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个温婷婷,永远都知道如何戳中一个人内心最致命的地方。

    乐乔捏紧拳头,正要狠狠奚落温婷婷一番,却被程落蝶握住了手,“乔乔,和这样的人真的没有必要计较,完全是浪费精力。”

    说完,她看向顾建昇,“顾建昇,这一次我来医院,除了和你把钱的事情说清楚,还有一件事。”

    顾建昇早就后悔当初对不起程落蝶了,现在看到她这么淡然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尽管脸色不是很好,可她的眸子依旧是那么的清澈,纯净,甚至是淡漠。

    这一次他相信,小蝶的心里是真的没有自己了。

    “你说,小蝶。”

    “以后不要叫我小蝶,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另外,两年之后这三十万你直接打在我之前给你打钱的那张卡上,我不会催你,但是也希望你不要耍小聪明。最后,过去的事情全部让它过去,从此以后,我程落蝶和你顾建昇没有任何关系,见到也不要打招呼了,我不会祝福你和温婷婷今后有多幸福,但我也不会恶毒的诅咒你们,就这样吧。”

    说完,程落蝶拉着乐乔就往外走,身后传来温婷婷骂骂咧咧的声音,程落蝶的脸色越发苍白起来,眼底渐渐溢出了晶莹的湿润,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这么平静的面对她的过去,只是心中难免还是会委屈,会难过。

    “乔乔。”

    季沉站在三楼的电梯口,叫了乐乔一声。

    “你已经换好药了?”

    “嗯,现在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检查,可以陪我去吗?”季沉很严肃的看着乐乔,乐乔也跟着凝重了神色,“什么重要的检查?”

    “我也不是很清楚,医生刚刚已经安排了,就在四楼。”

    “落蝶。”

    “没事的,你陪季少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出去走走,今天下午不去上班了,我请个假!”

    “那你自己小心一点,有是事情就给我打电话,我随时都可以去陪你的。”

    程落蝶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其实她现在也需要一个人静一静,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扶着季沉进了电梯,乐乔轻声嘀咕道:“怎么会有检查呢?之前不是说只要换药就可以了吗?”

    “乔乔,其实我想和你说的是,我换药,但程落蝶也需要换药。”

    “为什么落蝶需要换药?她又没有受伤。”

    “她的心里需要换药。你们刚刚去见了她的前男友,肯定是不愉快的,就算她把伤疤揭开,将其烂肉全部剜掉,但血总是会流的,伤口也会有的,她需要的药,是心药。”

    见男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尤其是那双深邃看不到底的眼眸,乐乔忍不住好奇的捏起了他的手指,“说吧,你把我从落蝶身边叫走,到底想干什么?”

    “乔乔你真是太聪明了。”竟然知道他是故意把她叫过来的。

    “你根本就不用做什么检查,是吗?”

    “嗯。”

    乐乔心中了然,“这么说,方圆来了?”

    黑眸一闪,季沉低头亲了亲乐乔的嘴角,“还是我老婆机智,聪明!”

    “……”

    程落蝶走出医院的时候,失魂落魄的,突然撞到了一个人,闻到这股熟悉的气息,她猛地抬头,视线里映入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

    “你来这里干什么?”

    “找你!”

    “珏少,都已经准备好了。”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保镖恭敬的弯着腰,站在关厉珏的面前。

    “记住,不能让人知道这件事。”

    “珏少放心。”

    “嗯,你出去吧!”

    “是。”

    这人走了之后,关厉珏从面前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十五寸的相框,他看着相框里照片上穿着白色公主裙的女孩儿,眼底泛起了阵阵的汹涌波涛。

    眯起眸子,他自言自语道:“关乐乔,这一次就看你自己的运气了。”

    下班后,乐乔刚出公司就看到等在公司门口的专车和专用司机,她先是挑眉,随即大步走过去,“季少将,你之前答应过我什么来着?为什么开车?”

    季沉打开车门,走到她面前,先是爱怜的摸了摸她的额头,随即亲自给她打开了副驾驶那边的车门,绅士风度展露无遗。

    “季太太请上车。”

    “我开车!”

    “季太太,这辆军用吉普车可不是女人能够驾驭的。还是我来吧!”

    这是经过他特殊改装的车子,看起来和一般的吉普车很相似,其实内部暗藏玄机。

    乐乔不解的看着他,“真的假的?哪有你说的这么玄乎,我会驾驭不了?”

    “真的,季太太,不信的话,改天有机会我给你展示一下。”季沉眯起眼睛,似笑非笑道,“季太太,你们这里下班的人越来越多,如果你不怕被人看到我的话,那咱们就在这里聊下去?”

    乐乔转头一看,果然有很多人朝着这边走来,她吓得赶紧上车,“你赶紧走啊。”

    “这就来!”

    季沉坐上了驾驶座,开着车离开。

    从Wish公司去关家的路很远,加上有一段路是要经过两片一个森林公园。

    一上车,乐乔就闻到了很香的水果味。

    她往车子的后座看去,“你买的?”

    “第一次去拜见岳父,自然要准备点见面礼,季太太不要嫌弃!”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乐乔瞪着季沉,眉眼之间全都是满意。

    没想到他想的这么周到,虽然她和关家的人感情不深,但他能这么准备,自己真的很感动。

    季沉看出乐乔眸底的满意,得意道:“好,夫人喜欢就好!”

    “你……”

    乐乔心中暖洋洋的,并且甜蜜的和小时候吃过的一样。

    别看季沉是个军人,但是说话特别风趣幽默,而且逻辑也和别人不一样,他一旦锁定了问题,就会长驱直入,解决问题的根本。

    嫁给这样的男人,乐乔想不开心都难。

    两人在车上闲聊着,正说到今天方圆去了医院,找到季沉,和季沉聊了一段时间,乐乔正准备问方圆到底是什么意思时,前面突然有一辆黑色的轿车猛地冲出来!

    “乔乔小心!”季沉连忙出言提醒,旋即把方向盘往旁边一打,车子及时避开了前面车子的碰撞。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