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89章 拜访关家的水深火热
    “噗!”

    乐乔总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气死人不偿命”,她嫁的这个老公真是太厉害了,看关果凌这黑的不能再黑的脸,她真是觉得出了一口恶气!

    关承刚不是没有听到,但季沉的身份摆在那里,他能说什么?

    “季少将,里面请。”

    “嗯。”握着乐乔的手,季沉看也不看关果凌,大步走到了关家的餐厅。

    关果凌站在门边,目光狠狠盯着季沉和乐乔两个,咬牙低低道:“季沉,关乐乔,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落座之后,关承刚吩咐保姆去看看关厉珏在不在。

    季沉看了一眼这些菜色,暗道关家真是好客气,弄得他都不太好意思了。

    乐乔也震惊,没想到关承刚对季沉竟然这么看重,这一桌子的好菜,不知道要多少人才能吃的完。

    “父亲,今天季沉只说来看看,您怎么准备了这么多?”

    “难得你们回家看看,自然要多多准备的,乐乔啊,你和季少将结婚的事情我虽然知道,但也算是知道的晚的,不知道季家的长辈们是否也知道啊?”

    这话虽然是问乐乔的,其实就是等季沉回答。

    季沉脸色平静,目光淡漠的看着关承刚,“我准备过段时间带乔乔回家,至于婚礼,全都看看乔乔的。”

    “你们准备办婚礼?”关承刚的眼睛都放光了。

    乐乔轻轻捏了一下季沉的手指,干咳一声,“是这样的,父亲,我和季沉虽然已经结婚了,但是我们没打算张扬,婚礼的事情我也考虑取消了。”

    “取消?这个可不行,你是我们关家的女儿,是关家二小姐,你的婚礼怎么能取消呢?等季少将带你去见了他那边的长辈,我们两家再约个时间,然后商量一下婚礼的细节。”

    关承刚这严肃的表情,分明就是不给乐乔反对的机会。

    关果凌走了过来,坐在乐乔的对面,压抑下之前的愤怒,浅浅笑道:“就是啊,爸爸说得对,你可是关家二小姐,不管之前的身世如何,但你是关家的人,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你的婚礼自然要大办,二妹,你就放心好了,爸爸肯定会把你的婚礼办得热热闹闹的。”

    这话,让关承刚很满意的笑出声来,“就是,你大姐说得对,你可是爸爸手心里的千金,你的婚礼怎么能不办呢?”

    心底泛起了苦涩的感觉,乐乔真是没想到有一天关承刚会说出这么感动的话,还自称是自己的爸爸,他不是不让自己叫他爸爸的吗?

    她关乐乔什么时候叫过关承刚爸爸了?她只能称呼他为父亲,那是义父的叫法。

    轻轻笑了笑,乐乔道:“原来我一直都是爸爸手心里的千金,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呢。”

    乐乔充斥着浓浓嘲讽的语气,让关承刚的脸色变了变。

    季沉知道乐乔的心里很不舒服,不过此刻不是和关家闹翻的时候,他沉声道:“其实婚礼,还是简单一点的好,毕竟我们家的人都不喜欢太过奢华的婚礼,我们季家的人一向都比较崇尚节俭,希望伯父能够体谅。到时候大家一起吃个饭就可以了。”

    整个过程,虽然关承刚是长辈,是关家的一家之主,但因为季沉身份的关系,一直都是他主导着整个谈话。

    “这……”关承刚犹豫片刻,想着还是先稳住季沉比较好,于是点头道:“好,到时候大家一起吃个饭。”

    暗道关承刚还算识趣,如果不是因为这些年乔乔在关家也算被照顾着长大,他不会对关承刚这么客气。

    有些养育之恩,当记还是要记!

    乐乔也知道其中的道理,所以对关承刚,她基本的尊敬还是有的,只是没有多少感情罢了。

    “老爷,珏少爷好像不在家。”

    关承刚蹙起眉头,不知想到了什么,道:“好的,你下去吧。季少将,我们先吃。”

    关果凌拿起筷子,自言自语道:“按理说二妹你回家了,厉珏不会缺席的,他怎么会不在呢?不知道是不是对谁有意见啊。”

    “果凌!吃饭就吃饭,说那么多话干什么?”关承刚担心关果凌得罪了季沉,于是大声吼道,又满脸歉意的对季沉解释:“我们家就是这样的,有什么话都直说,但是没什么坏心思,季少将可千万不要介意。”

    偏头看了一眼乖巧的老婆,季沉笑道:“当然不会介意,大小姐这个年纪的人最是需要有人陪着说话了,不然寂寞了可怎么办?”

    季沉这话,真是三百六十度的打击人,关果凌整个脸都气青了,如果不是关承刚在这里压着,她早就发脾气了。

    正准备丢下筷子,耳边响起关承刚的声音,“果凌,好好吃饭,不要失了我们关家的礼。季少将,请用饭吧。”

    “乐乔,给季少将夹菜。”

    “不用了,我自己来。乔乔你喜欢吃什么,我给你夹。”季沉对乐乔,那叫一个好。

    关果凌只当季沉是故意作秀,是做给他们关家的人看的,是为了给关乐乔撑面子,殊不知在家里的时候季沉也是这么对乐乔的。这也是乐乔对季沉死心塌地的原因。

    就在大家都在吃饭的时候,一道森寒阴冷的气息如同暴雨来临之前的可怕和黑暗袭来。

    “吃饭了?怎么都不等等我?就算是有客人,也不用这么客气吧?”

    这阴柔而又骇人的嗓音,让乐乔的身体明显一僵。

    她很久没有在这个家里,听到这般阴森可怕的声音了。

    以前每次听到关厉珏这么说话的时候,她都会倒霉的被欺负。

    而那段时间,已经成为她的噩梦,尽管遇到季沉之后她的噩梦很久没有出现,但现在她还是很害怕。

    季沉看出乐乔的不对劲,于是伸手紧紧握住了她冰凉的手,将自己的力量传给她,让她尽可能安定一点。

    感激的看向季沉,“我没事。”

    两人这么一对视,走过来的关厉珏正好看在眼里,气的周身都是森寒凛冽的可怕杀意。

    “乐乔,好久不见了,在我那里不是住的好好的吗?那天怎么自己走了?”

    “是我接乔乔回去的,那次真是打扰你了,小舅子!”季沉特意把“小舅子”三个字加重了语气。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