眼叶子阳,“你不敢说。”

    转过头,看着左边的家伙,“老六,是方圆那个大嘴巴暴露的吧?”

    “嘿嘿,少将英明!不过你放心,除了咱们几个铁哥们,没人知道,不过我也奇怪了,您这结婚是好事儿啊,怎么不让人知道?”

    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弧度,“时机未到!”

    “师父,时机到了,人来了!”

    季沉连忙拿出望远镜,盯着那座别墅前面刚刚出现的奥迪车,拿出自己衣领处的对讲器:“目标已到,各就各位!”

    “1号就位。”

    “2号就位。”

    “……”

    “13号就位。”

    屏住呼吸,季沉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看着说话进别墅的几个人。

    这一次他的任务就是抓住里面的两个大毒枭!

    抓人容易,但是要抓到点子上,要人赃俱获,那就需要耗费心神了。

    带伤出任务,他也是够拼的!

    一个星期过去,乐乔还是没有打通季沉的电话,只是偶尔会收到一张带着他落款的明信片,好像是从部队里寄来的。

    但是笔迹……不是季沉的。

    乐乔猜测,是不是季沉请哪个小兵帮他写的?

    不然就是他那个叫做叶子阳的徒弟。

    虽然不能和自己打电话,但他还记得让人给自己送明信片,还算他有心。

    每次看到放在床头的明信片,乐乔都能安心的入睡。

    明信片上的字迹很简单清晰,就几个字:

    夫人安好。

    ——季沉。

    每一次都是这样的,到现在,她已经收到三张了。

    这一夜,乐乔安心睡了。

    但是在第一军区的师长办公室里,她心心念念的老公季沉正在和师长吵架……咳咳,不对,是理论,理论!

    “你这个臭小子,你这才完成一个任务就想和我谈条件?”

    季沉坐在沙发上,懒洋洋道:“师长,我这一个月的假期,我才刚过了没多久就被你拉去做任务,好吧,为国家奉献牺牲是一个军人的使命,我没有半句怨言,可我保住了军火库,保住了一个连队的人的生命,你当时在医院怎么承诺我来着?说会给我三个月的假期……”

    师长荣光的嘴角抽了抽,尴尬道:“可这次要抓滇缅大毒枭的任务是你三年前就一直跟着的,好不容易到了最后一刻,你要是不出马,出了问题你又找我负责,我可不是只有让你自己来了吗?”

    季沉嘴角一抽,神色莫名的看着荣师长,“师长,您老人家可真是会说笑啊,不管,反正我三个月的假期……您老要是不给我批,我今天晚上就待在这里不走了!”

    “嘿,你小子还敢威胁我?”

    季沉耸耸肩,“师长,我哪敢威胁您啊?您看我这满身的伤,如果不好好养伤的话很容易落下后遗症的,到时候不能全心全意为国家和部队做贡献,您负责?”

    “还敢说这不是威胁,你这小子……滚蛋滚蛋,我看到你我就烦心,三个月之内别让我看见你!”

    “多谢师长!我保证,三个月之内,您想找我都找不到!”

    荣师长气的要死,本想教训教训季沉,可看到他僵着腿脚出去,想到这满身都是伤的,他也不忍心不是?

    只得忍了这小子,等他伤好了再教训。

    叶子阳一直在外面等着,看到季沉出来,那叫一个激动,“师父,师父怎么样了?师长答应了吗?”

    季沉勾起嘴角,连眉眼处都是笑意,“那当然了,我亲自出马,师长还能不给这三个月的假期?”

    “师父,我可以跟你一起去蹭饭吗?那什么,我就偶尔去,我周末的时候去,可以吗?”

    季沉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叶子阳,“我看你不是想蹭饭这么简单吧?”

    “师父,其实我就是想看看你和师娘是怎么相处的,以后我谈恋爱了也能学习学习您二位的经验不是?”

    “说来说去还是想见你师娘呗。”

    “师父你可别误会,我对师娘可没有那种心思,我发誓,要是你不信,我这就去操场跑个十来圈证明我的决心!”

    季沉无语的看着叶子阳,“你这臭小子怎么情商这么低,开玩笑你都听不出来?正好明天是周六,我也放假了,你陪我一起回去好了!给你师娘一个惊喜。”

    “师父你答应了?师父你真是世界上最好的师父!”

    “咳咳,别这么夸我,我不适应。”季沉道,“还不赶紧扶我回去休息?累死我了。”

    “好的好的。”叶子阳一边扶着季沉,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师父,抓那两个大毒枭和那些小喽啰的时候是我们在出力,您不过是动了动嘴,负责指挥而已,真的很累吗?

    季沉当然累了,一心想回去见自己的新婚妻子,他这肉才吃了没两次就要回部队出任务,好不容易完成任务了,还得明天才能回家,不累才怪呢!

    补充体力,见到老婆的时候还可以好好表现表现。

    乐乔一大早就出门了,去公司加班。

    越是靠近八月十五,她的压力越大,只有加班才能让她安下心来。

    只是,到了公司门口的时候,在楼下的珠宝区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蒋朝阳?你怎么在这里,是要挑选珠宝吗?”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