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67章 你发誓你不喜欢乐乔
    乐乔哭的眼泪都止不住了,可即便这样,还是要深呼吸,让自己镇定一些,不然弄痛他自己就更加心疼了。

    好不容易把他的伤口都消毒,又上了药,她小心翼翼的给季沉包扎,贴上纱布,但还是听到了季沉沉重的呼吸声,她心疼的要死,但嘴巴还是很愤怒的表达她的怨气,“你活该的,之前叮嘱你什么了,你这么着急的来,就不怕流血过多?”

    “乔乔,你就继续骂吧,只要你舒服。”

    虽然伤口裂开了,但是他今天真的很满足,好久都没有和老婆一起做剧烈运动了,那么多天了,他当和尚他容易吗?

    以前对女人没什么概念,也不喜欢被女人接近,所以当了二十八年的和尚他也不觉得什么,可自从结婚之后,尤其是和乔乔发生亲密关系之后,他就越来越重/欲了。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古代会有“君王不早朝”的前车之鉴了,他这是为了美人儿,连命都不要了的节奏。

    乐乔一看他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她气呼呼的嘟起嘴巴,严肃道:“总之,在未来的两个月之内你都不能再碰我!”

    “什么?”听到这话的季沉像是听到了一个可怕的噩耗,“乔乔,两个月太长了,咱们就一个月好不好?不,一个月也太长了,就半个月!要不十天?”

    见他越说越离谱,乐乔忍不住笑出声来,“你这个大笨蛋!不管,反正你什么时候好,我什么时候让你上我的床!”

    这个男人一点儿都不知道节制的,尤其是现在受了伤,竟然还敢这么胡来,照他这个趋势,这伤什么时候才能好?必须严厉制止!

    季沉撇嘴,暗暗道:不让我上你的床,那咱们在沙发、在阳台、在客房……那么多地点,不都可以吗?

    乐乔给他包扎好伤口之后,命令道:“躺在这里别动。”

    说完,转身进了浴室,不一会儿端着一盆热水出来。

    “乔乔你要干什么?”

    “给你擦擦身上的汗,你这个样子是不能洗澡的,你没这常识?”

    知道她是在生气,季沉也就将就着她,笑嘻嘻道:“有老婆大人你在,我还要常识干什么?老婆大人你就是我的生活百科全书。”

    “你就给我甜言蜜语吧,反正我是不会相信你的。”乐乔冷哼道,轻轻的给他把身上的汗水给擦了,看到肩膀上的指甲抓痕时,她忍不住咬着唇,暗道自己真是忘乎所以了。

    竟然忘了他受伤的事情,还抓他的背?

    可是……他弄得自己神智都不清楚了,当时只有种酥麻的要死的感觉,自己做了什么压根不知道……

    哎,看来她也是被这男人给诱惑了。

    下一次一定要抵御住美色的诱惑才是!

    乐乔和季沉各自想着下次的事情,一个是坚决要抵御诱惑,一个是想方设法再次找机会压倒老婆大人……夫妻俩的日子倒也有趣。

    一个人坐在月夜下,蒋朝阳手中紧紧捏着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人戴着一个鸭舌帽,穿着一身很随意的运动衫,好像是在参加户外运动。

    白皙俏丽的脸蛋上满是阳光般灿烂的笑意,蒋朝阳看着照片上女人的星眸,忍不住重重叹了口气。

    “蒋朝阳!”

    一声尖锐熟悉的嗓音,打断了蒋朝阳的沉思。

    他一回头,就看到一身白色连衣裙的秦思思,“你怎么在这里?”

    这里是蒋家的后院,秦思思怎么会来这里?

    秦思思冷哼一声,“你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的,方圆那个混蛋就知道威胁我,我来找你只是想问清楚季沉哥哥和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季沉哥哥不敢告诉季爷爷和季伯父他们?”

    如果她知道了真相,就能赶走那个叫乐乔的女人了。

    蒋朝阳是知道秦思思对季沉的痴恋的,他淡淡看了秦思思一眼,收回目光,靠在身侧的柱子上,“这件事情我不清楚,不要问我,也不要意图去搞破坏,季少的脾气不小,这点你比我清楚!”

    “我当然知道季沉哥哥的脾气不好,不然我干嘛来问你?”秦思思走过来,坐在蒋朝阳身边,“我知道你是站在季沉哥哥那边的人,可我也和你直说了吧,我是秦家的女儿,如果季沉哥哥和我结婚的话,我们两家联姻,季沉哥哥以后在军界的地位一定会大大提高的,有我爸爸的支持,还有我爷爷在,你应该知道这其中的厉害。”

    “你还真是分析的透彻,但你认为季少这么骄傲的男人,需要用联姻来提高自己的地位吗?”

    以他对季少的了解,他绝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他不屑!

    秦思思脸色微微一变,严肃道:“蒋朝阳,我听说你见过那个女人了,她的确长得挺漂亮的,可你想过没有,她只是一个私生女,在关家没名没分的,你确定季家能够接受她吗?季沉哥哥不告诉家里人,想必也是因为这个吧?你老实告诉我,季沉哥哥是不是只想和乐乔玩玩而已?”

    “秦思思你胡说什么?乐乔她不是私生女!”蒋朝阳怒道,神色冰冷,眼神骇人。

    秦思思被他这骇人的眼神吓得后脊发凉,她猛地站起身来,怒道:“蒋朝阳你凶什么凶,我说的是乐乔,又不是你,又不是季沉哥哥,你生什么气?难道你也喜欢乐乔那个狐狸精不成?”

    她本来就是这么一说,谁知蒋朝阳的脸色变得不自然起来,眼神更是闪躲着不敢看她的眼睛。

    心中了然,秦思思觉得有些惊骇,“你怎么会喜欢乐乔的?那个狐狸精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你和季沉哥哥都喜欢她?”

    “你胡说什么,我不喜欢乐乔,在我的心里,她是季少的妻子,是我的嫂子。秦思思我警告你,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可以乱说,你如果敢乱说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对我不客气?蒋朝阳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敢对我不客气吗?”秦思思仗着自己的身份,恶狠狠的对蒋朝阳道,“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我一说起乐乔的坏话你就激动,我质问你是不是喜欢乐乔的时候你也激动,有本事你就发誓,说你不喜欢乐乔,这样我就相信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