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03章 她简直就是三婶的翻版
    季沉目光意味深长的看向乐乔,“老婆,你真大方。”

    杨天辰也不爽了,这个季沉如果早就知道乐乔的身份,或者说是怀疑她的身份,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自己,而是和她结婚了,到了这个时候才说?

    “季沉,你这恩爱秀得……我问你,什么时候结婚的?为什么不告诉我,嗯?”

    季沉听出杨天辰口中的莫名意味,挑眉道:“我什么时候结婚的连我爸妈都不知道,做什么要提前告诉你?再说了,那个时候你还在魔鬼训练营接受魔鬼训练,能接到我的电话吗?真是的,你要生气也找个好点儿的理由好不好?”

    “你别提了,我在魔鬼训练营的时候……”

    杨天辰和季沉聊开了,两人也喝酒,似乎真的只是好久没有见面的兄弟,聊的很开心,乐乔见两人喝酒,自己干脆不喝了,不然一会儿谁开车回家?

    她时不时给季沉和杨天辰夹菜,然后凑趣一两句,气氛倒也不错。

    如季沉所说,杨天辰的确是长得很好看,和季沉这样清冷禁欲又迷人的外表不一样,杨天辰整个人就像是一颗火热的太阳,充满了阳刚、光芒、正义之气,他说话的时候声音也很独特,就好像是天晴了的第一抹彩虹,充满了阳光与刚正。

    有人说过,有些人第一次见面便倍感亲切,那是因为有缘。

    乐乔不止一次的问自己,她和这个杨天辰是不是很有缘?为什么看到他的时候,她会觉得亲切?

    被杨天辰关切的看着的时候,她会觉得亲切?

    他看自己的眼神绝不是看男女关系的眼神,而是一种轻轻的打量,温和的关注,一点儿其他的想法都没有,唯独关切。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只觉得很舒服。

    杨天辰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其实乐乔早就看出来他一直暗暗打量她了。

    故意喝醉之后,杨天辰找了个借口要去季沉家里住一晚,季沉知道他的心思,于是也答应了。

    最后是季沉扶着杨天辰上车,由乐乔开车。

    季沉坐在副驾驶上,时不时看一眼开车的乐乔,只觉得自己找的这个老婆简直是太贤惠了。

    “季沉。”乐乔突然叫了一声。

    季沉连忙坐直了身体,“夫人请讲。”

    乐乔一阵无语,瞪了他一眼,继续认真开车,“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叫我,这里还有其他人呢,今天晚上你和杨大哥一起睡吧,我怕他晚上不舒服,你好歹可以照顾一下。”

    想到自己满身的酒气,熏着她就不好了,季沉干脆答应:“好!”

    “对了,杨大哥没有换洗的衣服,一会儿你……”

    “乔乔,这些都交给我来就好了,回家之后你自己洗漱了就休息,不用管我们!”季沉说了,特意看了一眼躺在后面的男人,暗道:装醉?没看见我老婆这么关心你呢,你心里肯定乐开花了吧?

    其实杨天辰的心里真的是乐开花了。

    季沉说得对,她和三婶长得这么像,连说话的语气都是那么相似,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她就是自己要找的小妹。

    想到这里,杨天辰的心里开始满足起来,也开始期待起来,真希望早一点做完鉴定,到时候就能把她带回家了。

    乐乔在想别的事情,她本来今天晚上要把陆煜寒的事情告诉季沉的,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得,这次说不了,下次吧。

    可是,下次是什么时候呢?

    她不太有勇气和季沉把自己的过去全部呈现在他面前。

    车子里的三个人各怀心思,不一会儿就到了山水别苑,季沉扶着杨天辰下了车,乐乔把车子停好,看到季沉和杨天辰还在门口等自己,不由道:“我停个车而已,你们怎么不先上去?”

    “你一个人危险。”杨天辰抢在季沉前面说道,关切之意不言而喻。

    乐乔心中感动,浅笑道:“那好吧,我们现在上去吧。”

    其实这里真心不危险,山水别苑既然是整个江州的中心,又是最贵的地段,这里的保全和安全级别都是比较高的,不会有什么危险,当然,杨天辰的关心她还是很感动的。

    到了家里之后,杨天辰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季沉和乐乔的家,这一幕,就好像是曾经三叔的家里一样,井井有条,家具全都是清新的风格,尤其是连摆设的习惯都是一样的。

    心中,升腾起激动的火焰。

    他再次看向了乐乔在厨房忙来忙去的背影,心中无比感慨,现在的他,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

    被自家老爸打了一顿之后,他躲到了三叔的家里,三婶会让他在沙发上看会儿电视,然后去厨房给自己弄吃的喝的,可是好景不长,自从三叔殉职之后,三婶的身体也不行了,没多久就跟着三叔走了,最后留下一个一岁多的小妹,那个时候他九岁,因为三婶的离开哭得很伤心,好在还有一个妹妹在。

    只是,在他有一次放学回家,正要去看妹妹,却听到家里的人说妹妹弄丢了……

    当时的他只觉得晴天霹雳,一时之间连话都不会说了。

    后来查明,妹妹是在和爷爷一起出去散步的时候被人偷走的,等爷爷派人四处找的时候,早已经来不及了。

    这些年他们杨家一直没有放弃过寻找那个孩子,只是一次次的希望落空,渐渐的就开始了绝望。

    “想什么呢?”季沉倒了杯水递过去,坐在杨天辰的身边,“你现在觉得有多少可能?”

    “百分之九十。”杨天辰接过杯子,将一杯水全部喝光,沉声道:“刚刚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我回到了小时候三叔的家里。”

    季沉是知道杨天辰口中的三叔是谁的。

    杨家上一代的幺子,也是杨建国最得意的儿子,空军少将,杨程显。

    只可惜,天妒英才,在一次意外之中殉职了。那位与杨程显鹣鲽情深的三婶也在半年之内病重,殉情。

    两人之间的气氛莫名的变得沉重起来,乐乔端着两碗解酒汤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两人都凝重着神情,不由好奇道:“怎么了,是不是酒喝多了头疼?”

    “不是,只是突然就脑袋空白了一下。”季沉赶紧道,“好了,乔乔你也别忙了,你先去休息吧,我们喝完解酒汤就休息!”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