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96章 乐乔的身世有秘密?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但还是让乐乔感受到一种来自家的温暖。

    她点点头,满足道:“好的……妈!”

    听到她这么称呼,季沉弯起了嘴角,而文欣儿也是一怔,随即高兴的笑出声来,“来来来,别站着了,我们进去吧。怎么还买了这么东西,真是太客气了。”

    乐乔看了看季沉,季沉趁机低头亲了她一口,“唔,看来我妈还是很喜欢你的,老婆大人!”

    “阿沉,乔乔,你们在说什么呢,赶紧进来吃饭了,你爷爷还等着呢!”

    乐乔疑惑地看着季沉,“你爸爸呢?”

    季沉严肃道:“是咱爸。他出差了,过几天才会回来,所以过几天咱们应该还会来吃一次饭。”

    想到少了一个人,就是少了一个考验,乐乔的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些,她浅浅道:“吃就吃,反正我不怕胖!”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进去之后,乐乔正要过去给季闻打招呼,谁知道放好东西的文欣儿一回来,盯着乐乔的脸蛋儿看了许久,就连季闻都是忍不住盯着看。

    乐乔还以为自己脸上有东西,不由低着头,“妈……爷爷,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

    季沉一下握紧了她的手,对文欣儿和季闻道:“妈,爷爷,你们盯着乔乔做什么,她会害羞的。”

    “哦哦,不好意思啊,乔乔,我刚刚只是觉得你长得实在是太像我认识的一个人了。”

    季闻还算是比较沉稳的,他回过神来,尽管心中还是有很多疑惑,但为了不让乐乔尴尬,便笑道:“这世界上长得相似的人多了,好了,不说了,我们先吃饭!”

    文欣儿明白季闻的意思,于是也开始热情地招呼起乐乔来。

    乐乔倒是没觉得什么,她也认为这个世界上长得相似的人多了去了,反正她只要不是出丑就行了。

    在季宅的时间过得很快,因为很开心,不管是文欣儿这个婆婆,还是季闻这个军长爷爷,都对她很亲切。

    在回去的路上,乐乔感慨道:“我小时候就有过这样的幻想,幻想自己有一个家,有一个疼爱自己的母亲,还有可亲可敬的长辈,没想到今天在你家实现了。”

    “以后也是你的家,老婆!”

    “嗯。”乐乔重重点头,感觉季家的人真的很随和,一点儿也没有高门大户的规矩。

    季沉说过,季家的人只看品行,不看家世,现在她相信了。

    季宅。

    文欣儿把照片递给季闻,道:“爸,你看,是不是真的很像?我看你当时也震惊了,你肯定也是有印象的对不对?”

    照片上,一个女人穿着棉袄,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婴儿小小的,很是可爱,女人身边站着一个穿空军军装的男人,男人英俊大气,一看就是军中世家出来的人。

    女人美丽绝艳,和今天他们看到的乐乔,有八分相似。

    那两分不相似,来自于她们的眼神。

    照片里的女人眼神温和,满是亲和与温婉。

    乐乔的眼里,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傲气和自信。

    “的确是长得很像,难道这个乐乔,就是当年那个丢失的孩子?”季闻一张脸上满是凝重。

    他和杨建国可是战友,更是好兄弟,尽管现在一个在江州,一个在临区,可两家一直都是有往来的。

    当年杨家丢了孩子的时候,季家也是派了许多人一起调查的,只是那么多年过去了,一直都没有消息。

    “爸,你看阿沉和乐乔结婚,会不会是因为知道了她的身份?她的身上不是有胎记么,要不……”

    季闻点头,“这事儿交给阿沉去办。阿沉是个聪明的孩子,上次试探我们,问起杨家这件事情,想来就是因为他的这个老婆。你看他今天对乐乔这么好,可见两人之间的感情深厚,如果她真的是杨家的孩子,那么这桩婚姻,是再完美不过了。”

    文欣儿拿起照片,看着照片上的女人,然后又看向她怀里的孩子,感慨道:“只希望这一次找到的人是真的,可别再是什么乌龙了,不然又让杨家希望落空,他们再也经受不起这样的打击了。”

    “你说得对,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告诉杨家,等阿沉确认了之后再说!”

    “我知道了,爸爸。”

    其实这件事情真的很复杂,在二十二年前第三军区的军长杨建国丢失了一个孙女,之后找了二十二年,期间有人听说杨家丢了孩子,不断有人来认亲,可每一次做DNA鉴定都失败了,这些年杨建国不知道为找这个孙女白了多少根头发。

    季闻是亲眼见过的,有一次杨建国正和自己下棋,听说找到了孙女,急匆匆的去医院做DNA鉴定,结果出来之后,是假的。

    那个时候,杨建国的头发又白了几根。

    季闻真的很担心,杨建国会不会因为找这个孙女而早早的去了,毕竟人一旦操心的事情多,或者执着于一件事情,很容易身心疲惫的。

    好在现在杨家有杨程峰撑着,不然的话真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想起杨家那个英年早逝的英雄,季闻也是一阵感慨和唏嘘。

    果不其然,季沉刚回家没多久就接到了自家母上大人的电话。

    “妈,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不会胡乱行事的。”

    “嗯,我明白。”

    “我一定和杨叔叔把话说清楚再做,行了吧?”

    “是不是真的,等结果出来,妈你不就知道了吗?”

    挂了电话,季沉寻思着什么时候有时间和乐乔把话给说了,而季宅那边,文欣儿也琢磨着什么时候还是去临城那边的杨家看看。

    周末,关果凌没什么事情,穿着一身家居服在家休息。

    听到保姆在外面惊讶的喊了一声:“陆少爷。”

    她激动的站起身来,赶紧把自己的衣服理了理,又弄了一下头发,这才跑出去。

    走到客厅门口的时候,正好和迎面走来的男人遇上。

    这人,正是昨天乐乔和季沉在商场遇到的那个人——陆医生。

    也是关果凌喜欢了十年的男人,陆家少爷,陆煜寒。

    “煜寒,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关果凌看到男人,脸色微微红了些,语气也比工作的时候不知柔软了多少。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