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71章 带着吻痕,活该被算计
    秦家的势力有多大,她不清楚,但是关厉珏清楚。

    季沉是男人,还是季家的男人,他要顾忌的事情很多,不会为了自己去找秦思思的麻烦,让秦思思为这次的行为付出代价,她也明白。

    可为什么明明就是那么明白清楚的一件事,她的心里还是会难受,会膈应,会觉得委屈,觉得悲哀?

    只要一想到季沉会为了其他原因而不顾自己的感受,她的心就已经开始揪疼起来。

    关厉珏是什么样的人,一眼便看穿了乐乔,脸上表现的很不在意季沉的做法,可心里还不是那么在意?

    他关厉珏才是最了解关乐乔的人。

    “过来坐。”

    乐乔看了关厉珏一眼,坐在离他最远的一张单人沙发上,“不管怎么样,这次的事情,谢谢你。”

    “没想到有一天你关乐乔也会对我说谢谢,我还真是意外的很!”

    不理会他语气中的嘲讽,乐乔疑惑的看着他,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在枫叶林的?又是怎么知道我被秦思思算计的?”

    “很简单,你是秦思思最大的情敌,她早晚会对你出手,只有你自己愚蠢,从来没有任何的防备!”

    而他不一样,他早就让人盯着秦思思的一举一动了。

    今天秦思思约乐乔去枫叶林时,他得到消息,当时他正要坐飞机去M国开一个会,但接到消息的那一刹那,他毫不犹豫的推迟了会议,急急赶了回去。

    好在他回去的很及时,在她差一点被那些人渣欺辱的时候赶到。

    当然,关厉珏如此骄傲,怎么可能把这些事情告诉乐乔?

    “这么说,你监视了秦思思?”

    “你觉得呢?”

    乐乔眯起眼,“那你也监视我了?”

    “监视你?我用得着吗?你乐大首席那么高调的人,用得着我监视?”关厉珏嘲讽道。

    乐乔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虽然从小到大一直被这个男人欺负,在她的心里,这男人就是一个魔鬼,一个噩梦,可这一次是他救了自己。

    如果不是他的话……她的人生就真的毁了!

    想到这里,乐乔的脸色变得柔和了许多,她道:“你不用回去吗?我记得你明天还要上班。”

    看到她的态度温和了一些,关厉珏心底的偏执和疯狂因子似乎在这一瞬消失。

    英俊的脸庞上浮现了淡淡的笑意,“请假。”

    “你打算什么时候放我走?”

    眸色一厉,“你就这么想回去?”

    “我……”

    乐乔怕季沉担心。

    但这样的话她不能在关厉珏的面前说出来,她和关厉珏从小一起长大,她知道关厉珏的占有欲有多强,更加知道关厉珏对自己的偏执有多深。

    关厉珏就好像一个有精神病的孩子,而自己就是他手中唯一的玩具。

    任何人只要夺走他手中的玩具,他都会发疯!甚至是杀人!

    关厉珏站起身来,走到了另外一边的吧台,“要喝点什么?”

    他是个聪明的男人,看到乐乔沉默,就知道她是在想季沉。

    而他只能装傻,装作不知道。

    “随便。”

    突然想到了什么,乐乔目光炯炯的看着关厉珏的身影,“我身上的衣服是谁给我换的?”

    不会是这男人吧?

    他可是自己的弟弟!

    关厉珏似乎猜到了她在害怕什么,偏头,看了一眼她紧张苍白的脸蛋儿,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你以为呢?”

    “关厉珏,我和你说正事儿,你赶紧回答我,这衣服是……”

    “是女佣换的!”

    “可我没看见女佣!”

    “我打发她走了。”

    乐乔浑身的紧张都散去,她缓缓站起身来,第一次这么温和而又平静的和关厉珏相处,走到吧台边上,看到男人调酒的利落动作,眼底浮现一抹赞赏。

    “厉珏。”

    她突然叫他。

    关厉珏的手突然一顿,随即狐疑的看她,“什么?”

    “你不生气的时候其实也不错。”她笑道,就好像是在对自己的弟弟说着哄他开心的话,这语气是那么的温和,那么的亲切。

    关厉珏的心里微微一暖,片刻后,看到她眼底的轻松和亲切,陡然明白她只是把自己当做弟弟,心底不知从哪里疯狂滋长出浓浓的厌恶和不甘,他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可怕起来,“关乐乔,你这个样子真的很难看!”

    乐乔脸一黑,嘴角的笑意一僵,“活该你没有人喜欢!”

    “你说什么?”关厉珏猛地握住乐乔的手腕,力气大的乐乔轻呼,“你弄疼我了,放手!”

    “你刚刚说什么?给我重复一遍!”

    “我……关厉珏,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乐乔怒道。

    关厉珏正要松手,但目光却陡然触及到乐乔脖子上的吻痕,那还是今天早上季沉故意在乐乔脖子上留下来的属于他的痕迹,落在关厉珏的眼中,是那么的刺眼。

    他的确松开了乐乔的手腕,但下一秒就掐住了乐乔的脖子。

    “关厉珏!”乐乔生怕这男人的疯病又犯了,怕他在这里把自己掐死。

    “关乐乔,你真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带着这么明显的吻痕到处走,活该被秦思思算计!我真不该去救你!”

    他的话,是生气的,愤怒的,可唯独不带有一丝丝的醋意。

    乐乔猛地一怔。

    “呵,我求你去救我了吗?这是我老公留下来的,我为什么会觉得羞耻?”

    其实乐乔是不乐意季沉在自己脖子上这么明显的地方留下吻痕的,但现在被关厉珏激怒,她自然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关厉珏闻言,气的眼神都凛冽起来,“关乐乔,有种你再说一次!”

    “说就说,你以为我怕你?”乐乔扬起下巴,正要说话,脖子上的手突然掐紧,乐乔只觉得自己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她狠狠瞪着关厉珏,就是不愿意妥协!

    看到她憋红的脸蛋,还有倔强的眼神,关厉珏猛地松开了她的脖子,他迅速把调好的酒倒在了两个杯子里,自己拿了一杯,一言不发的走到沙发区坐下。

    乐乔不知道他又发什么神经,她只知道,和这男人单独待在一起会很危险,尤其尤其的危险!

    可是,她的手机被关厉珏拿走了,刚刚她也观察过,这里根本没有其他可以联系外界的电子产品。

    她该怎么逃出去呢?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