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61章 差点儿被关厉珏掐死
    蒋朝阳看到乐乔那清丽绝艳的容颜,还有眉眼的笑意,心头泛起浓浓的迷恋。

    片刻后,他赶紧敛下心底不该出现的情绪,一本正经道:“嫂子好,其实我就是来看看,想给我妈挑选一份生日礼物。”

    “阿姨的生日?那你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款式吗?”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嫂子是专门设计这些东西的,能不能给我一点建议?”

    乐乔看了看时间,想着自己也是来加班的,耽搁一会儿没什么,于是走过去,道:“好啊,我帮你挑选。阿姨喜欢亮一点的,还是素一点的?她平时都穿什么风格的衣服,戴什么样的首饰?”

    蒋朝阳的鼻尖传来乐乔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忍不住眯起眸,差一点儿,他就要迷失在这醉人的馨香之中。

    “蒋朝阳?”

    “哦,是这样的,我妈她平时喜欢……”

    蒋朝阳说了很多,乐乔的眼光很好,一会儿的功夫就给蒋朝阳把项链选好了。

    “多谢嫂子了,嫂子今天是来加班的吗?”

    “嗯,有些工作没有做完,反正在家也没什么事儿,就来加班。”乐乔说着,准备上去了,“那我先上去了,有时间再聊。”

    “好的,多谢嫂子!”

    “不用客气!”

    乐乔走了,蒋朝阳一直目送着她走进电梯,他拎着Wish珠宝的专用礼盒袋转身准备离开,刚一转身就看到一个十分眼熟的男人。

    这人好像是嫂子的弟弟?

    关厉珏?

    有些好奇,但蒋朝阳到底不是多管闲事的人,拎着东西就走了。

    关厉珏进了电梯,直接按在了五楼。

    与此同时,蒋朝阳接到一个电话:“季少?你终于可以打电话了?”

    “嗯,今天有事儿吗?晚上在方圆那里一起吃饭?”

    “你回来了?”

    “嗯,但是别告诉乔乔,我打算给她一个惊喜。”季沉道。

    “惊喜?季少,你现在不会是在回家的路上吧?”

    季沉挑眉,“你怎么知道?”

    沉默片刻,蒋朝阳还是说了,“我今天来给我妈挑选生日礼物,遇到嫂子来加班,你如果回家的话……”

    “叶子,赶紧调头,去Wish珠宝总部!”

    听到电话里的急切嗓音,蒋朝阳忍不住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来。

    季少回来了,她一定很开心吧?

    女神。

    乐乔前脚走进办公室,门还没关好,就有一个男人霸道强势的后脚跟了进来。

    看的进来的男人,乐乔瞪大眼睛,“关厉珏你来干什么?”

    “不欢迎我?乐乔,别忘了,我现在可是你们公司的合作对象!”

    乐乔抿起嘴唇,冷冷道:“关总也别忘了,合同还没签呢,现在只是未来合作对象,我似乎并没有义务招呼关总。”

    “口口声声叫我关总,乐乔,你这脸色变得真快,上次还耐心的给我讲你的作品设计呢,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

    乐乔咬牙切齿的看着关厉珏,一字一句道:“关厉珏,你最好不要用这种暧昧的口气和我说话,别忘了,我还有一个名字叫关乐乔!”

    其实乐乔很不想提起自己的这个名字,但为了让关厉珏时刻记得自己是他的姐姐,她必须提!

    关厉珏闻言,想到之前关果凌说的那番话,暴戾的光芒在他眸底闪烁,大手一握,直接握住了乐乔的手腕,冷声道:“关乐乔你说什么?”

    “关厉珏!”

    乐乔害怕的看着关厉珏眼底的戾气,想起他每一次发脾气,或者折磨自己的时候都是这样的眼神,乐乔浑身的细胞都在瞬间凝固起来。

    童年时期被欺负,被折磨的一幕幕可怕的出现在眼前……

    关厉珏其实就是一个患有重度精神疾病和心理变态偏执病的人,关果凌那天晚上的质问和反驳,还有对他和乐乔的血缘关系的赤裸裸的揭露,让他浑身的愤怒和不甘都在此刻爆发出来。

    握着乐乔的大手越来越用力,乐乔只感觉自己的右手都要废了!

    可她的右手是用来设计的,画图的,她不能让右手出事……想到这里,乐乔再也顾不得心里的害怕和恐惧,低头一口要在关厉珏的手上。

    “嘶……”

    这种刺骨的疼激发了关厉珏骨子里的嗜血因子,他猛地松开乐乔的手,反手掐住乐乔的脖子:“关乐乔,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还手?怎么,还这么瞪着我,你是不是希望我掐死你,然后你就解脱了?”

    黑眸中,满是疯狂,办公室里,一股阴森可怕的气息渐渐蔓延开来……乐乔两只手紧紧拽住关厉珏的手,努力呼吸着,说真的,她是害怕的。

    在她的认知里,关厉珏就是一个魔鬼,不,他其实就是一个精神病患者,随时都可能疯狂,比如现在。

    “关乐乔,说你错了我就放过你,不然的话,我让你一辈子记住今天的可怕!”

    乐乔紧紧盯着关厉珏,看到他眼中的狠辣杀意,她的心里泛起了浓浓的恐惧。

    难道这个男人真的犯病了吗?

    她是知道的,关厉珏一旦犯病,任何人都不能阻止他。

    难道她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

    季沉,你怎么还不回来?

    想到季沉,乐乔坚定了自己活下来的信念,她努力眨巴着眼睛,因为喉咙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她只能用眼睛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轻轻松开了一些她的脖子,关厉珏神色狂傲又邪恶的盯着乐乔,“还敢咬我吗?”

    “不、咳咳咳……不敢了!”

    将乐乔如同扔一个破布娃娃一样扔在了地上,关厉珏扯了扯自己的领子,冷声道:“关乐乔,我之所以和你玩,那是因为我心情好,但我也是有底线的,你如果再敢挑衅我的话,下一次我可就没那么好的耐心了。”

    乐乔瞪大眼睛,看着关厉珏……不,应该说是出现在关厉珏身后的男人,那张熟悉到骨子里的俊脸,是那么的迷人,可又是那么的骇人。

    关厉珏察觉乐乔的眼神不对劲,正要回头,自己的后脑勺突然被一个东西抵住,他知道,那是枪!

    有一把枪正危险的抵在他的后脑勺。

    “如果再让我看到你欺负我老婆,下一次,我也没有那么好的耐心了。”冰冷刺骨的嗓音,带着浓烈的杀意和王者般的气势席卷了关厉珏的全身,然而,最让关厉珏不能接受的是,这声音称呼关乐乔为老婆时的熟稔和亲密。

    “季沉!”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