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道惊雷,如晴天霹雳落在方圆的头顶。

    “我靠——嫂子的前男友回来了,我知道季少为什么这么不正常了,骂的,这都要被戴绿帽了,能正常吗?”

    方圆很久没有爆粗口了,这一次爆的很爽!

    程落蝶呆呆看着他,脑海中也炸开了,所以说……季少和乔乔突然吵架,是因为陆煜寒?

    可,陆煜寒都已经是过去式了呀,还有什么可吵的?

    “呀,季少不是出去了吗?赶紧去看看是不是打起来了?”

    程落蝶和方圆反应过来,赶紧追了出去,然而他们追出去之后才发现,季沉根本没有进屋,而是定定站在他家门口,手中的钥匙紧紧捏在手里,手垂在半空中,不知该不该开门。

    “季少?”方圆吞了吞口水,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什么。

    程落蝶更是无话可说。

    她能说什么?陆煜寒都找到家里来了。

    手中的离婚协议书已经被季沉捏成了一团,他站在门口,半晌后,右转,往楼道的电梯走去。

    终究,他还是没有勇气进去。

    他怕自己进去看到了无法接受的一幕,生怕看到他深爱的女人在别的男人怀里。

    生怕看到他们久别重逢之后的热吻……

    看到他们依恋对方的深情……

    他接受不了!

    “季少?”方圆愣住了,片刻后想也不想就追了过去。

    程落蝶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跟着方圆追季少,还是该敲门进去看看乐乔和陆煜寒在干什么。

    其实她的心里还是相信乐乔的,因为她了解乐乔,如果不爱季沉的话,乐乔结婚之后的日子不会这么快乐幸福。

    如果不爱季沉,她是不会答应和季沉在一起的。

    但是现在问题来了,她爱季沉,那么为什么要和季沉离婚?

    她爱季沉,为什么会给陆煜寒开门?

    程落蝶觉得自己要疯了,她想到方圆说的那些话,忍不住脑补了一些乐乔的初恋男友回国,乐乔抛弃现在的所爱,决定和初恋男友破镜重圆……

    想到这里,她自己都打了个冷战!

    绝不可能!

    如果乐乔真的会和陆煜寒在一起,六年前她就不会主动说分手!

    爱情真是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

    乐乔现在整个人就好像受过伤的小动物,蹲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陆煜寒放在茶几上的盒子。

    陆煜寒沉默了一会儿,发现乐乔没有主动开口的意思,伸出手打开茶几上的盒子,盒子一打开,一枚很简单的情侣对戒出现在视线中,这戒指虽然看起来简单,但在戒指下方却刻着独特的纹路,那是乐乔设计出来的图纸,是陆煜寒亲自拿着图纸找大师做出来的。

    这是他们的定情之物。

    “你所谓的要给我很重要的东西,就是这个吗?”乐乔终于开口了,尽管声音沙哑的很,可在陆煜寒的耳中,她的声音永远都是那么的清脆悦耳,动人心魄。

    “是的,乔乔。这就是我要给你的东西。”陆煜寒取出戒指,“这是属于你的,六年前你把它还给我,我带走了,不是因为我真的和你分手,而是因为我要把它当做你,陪在我的身边。”

    “陆煜寒,你这样的想法真的很可笑,你知道吗?”乐乔蹙起眉头,脸色苍白,但神情却是冷漠的很。

    “是吗?我最初也觉得很可笑,可这些年来,一直都是这枚戒指代替你陪在我的身边。乔乔,我每一次偷偷看你,每一次请人帮我偷拍你的照片传给我的时候,你可知道那个时候我对你的想念就好像是中了毒一样,我能坚持这么久,是因为我始终相信,你会等我,你的心里有我,等有一天我不再依靠家族的时候,等我有了自己的本事,我就能和你在一起,再也没有人能够干涉我们!”

    这样的话,乐乔听到耳朵里,只觉得无比的讽刺。

    “陆煜寒,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我们之间不可能,可你还是选择和我在一起,你是不是以为,我只是关家的一个私生女,而是你陆家的少爷,只要你坚持,我就一定会乖乖等你回来?你是不是以为,你陆煜寒才是我唯一的选择?”

    陆煜寒听出乐乔口中的嘲讽,知道她是生气了,不由赶紧解释:“乔乔,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我的,我只是……”

    “不,陆煜寒,我不知道你。我一直都不知道你,如果我知道的话,我当初就不会被你瞒着你要和关果凌结婚的事情,如果我知道的话,我就不会和你在一起。陆煜寒,其实真正适合你的人不是我,而是关果凌,为了等你,她这些年一直都是单身的,你应该知道她对你的深情!”

    “你口口声声说关果凌才是最合适我的,那么你呢?乔乔,你把你放在哪一个位置了?嗯?”

    陆煜寒温润的脸庞上,终于多出了几分怒意。

    “我?我和你,只是我青葱岁月里的一个记忆罢了,尽管没有美好的结局,可我还是感谢你给了我苍白时光里增添了一抹色彩,你知道的,关厉珏当时是不让我和你在一起的,可我当时最大的梦想就是反抗他,为了完成我当时的梦想,我反抗了,在你的帮助下,我终于做了一件违抗关厉珏意愿的事情。陆煜寒,我不是要否认我当时对你的喜欢,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当时的执着,更多的只是为了让关厉珏失去那种掌控我人生的快感而已。”

    乐乔说着说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她模糊的视线落在那枚戒指上,想起自己也曾经有过纯真的美好恋情,她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她不知道,在她疲惫不堪、虚弱苍白的脸颊上露出这样一抹纯真而又满足的笑容,是多么大的惊艳和震惊。

    “乔乔,难道你就真的爱季沉吗?你嫁给他,不是因为你父亲逼你结婚,逼你为他的生意牺牲幸福,不是因为你想逃离关厉珏的魔掌吗?”

    陆煜寒到底是和乐乔熟悉了那么多年的人,也到底是了解过她,和她在一起,知道她的一切的人,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乐乔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要说什么?

    似乎,陆煜寒说的都对!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