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脱了自己的外套,关厉珏把衣服扔给女佣,“做完你的事情就可以走了。”

    “是,先生。”女佣低着头,轻声道。

    打发了女佣,关厉珏走到乐乔这边来,坐下,“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一个?”

    乐乔眯起眸,转过头看了关厉珏一眼,“我想不出从你的口中能听出什么好消息。”

    “这么说,你想听坏消息?”

    乐乔没有说话,而是不解的看着关厉珏。

    关厉珏眼底闪过一道得意,他殷红的唇瓣上浮现一抹残忍的笑意,“很快你就能和季沉离婚了!”

    “你说什么?”

    “就知道听到那个名字你会激动,关乐乔,你都被人家给放弃了,还有什么好激动的?真是没见过你这么犯贱的女人!”

    “关厉珏!”乐乔站起身来,“如果你是来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的,不好意思,我不想和你继续谈论这个话题。”

    “等等。”关厉珏抓住乐乔的手腕,“坐下,我说给你听。”

    乐乔重新坐下,“有话快说。”

    “很简单,其实季沉早就知道你在我手中,可他等了三天才来找我,知道是为什么吗?”

    乐乔心里疑惑,但她不想猜疑季沉的心意。

    “关乐乔,你还真是不死心,这件事情虽然是秦思思做的,可他还是看在秦家的份上,亲自把秦思思送回家,还好生安抚了秦家和秦思思一番,自然,中间也派人跟踪过我,希望找到你,只可惜,都失败了。”

    “他去秦家了?”乐乔听出了重点,问道。

    “如果不是为了去秦家,他会耽搁这么多时间吗?怎么,你对他还抱有幻想?”

    乐乔蹙起眉头不说话。

    “看来你还是不死心,我直接告诉你吧,今天季沉来公司找我了,我提出了一个条件。”

    “什么?”

    “我说,希望他去我们家吃个饭,可他没有答应。你知道为什么吗?他嫌弃关家,不对,是嫌弃你,关乐乔你私生女的身份,关家是商人之家,他是军中豪门看不上也正常,可他更加看不上的,是你关乐乔私生女的身份,明白吗?他本来是可以来这里找你的,可以接你回家的,可他放弃了这个机会,因为他不想和关家车扯上任何关系!”

    乐乔的喉咙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很难受,难受的说不出话来。

    “其实我知道你也不喜欢关家,但关家毕竟是你的家,你的父亲,你的亲人,都在这里。你摆脱不掉这个家,摆脱不掉你的血脉,你的命运,从你和季沉在一起的那时候你就应该预料到这一天了!”

    还妄想通过嫁给季沉和关家一刀两断?

    如果没有他关厉珏,或许她的确可以摆脱关家,但是……他不允许,关乐乔这辈子都休想摆脱关家,摆脱自己!

    乐乔低低问了一句:“季沉说了什么?”

    关厉珏语气轻快的说道:“很简单,他只说了一句:我不可能答应你。”

    “你没骗我?”乐乔激动的拽着关厉珏的衣服,问道。

    “你还对季沉抱有希望?”眯起眼睛,关厉珏道,“乐乔,我说的很清楚了,季沉不愿意去关家,不愿意承认你在关家的身份,他娶你只是有他其他的原因,如果他真的爱你这个人的话,就不会放过秦思思,不会拒绝去关家,不会明明知道你在我这里,却不愿意来找你,接你回去。你这个蠢女人,你到底……”

    “好消息是什么?”

    乐乔轻轻打断了关厉珏的话,停止了他那些话对自己的凌迟。

    没错,关厉珏每说的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尖锐的钢刀,狠狠插在自己的心口,就这么凌迟着自己对季沉的期待,对他的感情……

    一怔,关厉珏知道她现在只是强忍着坚强,眼底满是心疼,但也有得意,这一切都是他导演的,他很满意自己的杰作。

    “好消息就是,你很快就能恢复自由身了,关乐乔,你回到关家,还是关家的二小姐。”

    “呵,这就是你口中的好消息?真是好笑,我告诉你,不管以后我乐乔的命运如何,我都不会回到关家。”

    “关乐乔,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关厉珏心底的愤怒不知怎么的,猛地迸发出来。

    他伸出手,捏着乐乔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的眼睛,“知道吗?除了我,没有人真的关心你,真的会保护你,就连你一直相信的依赖的季沉,也不过是把你当做一个结婚的工具,暖床的工具,你以为你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到了最后,没有人会记得你!”

    除了我!

    就在这时,刚刚出去的女佣突然推开门进来了。

    她推门的动作很猛,吸引了关厉珏和乐乔的注意力。

    “不是让你走了吗?还回来干什么?”

    关厉珏一声怒吼,吓得女佣几乎都要跪在地上了。

    “先生、有、有人。”

    女佣说完这话,都吓哭了。

    “什么人?”关厉珏收回捏着乐乔下巴的手,起身准备出去看看,但还没走两步就看到了一身黑衣的男人从外面走进来。

    苍白的俊脸,带着冷硬的狂傲,还有禁欲的清冷淡漠。

    他一双黑眸如同深不见底的深渊,让人见了不自觉的产生一种莫名压迫之感。

    “季!沉!”

    关厉珏咬牙切齿的,叫出这个名字。

    乐乔听到这名字,猝不及防的站起身来,正好对上季沉朝她看过来的目光。

    她的眼睛里,还有强忍着的泪水和不甘心,以及浓浓的委屈。

    季沉在看到那双晶莹美眸时,声音带着几分特殊的沙哑,“乔乔。”

    乐乔咬着唇,不说话。

    关厉珏刚刚和自己说的话还言犹在耳,她怎么可能不放在心上?怎么可能不难过?

    季沉,你让我如何回应你?

    季沉察觉了乐乔的不对劲,他大步走进来,关厉珏见状,也走了过去挡在他的面前,“季沉,你想干什么?”

    抬手,隔开关厉珏,“接我老婆回家!”

    “你白天的时候说了什么你我都清楚,现在想接她回家,你自己问问她愿不愿意。”关厉珏冷声道。

    步子,停顿在原地,季沉诧异的看着乐乔,“老婆,你不愿跟我回去吗?”

    乐乔微微后退一步,她依旧不说话。

    关厉珏的眸底闪过一道寒光,他冷声道:“季沉,你没看到吗?她就是不愿意跟你回去,你现在才来,已经晚了。”

    “乐乔,你真的不跟我回去?”季沉的声音,变得激动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是他能够感觉到她在生气,很生气。

    是因为秦思思算计了她,而自己不知道的原因吗?

    如果是的话,他回家以后可以和她解释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