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63章 季少VS关厉珏,惨胜!!
    叶子阳紧紧拽着乐乔,轻声安慰道:“师娘您别担心,师父有把握的,还有我在这里看着呢,肯定不会让师父出事的。”

    乐乔无语,“你知道什么?如果他的伤口裂开了会很麻烦的,不能让他打!”

    “咱们阻止不了的,就好好看着吧,别怕,一会儿就结束了。”以师父在部队里的经验来看,一般十五分钟搞定。

    这还是在他受伤的情况下。

    然而,叶子阳还是低估了他师父的本事,虽然季沉受了伤,但这一次季沉怀着满心的愤怒和杀意出手,动作和速度自然不同凡响,只用了十三分钟就结束了战斗。

    关厉珏躺在地上,胸口上一只脚狠狠踩着,他只觉得气血上涌,十分难受。

    “怎么可能?”关厉珏冷冷盯着季沉的脸,看着他苍白的脸色,还有嘴角的一丝血迹,怎么也不相信自己就这样败给了季沉!

    可是,想起江州第一黑帮鹰帮的老大黑鹰的那句话:

    我败了,唯一败了一次,就是败给那个人。

    这句话,在他的脑海中回荡着。

    不要招惹那个男人,不然你会后悔的!

    关厉珏抿起唇,不,他不会后悔!绝不后悔!

    季沉后退了几步,冷然道:“你不是我的对手!如果再让我知道你对乔乔出手,或者是伤害了她,我会毫不犹豫打爆你的脑袋!”

    威胁语罢,季沉转身,脚步虚浮的往乐乔和叶子阳那边走去。

    关厉珏浑身的力气都被耗尽,他站不起来,但还是偏头看向了那边……

    看到乐乔急切担忧的冲过来抱住季沉的那一幕,看到她紧紧禁锢着季沉腰身的手,他的拳头渐渐握起,眸底也酝酿起可怕的汹涌骇浪。

    季沉,关乐乔,我绝不会让你们这么幸福下去!

    “季沉你怎么样?”乐乔紧张的看着季沉,发现他的身体很大一部分重量都在自己身上,她不由担心起来,“叶子阳,你赶紧看看你师父怎么样了。”

    叶子阳也回过神来,显然是没想到自家师父竟然赢了,还赢的这么漂亮,只用了十三分钟就搞定了战斗。

    “师父,你怎么样?”

    季沉此刻觉得呼吸一下都扯动着伤口,很疼很疼的那种感觉……

    可鼻尖传来的萦绕着自己灵魂的熟悉体香却是让他如同打了麻药一样,伤口传来的疼痛渐渐消失……“乔乔,多抱抱我。”

    这是季沉昏迷之前的最后一句话!

    和乐乔一起守在季沉的病床边,叶子阳第一百零一次感慨:“师娘,你说师父这是什么情况,打都打赢了,最后竟然昏倒了?好吧,昏倒也就罢了,他最后一句话竟然是……”

    乔乔,多抱抱我……

    叶子阳想想都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师父对师娘……是不是太爱了一点儿?

    他们不是闪婚的么,怎么感情这么好?

    乐乔想到他当时在自己耳边说的那句话,那种温热的呼吸依旧熟悉的在骨子里回荡着,乐乔忍不住道:“他真是个笨蛋!”

    “是啊,师父就是个笨蛋,他要是聪明一点的话,怎么会忍到现在?医生说了,他全身的伤口都裂开了,需要重新上药愈合,还要输液,消炎,我真是醉了,师父明明是回来休养身体的,谁知最后……”

    “好了,你少说两句吧,你师父都躺在这里了,你还那么多话。”

    叶子阳嘿嘿笑了两声,不由歉意道:“师娘,都是我不好,如果我阻止师父就好了,我以为他会输的,输了的话,咱们就能早点走了。”

    谁能想到师父竟然坚持到最后,还把关厉珏打的站不起来。

    当然,他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直接昏倒了事!

    乐乔也没想到季沉会赢,但是她更加没想到季沉的伤口会全部裂开,在救护车上的时候,护士一脱开他的衣服,看到身上那些包扎伤口的纱布全都是血迹,她浑身都僵硬了。

    那么多的血,全都是从伤口里流出来的。

    她以前被关厉珏用鞭子打过,知道还没长好的伤口再次裂开是什么样的感觉……那种感觉,痛入骨髓。

    “师娘?师娘?有人来了!”叶子阳轻轻叫道。

    乐乔一偏头,看到方圆熟悉的脸,还有笑意,叹了口气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当然是叶子告诉我的了,蒋朝阳也在路上呢,季少好不容易放个长假,结果来了这么一手,我都惊讶了。”

    “都是我不好!”乐乔道。

    “嫂子你可别这么说,这件事情如果是我在的话,我也支持季少!自己老婆被欺负了,如果一声不吭的话,那岂不是和懦夫没什么两样了?”

    方圆这话说的乐乔有点感动。

    “但是他受了伤!”

    “季少的性子就是这样的,最是见不得自己人被欺负,以前在部队里的时候,他双拳打倒十几个人,现在打倒一个关厉珏,简单的很!”方圆看到床上躺着的男人,那苍白的脸色……哧哧,撇撇嘴,“就是代价有点大。”

    好在没有被打脸,不然就丢脸了。

    也不知道季少是不是故意避开被打脸的,以关厉珏那小子的阴狠毒辣,怎么可能放过季少的脸?

    还好季少聪明,保护好自己的脸,真是爱惜自己啊。

    乐乔见方圆哧哧的样子,忍不住低低笑出声来,“方圆,有没有人说过你真的很逗?”

    一本正经的看着乐乔,方圆道:“说过,还是你的好闺蜜说的。”

    “你是说落蝶?”

    “对,就是那个小辣椒,不过这小辣椒一到周末就玩消失,也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了。”

    方圆是知道程落蝶的性子的,也不在意,而是继续道:“嫂子,你说如果我真的追小辣椒的话,她会答应吗?”

    “你现在不就是在追她吗?”乐乔说着,坐在了另外一边去,给季沉倒了水,希望他醒来的时候可以喝点热水。

    方圆顿了顿,“也是,我可不就是在追她么,不过她条件可真多,都这么久了还不答应我。”

    “这么久了?不是一个月都还没有到吗?你还真是没有耐心。”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